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安喜城内,大教场的点将台上。

    李中易独自坐于虎皮大椅之上,冷冷的俯视着点将台下的嫡系将领们,他们之中级别最低的也是个副队正。

    点将台前边一点,十恶不赦的罪人罗士章,背朝点将台,正耷拉着脑袋跪在地上。

    李延清接了李中易的眼色,随即挺身而出,大声宣读说:“经查,第五军左厢丙营都头罗士章,犯禁酒令,当罚五十军棍。”

    台上的军官们,暗暗松了口气,只罚五十军棍,显然是乡帅灵帅他老人家念着旧情,有心饶过罗士章。

    有些熟悉军法司办案风格的将领,却蹙紧了眉头,十分担忧的望着被军法官挟持到长条凳上的罗士章,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五十军棍,听起来仿佛是格外的开了恩,可是,见识过军法官打军棍场面的将领们,却都明白,很少有人可以撑过五十军棍以上。

    基本上,按照军法官的标准打法,吃过军棍惩罚的军官们都知道一个事实:五军棍下去,走路必一瘸一拐。

    至于,三十军棍已是皮开肉绽,四十军棍便已血肉模糊,打到五十军棍很可能是奄奄一息,命不久矣!

    李中易亲手定下军法,虽然十分严格,却少有杀人的条令,绝大部分都是打军棍的细则。

    站军姿不正确,打五军棍,打完了继续站军姿,直到符合条令标准为止。

    军中禁私斗,胆敢违反者,如果没有造成严重的伤害,打二十军棍,罚俸三等,降五级调用。

    如果,因为私斗造成重伤或死亡的,其施暴者必被斩首示众!

    四名如狼似虎的军法官,将罗士章牢牢的绑在长条凳上,撸了他的裤子,挥舞着军棍,就开始打板子。

    军棍狠狠击打在肉股上,发出劈里啪啦的“噪音”,让在场的所有军官都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心跳配合着击打的节奏,一起上下起伏。

    负责记数的军法官,冷着一张苦瓜脸,面无表情的呆板报数,“一、二、三五十二十”

    不大的工夫,刺目的鲜血沿着长条凳的边沿,一滴一滴的淌下来,落到地上,并迅速洇成一条血蛇,蜿蜒曲折的流向地势较低的军官堆里。

    站在前排的高级将领们,眼睁睁的望着那条“血蛇”,以令人惊恐的妖异状态,缓慢而又坚定的朝他们“爬”来。

    太狠了!

    太吓人了!

    太可怕了!

    众人不约而同的变了脸色,再去看负手立于点将台上的李中易,大家的眼神多了几分格外的凛然。

    血淋淋的场景,让高级将领们深刻的意识到,主公不仅御下宽仁,他老人家下起狠手来,毒得令人抑制不住肝颤。

    罗士章即使勉强撑过了五十军棍,屁股上的骨头都被打烂了,还有可能活得下去么?

    此时此刻,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彻底暴露出狰狞面目的铁血军法!

    负责行刑的军法官们,丝毫也没有不顾忌军中袍泽的旧谊,他们一板一眼的执行着打军棍的标准力道,一棍接着一棍,把罗士章打昏过去了。

    报数的军法官以一种令人极其厌恶的,没有任何感情成分的呆板语气,冷冰冰的报出数字,“四十五四十六四十七”

    军棍打完后,就在众将以为此事已经告一段路之时,李延清再次站到台前,厉声宣布:“经查,第五军左厢丙营都头罗士章,犯奸*****女罪,处斩首犯纵火焚尸罪,加罚三等犯串联讳罪,再加罚三等综上,处斩首,并处没收所有田产及财物,将其全家老小驱除出我军辖境。”

    一连串狠辣之极的惩罚手段,震撼了所有人,台下的将领们,个个都目瞪口呆,心旌神摇,再次领略到了军法的冷酷无情!

    当着所有军官的面,一名军法官揪住罗士章脑袋上的发髻,另一名膀阔腰圆的军法官挥舞着手里的鬼头刀,“嗨!”猛的劈下,干脆利落的砍下了罗士章的脑袋。

    方才“爬”得很慢的那条“血蛇”,眨眼间,蔓延壮大成了一条刺目戳心的“血泉”。

    “禀主公,罪官罗士章已经伏法。”李延清从部下的手上接过盛着罗士章首级的托盘,大踏步走到李中易的虎皮椅前,俯身献上托盘。

    李中易只当没看见首级的样子,他缓缓起身,负手立于虎皮交椅的前边,淡淡的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天大地大,军法最大!只要敢犯我军法,不管以前立过多大的军功,也不管追随我的资历有多老,更不须提如何的位高权重,全都一视同仁。”

