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恶战在即,李中易居然钻进车厢蒙头大睡,如此的悠闲,虽不是骑马于阵前鼓劲,却比那个表面的形式化,效果好得多。

    山长就在身后!

    临战时的军纪,异常之森严,禁止任何人交头接耳。将士们虽然无法彼此说闲话,眼睛却看得见,心里也体会的到,李中易和他们一起共存亡!

    李中易钻进车厢后,拉上薄被,不大的工夫,便陷入到甜甜的梦想之中。

    接下来的肯定是一场恶战,李中易必须始终保持着充沛的体力,才能撑过此生最艰难的时刻。

    李中易想得很清楚,只要他在此地作诱饵,休哥明知道是缓兵之计,也绝对禁不住诱惑。此时此刻,一场规模空前的攻守战,难以避免。

    休哥和李中易两人,都擅长围点打援。可想而知,在平州和李中易之间,休哥必定会摆上一支精锐中的精锐部队,以牵制住李家军的主力援。

    廖山河提出架设浮桥的金点子,可谓是万金不换,就像是宋江一般,简直太及时了!

    毕竟是战时,李中易不过是合衣睡了半个时辰左右,便自动醒来。

    “叮当。”李中易抬起手臂,扯了扯垂在车边的绳索,车厢外的铜铃随即被拉响。

    “爷,您睡醒了?”车帘掀起处,叶晓兰那张异常精致的俏脸,随即露在了李中易的眼前。

    李中易招手将叶晓兰唤到身前,搂紧她的水蛇腰,轻轻的嗅着鬓间的幽香,他心中暗暗感慨不已。

    严格意义上说,叶晓兰、韩湘兰、萧绰和耶律瓶,都是他利用权势抢来的俏佳人。

    醉卧美人膝的前提是,醒掌天下权,这才是亘古不变的元规则!

    士农工商,商虽然有钱可以纳很多的美妾,但是,一旦被惹不起的权贵盯上了,下场绝对很凄惨。

    说句下作的话,李中易无论看中了哪家大富豪的美妾或是女儿,哪怕他们再不情愿,也都得乖乖的献出来。

    否则的话,真惹恼了李中易,不仅美人儿被抢,甚至要家破人亡。

    捏着刀把子的,哪怕再没文化,也是决定你命运的大爷,这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爷,萧绰说她说,我军必败。奴家一时不忿,和她赌了一把,请爷恕奴僭越之罪。奴家说,奴若输了,立时放她草原。她若输了嘛,必须乖乖的伺候爷沐浴、敲背、枕席”叶晓兰的声音越来越低,如果不是几乎零距离接触,李中易也听不清楚她的最后一个字,居然是箫。

    女人之间的争斗,尽管没有硝烟,却也是刀刀见骨啊!

    李中易此时的心情,可谓是百味杂陈,叶晓兰的作派,简直就是商纣之妲己,明皇之玉环嘛!

    叶晓兰被李中易完整的虐过,对于男人某些方面的怪癖,她自然是了如指掌。

    客观的说,叶晓兰顺着李中易毛摸,变着法子讨好的做法,很容易获得李中易更多的宠爱。

    李中易哈哈大笑了三声,捉住叶晓兰的香唇,狠狠的吻了半刻钟。

    叶晓兰真是妙人儿,她就差没挑明了说:爷当狼,奴家愿作狈,一起为奸吧!

    “小兰儿做得很好,爷不但不怪你,反而要重重的赏你。赏赐且先寄下,等爷打败了耶律休哥,让萧绰端茶递水,敲肩捏背,咱们俩慢慢儿的商议。”李中易的脸上忽然露出邪魅的笑容,“等我正面击败了休哥,耶律瓶嘛”

    叶晓兰当即接口道:“奴一定让她洗剥干净了,等着爷的临幸。当此国势转折之际,就让耶律瓶作为您更上层楼的献牲吧。”

    临幸?李中易眼眸微微一暗,随即爽朗的大笑出声,叶晓兰的确是朵解语花,深知他的心意。

    叶晓兰虽然不通军事,却饱读诗,深明大局。此战,只要李中易打赢了,而且是正面击败契丹的主力皮室军,等于是一雪被契丹蛮子欺凌几十年的前耻。

    露布报捷一路宣传和开封,嘿嘿,除了朝廷或门阀权贵之外,天下寒门士子及草民归心,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李中易吻别了香喷喷的叶晓兰,钻出车厢,走出去几十步,便到了指挥车前。

    叶晓兰下车后,无视于竹娘鄙视的目光,她心安理得的挺起酥胸,从容离开。她乃臣虏之女,出身已经差到了极点,此时不想方设法的固宠,等年老色衰之后,那就彻底没希望了!

    既是后宅争宠,不说为了她自己的幸福生活,就算是为了从她肚子里钻出来的亲儿子獾郎,她也必须努力搏上几搏。

    李中易登上指挥车后,廖山河抱拳拱手,详细的禀报了此前发生的所有军情。

    “你做得很漂亮,正合我意。吾方才眯瞪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件往事,契丹人经常驱使汉家百姓作肉盾,却不成想,你竟然想到了前边,并提前作了安排。”李中易眯起两眼,视线盯着远处的契丹人阵营,说的却是补漏洞的提点。

    廖山河摸着脑袋,憨憨的笑道:“小的一直惦记着封妻荫舅的好日子,怎么舍得现在就去地下侍奉先考和先妣呢?”

    李中易点点头,廖山河的亲爹和亲娘去世早,按照这个时代的习俗,他应该称为先考和先妣。如果,称为先父和先母,则是大不孝。

    廖山河是舅舅养大的,所以,他才将封妻荫子,改为封妻荫舅,倒也是个知道感恩的汉子。

    契丹人吃了大亏后,一定会采取步战的方式,命人负土填坑。李中易想到了这一层,廖山河却比李中易的反应更快,提前命人将防范步军进攻的三角铁蒺藜,遍洒于凹坑之后,简易拒马阵之前。

    这种三角铁蒺藜,是李中易依据物理学的原理,独自想出来的“毒招”。随手一扔,三角铁蒺藜随时随地都有个尖头朝上,对付只穿着草鞋的汉家仆从军或是皮靴底没垫钢板的契丹步军,卓有奇效!

    就在李中易和廖山河说话的时候,忽然听见契丹人的阵营那边,传来嘹亮的胡茄和号角之声。

    李中易根本不需要抬眼去看,只听这契丹人东施效颦的盗版凯旋令,便知耶律休哥率领主力皮室军,终于赶到了阵前。

    ps:已经想通了后面整个发展的剧情,只是今天要加班到很晚,担心没空码字,先更了吧。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