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天色渐亮的时候,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条黑线,并逐渐的变宽变粗。

    整个大地都在颤抖,万马奔腾的隆隆声,由小及大,最终如同雷鸣般的震耳欲聋。

    李中易放下手里的单筒望远镜,微微一笑,说:“休哥终于来了。”

    漏书包网.bookbao2逃来的斥喉,终于还是给李中易抢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浓浓的夜色也帮了李中易的大忙。

    好运气不可能永远照顾某个人,李中易时刻提醒他自己,兵凶战危,不可不慎!

    兵者,国之大事也!

    说实话,休哥这一次的突出奇兵,李中易恐怕到死都无法忘怀。

    两军交战之时,只要稍微有个闪失,就很可能是个大悲剧:他的儿子们被宰光,他辛苦收集来的绝色妻妾们,却变成别人的榻上玩物。

    骑兵集团一个时辰奔袭上百里,那只存在于之中,即使跑死几匹马,勉强赶到了,不需要敌人去推,自己就全倒了。

    李中易和契丹人打交道的次数,已经不少了,李家军自己也有骑兵厢,对于骑兵突袭的门道,他比所有的中原将领都要清楚得多。

    李勇手下的骑兵厢,不到万不得以的紧急军务,一般都是每个时辰顶多行军二十里,然后至少休息一个时辰,让战马歇歇脚,吃点草,喂点豆子,喝点水,以充分恢复体力。

    骑兵厢,是李勇按照党项骑兵的训练标准,一手打造起来的。

    毫不夸张的说,除了面孔不同之外,不管是汉军骑,还是党项骑,几乎都像是一个模子里造出来似的。

    党项一族,人力和地盘,都比契丹人少得多。所以,为了生存和发展,同样是全民皆擅弓马的党项骑兵,相比契丹人的部落军,更加的训练有素。

    在党项人和契丹人的边境小摩擦之中,令党项人引以为自豪的是,他们一直胜多负少。

    不过,契丹人的前锋这么快就赶过来了,李中易多少有些惊讶。可想而知,耶律休哥对李中易的项上人头,那是志在必得!

    “传我的军令,督促高丽奴们加快行动,时间已经不多了。”李中易扭头吩咐廖山河。

    廖山河二话不说,随即唤来站在楼梯上的传令官,塞给他一支令牌,命其去迅速传令。

    李中易此前没和耶律休哥正面交锋过,他和参议司的人,只能从料敌从宽出发,将大营内的所有木制品,全都用水浇透,再涂抹几遍泥土。

    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防备火攻!

    李家军的主战兵器之一,便是“魔鬼鸡尾酒”,李中易那可是放火专业户了,岂能不提防休哥以彼之道,还彼之身?

    一万余人的营地,说大也大,说小其实也小。随着李中易一声令下,高丽奴们在刀枪的威慑之下,明显加快了抹泥水防火的进度。

    当契丹前锋的将旗,在李中易的单筒望远镜里,展露无遗的时候,李家军的防御工作已经彻底完成。

    高丽奴们,又在辅兵们的监督下,被收走了锄头和铁镐等物,集体换上了榔头等浮桥的工具。

    架设浮桥,既是廖山河的金点子,又绝对符合李中易存人失地,人地皆存的战略思想。

    契丹国太大了,一战而灭之,不过是梦中的幻想罢了。

    历史上,女真人兴起之后,在宋军的侧应下,逼迫契丹人两线作战,也花了十年的时间,才灭了契丹国。

    就这样,女真人灭辽,也很不完美。契丹国大林牙耶律大石在党项国西部的中亚地区,悍然建立了新辽国,也就是史称的西辽。

    只要没有掌握大周的最高实权,李中易就无法彻底动员,大周丰富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资源。

    即使偶尔的以少胜多,哪怕这次侥幸干死了休哥,照样会有契丹的野心家们,冲上来填补大草原上的权力真空。

    归根到底,李中易目前掌握的实力,远远不足以支撑起,和契丹人打一场长期国战的基本资源需要。

    被休哥派来打先锋的,是他的老部下,名叫耶律小石。休哥给了耶律小石两万精锐皮室军,命他追上去,死死的盯住李中易,不放其跑了即可。

    耶律休哥交待得非常清楚,禁止私下里发起进攻,等后续的八万精锐皮室军抵达后,再发起总攻。

    耶律小石并不是休哥麾下最善战的将领,却是最听话的心腹,他从来不敢违拗休哥的命令,所以,休哥才让他打前站。

    耶律小石指挥着两万大军,赶到李家军大营外五里地时,果断的分了兵。主力的一万二千兵马,留在原地不动,其余的八千精锐骑兵,分为两部,每部四千人,由详稳率领着,分别包抄到李家军大营的另外两侧。

    李中易暗暗点头,契丹人的先锋部队赶到之后,并没有盲目的发起进攻,反而是分兵监视。

    李中易心里非常有数,契丹人的四千骑兵,并不是一支小队伍,李家军再是精锐铁军,也不可能在侧翼被威胁的情况下,短时间内消灭之。

    “爷,这次来的恐怕是契丹人的真正精锐了吧?”廖山河放下手里的单筒望远镜,扭头问李中易。

    李中易笑了,点了点头说:“休哥的老本都亮出来了,单单是前锋部队,就至少两万彪悍大汉,等主力部队来会合了,怎么着也有十万之众了。为了砍下了老子的脑袋,休哥真的急眼了,居然舍得下如此大的本钱。”

    “咱们大肆破坏了幽蓟大平原的春播,来年的燕云十六州,很多人要饿肚子了。并且,咱们还拿下了辎重要地安喜城,并大张旗鼓的搬家,简直是太欺负契丹人了。如果,换成小的是休哥,也必定跑来和您拼命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啊。”廖山河就是嘴巴会来事儿,始终没忘了拍李中易的马屁,“嘿嘿,也就是雄才大略的您,才有这种捅破天的惊世大手笔呐。”

    和李中易这个统帅不同,廖山河常年在一线指挥作战,怎样有效对抗草原骑兵的方法,很多小窍门李中易都难以完全掌握,老廖同志却是门儿清。

    李中易心里还有些担忧,休哥率领的毕竟是契丹人最精锐的百战雄师皮室军,其战斗力绝对不容小觑。

    廖山河却像没事人一样,不仅不慌乱,反而异常从容的笑道:“爷,咱们的营垒很有针对性,且异常之坚固,又有临河搭建的浮桥作为退路。只要弩矢和鸡尾酒不缺,别说十来万契丹人,就算是三十万,又何所惧哉?”

    廖山河的豪气干云,随即感染了李中易的情绪,李中易仰面打打了哈欠,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懒洋洋的说:“契丹人的总攻,至少还需要两个时辰,我先去睡个笼觉,由你全权指挥大军。”

    李中易敢于充分授权的作派,令廖山河格外的心暖,恶战在即的当口,试问,哪家主公,敢把身家性命完全交到部将的手中?

    p:还是有点小卡文,毕竟这么大的决战,司空多少有些不擅长!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