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军议继续进行了半个多时辰,大家一致认为,不能坐守于安喜,而应该渡过滦河,向南攻略平州和望都,同时进逼幽蓟大平原东部最大的一座城市滦州。

    参议司拿出了第七套方案,也就是李中易和杨烈故意隐藏着的最终方案。知参议司事何大贝,对照着作战方案,做了战前说明。

    “诸位,请携带方案与各军参议司仔细的商议和斟酌一下,为时两日,由军法司及其各个分司监督执行。”

    兹事体大,参议司制订作战计划时,力求尽善尽美,惟恐留下明显的战役漏洞。

    所以,经过李中易同意后,允许各军主将把初步作战计划带本军参议司去商议,由军法司的人全程监督,以免泄密。

    李家军的保密工作,比同时代任何一支藩镇的军队,都要周密许多倍。

    左子光在开封城里,仅仅通过给朝廷禁军输送盐、菜等物资的商人,就可以间接掌握禁军的动静。

    朝廷禁军不出动的时候,商人每月都要按旬给各个大军输送固定数量的物资。如果,朝廷禁军要出兵了,则各项物资不仅翻三倍输送,而且要得很急。

    左子光不动声色的收集了这些商人送物资的规律和数量,通过李中易所授之统计表格,反复验证之后,很容易就掌握到朝廷禁军的动向。

    历史上的晋商,为了捞取高额的暴利,勾结宣府、大同等镇的文臣武将,私下里和关外的野猪皮做生意。

    野猪皮故意给晋商们很高的价格,通过这些甘当汉奸的晋商,了解了各地驻军补充物资的数量和频率,从而彻底掌握了宣大明军的动向。

    有了这些内奸的帮助,皇太极三破宣大边墙,多尔衮两破关墙,简直是易如反掌,不费吹灰之力。

    现在,李中易安排左子光常驻于开封城中,利用黄景胜的大豪商身份作为掩护,将开封禁军的虚实,全都捏在了手心里。

    自从河池军兴之后,李中易手底下采购各种物资的掌柜们,清一色都是黄景胜培养出来的心腹。

    而且,为了降低采购成本,李家军的掌柜们,往往是一竿子插到底,直接从田间地头采购蔬菜或是余粮。

    既然缴获的物资、钱粮、青壮和年轻女子,都被装船运走了,整个李家军也就属于一支没有后顾之忧的轻装军队,全军又已实现了骡马化。

    试想一下,六万多精锐雄师,如同洪水一般,在幽蓟大平原上攻城略地,大肆破坏春播,将给耶律休哥带来多大的精神压力?

    军议散场后,李中易迈步到三堂,他的屁股刚挨上胡榻,就听近侍禀报说,廖副都使求见。

    刚开完会,廖山河就跑来见他,很可能不是为了军务,而是内宅私事。

    李中易想了想,还是让廖山河进来见他。毕竟,廖山河不是真傻,而是精明过人的装憨高手。

    廖山河快步走进三堂,捶胸行过礼,小声说:“爷,有件事不大也不小,小的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李中易眯起两眼,看了看廖山河,淡淡的说:“你可曾问过李潇松,哪些事儿该禀报,哪些事儿该装糊涂?”

    廖山河尴尬的摸了摸脑袋,他哪有时间去问李云潇,既然李中易的语意不善,他干脆实话实说了吧。

    “爷,竹娘子要调女兵出门训练,因人数超过了一个都,小的未奉您的军令,不敢擅自放出府门,故故争辩了几句”廖山河显得很不安,站在堂下扭扭捏捏的,仿佛身上长满了虱子一般。

    李中易一听就乐了,这个廖山河狡猾狡猾的,他明为禀报大事,实际上是来表功的。

    廖山河看着憨傻,其实比李云潇精明何止两倍以上,要不然,李中易也不会提拔他率领第三军。

    俗话说的好,兵熊只是熊一个,将熊肯定熊一窝。

    李中易观察许久后,任命的一军之主将,全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只是精明的角度有所不同罢了。

    条令中明文规定,统帅所在的中军,凡是调动一个都以上的兵马,除了原有的身份腰牌之外,必须出示李中易签押的手令,由同签军法司事以上的高级军法官监督执行。

    只是,竹娘一直率领的女兵,并未明文纳入近卫军的编制序列,受不受条令的约束,尚在模棱两可之间。

    以前,李云潇任近卫军都指挥使的时候,将竹娘手下的女兵,默认为李中易的内宅侍婢。

    李云潇身兼李家大总管之职,管辖李家内宅的侍婢,既名正言顺,又天经地义,也从来没有出过岔子。

    然而,李中易只是委任廖山河为近卫军副都指挥使、检校都指挥使,并无老李家的后宅管理权限,这事也就弄拧了。

    李中易的中军附近,阿猫阿狗都有资格随意调动兵马,哪他还睡得着觉么?

