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李中易这次出兵,带了好几千辆奚车,这些奚车除了装载军器、各族随军奴隶及粮草之外,尚有一千多辆空车。

    这些空车,如今都掌握在近卫军的手上。李中易吩咐连夜出发,追赶杨烈率领的主力大部队,一千多辆空车恰好派上了用场。

    近卫军的将士们把马匹拴在车辕上,人员全都带着武器坐进奚车之中,一边歇息一边赶路,既节省了体力,又不耽误赶路,这可是真正的一举两得。

    经过大约三个半时辰的追赶,中途换了两次驮马,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李中易和杨烈胜利会师。

    李中易和众将们刚见面,杨烈便递来一份报告,他接过报告大致的翻了翻,发现是一份释奴的请示。

    “这才刚出兵,就有高丽奴隶立下了大功,实在是没有料到啊。由此可见,只要是给了出路,让他们有了希望,哪怕是异族人,也会乐意效忠于我。”李中易摸了摸下巴,高高的翘起嘴角,一看就知道心情很棒。

    杨烈一向话少,扭头看了眼同知军法司事李延清,李延清随即会意,主动站出来,一边捶胸行礼,一边禀报详情:“爷,按照您签署的释奴条令,我军所俘的各族奴隶只要安心随军服十年辅役,便可释为部曲。部曲服役十年,即可释为良家子”

    李中易瞥了眼板着个脸,仿佛每人欠他八百万贯的李延清,故意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头,没好气的数落道:“李延清,我还没老糊涂,不需要这么详细的背条令。赶紧的,有话快说,老子还没吃早膳呢。”

    “喏。”李延清嘴上答应得很好,汇报的语速却没有丝毫的加快,“经查,二次开京战役所俘之高丽奴李二旦,于取水的途中发现树林里潜伏的契丹细作五名,其主动协助斥喉营将那五名细作一体擒杀,并身负重伤。按释奴条令第五项第八款之规定,特请示如下:一、释高丽奴李二旦为良家子,补为辅军营伍长;二、赏铜钱一贯;三、赐皮甲一副,请主公示下。”

    好样的高丽奴!李中易心中大为满意,点了点头,含笑从贴身近侍的手上接过一支鹅毛笔,沾着墨汁在报告上签了个“可”字。

    李延清接过已经批准的报告,却没马上走开,一直眼巴巴的望着李中易。

    李中易略微一想,随即明白过来,顺手拿起挂在玉犀腰带上的紫金小印,在报告上盖了章,李延清这才收了报告,退到人群之中。

    奴隶们的劳动积极性之所以不高,主要是一日为奴,终身难脱奴籍。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生活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希望,就剩下苟延残喘,行尸走肉。

    李中易非常清楚,只要给了希望,哪怕释奴的比例其实微不足道,只要奴隶们有了盼头,就不至于偷懒磨洋工,甚至铤尔走险。

    千斤市骨的诱惑,明晃晃的写在了释奴条令之中,就等着那些想摆脱悲惨命运的奴隶上勾。

    李中易不屑于骗人,释奴条令里明文列出,每年的释奴比例最多不超过奴隶总数的千分之一。

    先立功者,先被释放,按照立功的时间顺序,依此排队等候,释放奴隶的名额满了即截止。当然了,类似李二旦这样的立大功者,享有可以插队的优先权。

    剩下的立功奴隶,除非是立下了奇功,可由李中易亲自签发释奴,其余的人也只能等来年再重新计算释放的比例名额。

    有竞争,才有进步!

    幸福感,其实都是对比出来!

    试想,一起当奴隶的高丽同胞,还在辛苦的搬砖挖土的时候,李二旦这种立功者,却可以喝着肉汤,躺在帐篷里数赏钱,彼此之间的待遇,何其远哉?

    想当年,倭军侵华的时候,充当二鬼子的高丽士兵,不仅对真正的鬼子俯首贴耳,而且比真鬼子们还要坏十倍都不止。

    以李中易的奸商个性,他既然知道了高丽棒子们深入骨髓的奴性,如果不加以充分的利用,那简直就是不可想象之事。

    于是,代表李家军极大善意的释奴条令,由李中易亲自执笔,参议们集体讨论修改之后,以一种极其“文明”的方式炮制出炉,并在高丽奴中广泛传播。

    今天出了一个李二旦,李中易当即兑现了厚赏之后,在不久的将来,必定会涌现出成百上千的李二旦。

    等近卫军草草的吃罢早餐之后,整个李家军分三路展开,呈扇形扑向正在春播的幽蓟大平原。

    在近卫军的簇拥下,李中易当着众人的面,一马当先的拍马冲在最前面。快冲到田间地头时,李中易拨马对准已经播下种子的田垅,纵马加速冲了过去。

    汗血宝马“血杀”儿,欢快的奋起四蹄之处,已经播撒进田垅里的种子,混杂在尘土之中,随即被卷到了半空中,随风四散。

    近卫军的绝大部分军官和士兵,都是穷苦的农民出身,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统帅,如此肆无忌惮的糟蹋种田,大家都不由自主的倒吸了好几口凉气。

    有些格外热爱土地的农家子,不由痛苦的闭上双眼,情不自禁的扭过头去,不忍直视如此罪恶滔天的毁田行径。

    李中易已经在田垅里,纵马反复破坏了好几轮,却没见部下们跟着冲过来。他起初有些不解,转瞬间明白过来,不由暗自苦笑。

    天朝的子民,无论官绅、商人、工匠、农民,还是流浪汉,只要兜里稍微有点钱的人家,除了攒钱娶媳妇养儿子外,头等大事就是买田当地主。

    买些好田当作哑巴儿子的观念,经过几千年的流传,根本不需要谁去宣传,早已经深入人心。

    李中易飞马奔到将士们的阵前,高高的举起手臂,厉声喝道:“你们这帮蠢货,也不睁开狗眼仔细的看一看,认真的想一想,那边是你们的田么?不,那边田里长出来的粮食,绝大部分都被拿去献给了契丹人。契丹人吃饱喝足之后,带上刀枪,骑上骏马,杀到南边去抢咱们的粮食,烧咱们的房子,夺咱们的妻女”

    “他们吃饱了,咱们就吃不饱穿不暖;他们儿孙满堂,咱们就是妻离子散;他们难离故土,咱们却被迫背井离乡,我想问问你们,你们大家都想做亡国奴么?”

    李中易本可以直接命令大家,跟随他一起冲毁农田,但是,与其生硬的逼迫大家去执行,不如激起将士们的血勇之气,让大家深刻的理解到,让敌人吃饱就是对自己不仁的硬道理!

    “誓死不做亡国奴,杀光契丹狗贼”伴随着一浪高过一浪的怒吼声,根本不再需要李中易做什么动员,千军万马如同山洪爆发一般,倾泻直下,在刚刚播下种子的农田里,卷起了惊涛骇浪。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