<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狭路相逢,勇者胜!”李中易扔下这句话后,随即果断下令,“副弩手上前,主弩手退下歇息。”

    廖山河忽然插话说:“爷,请恕小的越权之罪。传令下去,三发慢射,赶他们即可。”

    李中易瞟了眼抢先发令的廖山河,他心里不由暗暗一叹,好同志啊,真的是好同志啊!

    廖山河不想让李中易承担杀本族人的恶名,异常勇敢的挺身而出,将来一旦有心思奸巧的文臣,在应景的时候,拿出来说事,他很可能被整得身败名裂。

    这是何等的忠勇之士?

    李中易心里淌过数股暖流,抬起右手,重重的拍在廖山河的肩上,语调格外柔和的说:“晓达,好样的。”

    廖山河咧嘴一笑,瓮声瓮气的说:“没有爷的提携,哪有小的今日之荣耀?爷的知遇之恩,恩同再造,小的都记着呢。”

    李中易再次抬手拍了拍廖山河的肩膀,异常认真的说:“你以赤诚待我,我绝不负你!”

    廖山河等的就是这句话,他在朝中并无任何靠山,能靠的只有李中易的信任而已。今日,廖山河替李中易挡了箭,就怕它日被人揪出来清算。

    李中易的一席话,恰好打消了廖山河的顾虑,臣忠主信,方为君臣久处之道也!

    就在李中易和廖山河短暂对话的当口,弓弩手们的调整已经就绪,一直站在最前排戒备的主弓弩手,退到了第四排的岗位上,坐下歇息。

    在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训练方针指导下,秉承简单的工作重复做的原则,李家军经过千锤百炼的摔打,已经达到了如臂使指的作战要求。

    同时代的军阀部队,没人敢在临阵之时,随意的变换队。那么做后果只有个:还没开战,自己就先乱了,必败无疑!

    唯独,李家军就敢这么干,而且干的异常之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三发慢射,按照条令规定,每次发生的间隔,为十次深呼吸。

    “嗖嗖嗖”一次整齐的乌云盖顶之后,李家军的大营外面,顿时传来呼天抢地的号啕声,痛苦的哀鸣声,令人十分不忍。

    十个呼吸之后,又一次齐射下的乌云盖顶之后,大营外面终于有人喊出了声,“左右都是个死,不如和契丹鞑子们拼了”

    “对,拼了”

    “拼了”

    李中易的单筒望远镜中,原本和行尸走肉一般的炮灰民众,终于被没有活路的绝境,给逼上了不归路,奋起反抗契丹人。

    “传我军令,拆开十丈营墙,清开一条十丈的安全通路。”李中易略微犹豫了一下,终究不忍心被激起了反抗之心的民众,白白死在契丹人的屠刀之下,“弓弩甲营出列队出击,接应本族民众进来。”

    “唉,进营的壮丁,先行看押起来,以免营内自乱。”李中易很不愿意这么做,但又必须这么的冷酷无情。

    兵凶战危之下,万一进营的壮丁细作趁乱起事,整个李家军的统帅部,将面临灭顶之灾!

    廖山河聪明绝顶,他一听李中易的吩咐,当即补充说:“老人、妇孺和小娃儿们,只须派人看守即可,壮丁们则必须都绑起来,等战后经过仔细的甄别之后,再予以释放和补偿。”

    李中易心里很满意,脸上却丝毫也不显,部下就应该补充主君没有说透的意思。

    如今,耶律休哥的无耻行径,完全没有任何底线,你根本猜不出,他下一步会玩出什么鬼花样来?

    幸好有专业化训练了很久的工兵营,不然的话,仅靠前线那些没有专业工具的将士们,要想拆出已经夯筑得异常结实的十丈寨墙,肯定要多费一番周折。

    工兵营的将士们破开了营墙之后,紧接着,挪走了拒马阵,再用木板铺出一条宽约十丈的通道。

    由于木板通道的下边,垫上了木头,并未破坏三角铁蒺藜阵的完整性。

    李中易看着工兵们有条不紊的行动,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我的一番心血没有白花。打仗,不仅仅是打武力,更重要的是,后勤物资充裕。以有备胜无备,多兵种协同作战,方能克敌制胜。”

    廖山河叹息着说:“不瞒您说,小的以前总认为所谓的工兵营,不过是些挖沟夫役营。现在看来,爷的眼光实在是高瞻远瞩,小的望尘莫及。”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李中易明知道廖山河的吹捧之中,多有刻意拔高之嫌,但他依然很受用。

    “晓达,别光顾着拍我的马屁了,咱们这边厢拆了营寨,开出了十丈宽的通道,契丹人肯定会紧跟着扑上来。”李中易摸着下巴,如有所思的看着廖山河。

    廖山河随即领悟了李中易的意图,当即抱拳拱手,主动请命:“爷,小的与其留在指挥车上胡说八道,不如去前边督战。”

    李中易原本就是这个意思,自然没有不允之理,他点了点头,叮嘱说:“关键是弓弩营的将士们不能手软,明白么?”

    廖山河瞬间秒懂了李中易的暗示,他重重的捶胸道:“您就放心吧,能救进来多少是多少,实在救不了的,也只能怨自己命不好。您不是常说么,要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天,命中注定的灾祸,谁都没办法抵挡。”

    望着廖山河骑马远去的背影,李中易终究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便命人给姚达传下军令,命令他时刻注意豁口方向的动静,一旦发现不对劲,毋须请令,即可带领灵州汉军骑,居高临下的冲锋下去,务必堵住豁口。

    李中易收到姚达的讯,又透过单筒望远镜,观察到姚达已经调动了大约五百人,随时准备冲下丘陵,他这才微微翘起嘴角,重新坐到了虎皮交椅上。

    两军对阵时的大兵团作战,单筒望远镜的作用,比任何现代人预想的重要性,还要重要十倍以上。

    耶律休哥的兵马调动,刚刚开始,李中易已经透过单筒望远镜,看穿了这位契丹第一名将的阴谋。

    休哥果然是想利用李中易的同情心,借助于重甲骑兵的巨大冲击力,趁乱马踏李家军的大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