    廖山河坚持执行条令上的调兵规定,不仅没错,必须有功,应该大大的夸奖。

    只是,竹娘调动女兵出去训练,虽无条令明文规定,却也是李中易早就吩咐过李云潇的不成文之习惯。

    廖山河跑来表功,这就提醒了李中易,老廖和李云潇的交接过程中,一定出了纰漏。

    “晓达,你做得很对。只是,你应该当时就来禀报,而不是等事过境迁之后,再来讨我的赏。”李中易似笑非笑的望着廖山河,轻描淡写的说,“你且耐心的训练好近卫军,等时机成熟了,我会再放你出去独领一军。如果,你觉得近卫军不适合发挥你的所长,讲武堂那边恰好缺一个教导大兵团作战的教官,我看你的条件已经完全具备了。”

    廖山河就知道小把戏根本瞒不过李中易的眼睛,他也没打算藏着掖着,丝毫也不害怕的拱手说:“爷,瞧您说的,军中谁不知道近卫军出身的将领,前途简直是无量。小人的脑袋又没给门夹了,岂能如此不知好歹?”

    李中易实在看不惯,廖山河的没皮没脸,他故意板着脸,沉声斥道:“以后竹娘调动女兵,无论人数多寡,皆许其自由出入,不许阻拦。”

    “这个”廖山河眨了眨眼,还想继续逗个乐子凑个小趣儿,却迎来了李中易的痛斥,“少在我的跟前丢人现眼,赶紧滚去找李云潇,详细问清楚我身边的各种规矩。”

    廖山河挨了骂,却屁颠屁颠的走了,李中易看着廖山河得瑟的臭屁模样儿,又好气又好笑。

    众所周知,在李家军中,凡事被李中易动过粗的军官,那都被视为自己人,他们无一例外,全都获得了提拔重用。

    李中易虽然是现代人的灵魂,可是,利用特殊的信号释放出特殊信息的手段,和千年以后其实并无本质上的不同。

    登上副院长宝座的李中易,最信得过的心腹,一个是他的司机,另一个则亲手选拔的秘。

    秘是名校的文学硕士出身,虽然对李中易的知遇之恩十分感激,却不是离了李中易,就不能活了。

    和高素质的秘比起来,李中易的司机小陈只有初中文化,以前在司机班里内,开的是通勤班车。

    如果李中易被整下台了,秘顶多换个单位接着搞文字工作罢了。但是,司机小陈从开领导专车,再次贬司机班,恐怕连通勤班车都没得开了。

    屁股决定脑袋,位置决定思想,司机小陈不仅是司机,还是勤务员,更是包打听的百晓生,李中易用十分顺手。

    当然了,司机小陈也有爱贪小便宜的坏毛病。使用不到两年的奥迪a6,每月一小修,三月一中修,总在换零件,每年的修理费就要花掉大几万。

    另外,李中易专车的油费,也超过正常水平何止三倍?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反正李中易没捞一分钱,总不能让司机小陈白伺候领导吧?

    反正是公款修车,院长专车的修理费和油费,更是高得离谱嘛,班子成员大家都享受着特权,彼此睁一眼闭一眼,也就过去了。

    司机小陈没退路,李中易相对更信任他一些,有些不能外泄的秘事,还都是小陈帮着私下处理妥当的。

    同理,廖山河说的一点没错,李中易就是喜欢用人唯亲。这个亲,不是指李家的亲戚,而是比较熟悉,方便随时随地考察的身边之人。

    尼玛,不看清楚那人的脾气秉性,谁敢胡乱予以重用?万一是个披着羊皮的白眼狼呢?

    李中易的用人唯亲,体现在外的信号,便是给予特殊的待遇。比如说,骂几句啊,踢个屁股啊,或者是肆无忌惮的开个笑话啊,看似侮辱人,实际上是在广而告之:那谁谁谁,是老子的心腹!

    天地君亲师,在家从父,入伍从帅,学艺从师!

    全军队正以上的军官,都是李中易的讲武堂门生。老师不爽了,把学生揍一顿,乃是天经地义之事,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无处去寻,只能受着!

    廖山河周而复始的找骂行为,其实蕴藏着极其丰富的做人道理。他在李中易跟前露脸多了,让李中易对他更加了解了,到了疾风知劲草的时节,不重用他重用谁?

    ps:还有更,司空正在奋斗中,月票不动了,有些泄气。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