    台下所有的人,不约而同的屏住呼吸,于惶恐不安之中,细细的品味着李中易再次重申军法的铁血手腕。

    “都听清楚了么?”李中易没说过半句狠话,看似轻描淡写的发问,却迫使众人低垂下脑袋,齐声答道:“绝不敢触犯军法。”

    李中易不发一言的抬腿就走,把所有军官和将领们,全都撂在了火辣辣的大太阳底下,仿佛烤肉一般。

    坐到马车上的李中易,长长的吁出一口浊气,按照现代社会的法律体系,本应一人做事一人当。

    然而,任何法律规定,都必须贴近当时的社会环境。否则的话,不仅因为无法执行导致丧失威慑力,损失更大的是,军法的严肃性会被极大的破坏。

    大周禁军中,至今执行的是七十二斩的军法,如果真按照这个来执行,所有禁军都可能被杀得一干二净。

    李中易肯定不想搞株连,但是,在这个家族利益大于国家利益的宗法社会,不搞株连的话,军法的威慑力必定会大打折扣。

    所以,李中易狠心的没收了罗士章的所有田产和财帛,并将其全部家小,包括父母、妻儿在内,全部驱出了李家军保护的范围之外。

    功名但在马上取,那是立足于李家军,并获得个人成功的基本原则!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家族利益,在军法的牵引和震慑下,迫使害群之马们在干坏事的时候,必须考虑到整个家族就此沦丧的严重后果。

    从隋文帝开始,就强制推行三省六部制,这从根子上切断了门阀世家垄断权力的基础,岂能不遭嫉恨?

    然而,大隋朝最精锐的三十万府军,如果没被傻冒一般的炀帝,白白消耗于辽东战场上,试问杨玄感这个世家门阀的代言人,有胆子第一个举起反旗么?

    同理,只要李家军不垮,李中易亲手制订的军法,就无人敢公开反对!

    只施仁义,不展虎威,非名帅治军之道也!

    锋利无比的太阿剑,不被野心家倒持着反伤其主,不影响战斗力的分权治军,以及被严格执行的军法,才是根本性的保障措施!

    杀人,尤其是杀自己人,不可能是一件李中易感到愉快的事情。

    当晚,李中易出现在了滦河边浮桥工地,这里聚集了整个工兵营的将士们和近万名奴隶,负责警戒的是骑兵厢调来的三千骑兵。

    最贴身的护卫杨小乙,手里提着上了弦的五石弓,一直机警的观察着李中易四周的各种动静。

    硬要陪着过来的竹娘,右手不动声色的抚着刀柄,整个身子有意无意的遮挡住李中易的右侧。

    罪恶滔天的罗士章,死有余辜,丝毫也不值得同情。可是,李中易一直闷闷不乐,情绪十分低落。

    叶晓兰想千方设百计,狠狠的当了一把戏精,这才将男人勾去玩耍少儿不适宜的激烈活动。

    谁曾想,李中易从睡梦中醒来后,竟然一声不吭的起身出了门,径直朝着滦河边过来了。

    此时的滦河岸边,一共出现了十座浮桥的雏形,李中易暗暗点了头。

    军事常识决定了,十万多人过河,仅仅靠一座浮桥,肯定是远远不够的。

    想当初,黄伯韬的十万精锐部队,就是因为犯了幼稚性错误,没提前在黄河上多搭建几座浮桥,被粟大将包围之后,给彻底歼灭了。

    工兵营指挥使刘士昌,在得知李中易来了之后,赶紧跑过来行礼问好。

    “主公,浮桥刚下了几根桩子而已,距离搭成还早得很。”刘士昌是个不擅长言辞的老实人,说话难免没有那么的顺耳。

    李中易忽略掉刘士昌话中有些刺耳的成分,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态度和蔼的说:“我心情不好,出来散散心,你去忙你的吧,我随便走走看看,转个几圈,也就去了。”

    如果是成熟的廖山河在此地,肯定会找出各种借口,死活也不肯离开李中易的左右。

    可是,刘士昌是个技术过硬的政治白痴。李中易让刘士昌去忙浮桥的正事,他二话不说,真的拔腿就走,丝毫也不带犹豫的。

    竹娘目瞪口呆的望着刘士昌渐渐远去的背影,脱口而出:“这家伙,是真傻,还是假傻?”

    李中易原本十分郁结的心情,经刘士昌这么一闹,反而豁然开朗了许多。

    “嘿嘿,搞技术的人才,在做人方面大多有些缺心眼,必须要有包容之心,用其所长。若论耍心眼子,玩嘴皮子,十个刘士昌也不是那家伙的对手?”李中易摸着下巴,意有所指。

    竹娘懒得在李中易跟前动心眼,如果是叶晓兰在此地,她一定会作出准确的判断:李中易指的就是廖山河那个人精。

    p:今天开会家晚了,凌晨肯定还有更,月票又不动了,求安慰和鼓励!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