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李家军只要离开营地,无论何时何地,都会带上制式拒马和简易拒马,随时防备大股骑兵的突袭。

    李中易真正的发家崛起,其实是在西北灵州,征服党项人的过程中,骑兵的冲击力给了他非常大的震撼。

    只要用兵得当,选准了出击的时间,区区一千骑就很可能给疏于防备的数万大军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李中易领着前半生积攒起来的心血,进军幽蓟大平原,如果不是随军携带大量的制式拒马和奚车,那他就是个傻缺。

    经过多年的对抗骑兵,李中易和参议司的人,渐渐摸索出了十分有效的防御大规模骑兵冲击的有效战法。

    防御圈的最外层,是挖出来的参差不齐的大坑,就像是炮弹坑一样,星落棋布的散置于阵前,却在神臂弩有效射程之内。

    李家军在西北灵州先有骑兵营,后于高丽国扩编为骑兵厢,骑兵指挥官还是地地道道的党项蛮子。

    李中易指挥骑兵的经验从无到有,他从没摸过马,到纵马奔驰如飞,哪怕不是骑军名将,也算得上是骑兵宿将。

    骑兵最重要的能力,一个是长途奔袭的机动力,更重要的是,快速冲锋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力!

    阵前挖出大小不一,杂乱无章的大坑,目的只有一个,减缓契丹人的冲锋速度。

    李中易在通盘考虑过作战计划之后,叫来一名亲信的牙将,命他带着几封李中易的亲笔信,在一个都的近卫军骑兵护送下,赶去南边给主力部队送信。

    李中易交待得很清楚,几封书信务必亲手送到宋云祥、杨烈、马光达、李云潇以及刘贺扬等军中重将的手上,不得中途交给任何人。

    安排好了一切后,李中易暂时把近卫军的指挥权交给廖山河,他本人的则骑上“血杀”,溜哒到了大营的施工场所。

    大营外围的大坑,已经挖好了,李中易转过来的时候,辅兵和高丽奴们真在挥汗如雨的摆设简易拒马阵。

    所谓简易拒马阵,其实经过了三代的改良,最新版的简易拒马阵,其实就是方便携带的长枪架。

    拒敌的时候,用榔头或是铁锤,将长枪架的底部深深打入地下,在每个孔内以45度仰角同时插入三根长枪。

    和粗木桩的大型拒马不同,这种长枪架的高度仅为六十公分左右,但胜在十分的密集。

    前后共有十七排之多的简易拒马阵前,密密麻麻仰起的长枪森林,那闪着寒光的无数个枪尖,如同天上的繁星一般,刺目耀眼。

    一向高傲的“血杀”,面对密集的枪尖之林,躁动的刨着左蹄,显然很有些不安。

    李中易满意的点了点头,嘿嘿,别看简易拒马阵不值钱,契丹人只要不是蒙上两眼冲锋,肯定会下意识的勒紧马缰,妄图减速或掉头。

    契丹骑兵,一旦失去了冲锋的速度,嘿嘿,在李家军的面前,根本就是待宰之羔羊。

    这时,一大群高丽奴在刀枪的监督下,将一面面红红绿绿的大旗,插到凹坑的前边。

    李中易摸着下巴,颇有些自得,这是他想出来的“毒计”。借助于旗帜的遮挡,契丹人根本就看不清楚后边的凹坑,肯定会中招。契丹人不丢下几百条人命,就白瞎了这种致命的布置,浪费了李中易的一番心血。

    这种简易拒马阵的狠毒之处,其实在于,契丹骑兵一波冲锋后,李家军可以迅速的收起残损的长枪,反复多次使用。

    而粗木桩组成的大型拒马阵,一旦被冲垮了,很难在短时间内迅速予以修复,并被再次利用。

    无论从便携性,还是实战中对骑士的威慑力,简易拒马枪阵都远远胜过巨型拒马阵。

    美中不足的是,抵御重甲骑兵,简易拒马阵显得有些单薄了。

    李中易不知道休哥有没有配备重甲骑兵,从料敌从宽考虑,也必须在简易拒马阵的后边,布置上巨型拒马阵。

    整个防御圈的最内层,拆了车轮的奚车,沿着整个营地,摆了三圈。

    奚车的侧壁,竖起了厚厚的挡箭板,厢板上插满了长枪,目的还是为了拒马!

    奚车和奚车之间的衔接部位,不仅竖起了挡箭板,而且车辕之间也架起了宽大的木板,战士们在奚车之间来回移动,根本不需要担心契丹人的弓箭射击。

    李中易对于契丹骑兵的防范,本是凡事预则立的原则,只要能够想得到的手段,统统都用上了。

    青铜炮被宋云祥借去攻平州了,李中易的营内还有几十架可拆卸的小型回回炮,也就是简易投石机。

    这些简易投石机的射程并不远,但是,用来投射已经大量生产和储运的“鸡尾酒”,将一百五十步内的契丹骑兵烧成一片火球,还是绰绰有余的。

    以前,李家军装备的是竹制的简易投石机,问题是,射程太近,受力也不均匀,最终还是被放弃了。

    简易回回炮仅为600斤而已,其各个零件,都可以被拆卸携带,两匹马拖拽着一辆中原通行的平板两轮车,即可全部装下了。

    至于“鸡尾酒”,算上特制的薄瓷瓶,总重量也不超过一斤半,只要遮盖住阵前一百五十步的范围,就可以让契丹骑兵手里的骑弓,变成废物。

    李中易骑着“血杀”,在大营里溜了一圈,他只看大家淡定的神态,就知道将士们的士气正旺。

    军心可用!李中易不由微微一笑,他组建近卫军的目的,原本是亲自掌握一支全军的总预备队,然后用在刀刃上。

    没成想,总预备队倒成了打头阵的急先锋,世事实在是难料啊!

    等李中易回到丘陵上时,中军的指挥体系,已经全部就位,几十名传令官们正骑在马上,如同众星捧月一般,环绕在高高的指挥车四周。

    姚达率领的三千汉军骑,是整个近卫军的总预备队,他们被分为三个方向,每个方向一千人,分由一名千骑长率领。

    由于长期驻守于西北的缘故,姚达所部骑兵的编制,和党项人几乎没啥两样。

    从十骑到百骑,再到千骑,并以千骑作为基本作战单位。

    近卫军扎下的大营,一面是滦河岸边,三面是陆地,也就是说,只需要防守三面即可,这就是尽可能的抵消契丹人在人数上的绝对优势。

    PS:有些卡文,写得很慢,估计明天会都想通的。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