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军在坞堡内休息了两个时辰,李中易便下令,连夜赶路,尽快与杨烈率领的主力部队会合。

    途中休息的时候,李中易接到了斥喉的禀报,盘踞于滦州的契丹三万兵马,朝平州方向出动了。

    李中易不由微微一笑,驻守滦州的契丹人,显然是打着截断李家军归路的鬼主意。

    旁人也许不清楚李家军的战斗力,曾经亲自率军南下打草谷的耶律休哥,又岂能不知?

    洺州一战,一万名精锐的皮室军,以及三万余名宫分军,中了李中易的埋伏,被围而全歼。

    那一仗,乃是自晚唐以降,中原汉人军队在契丹人的作战中,斩获最大的一次。可谓是,打出了国威,打出了军威,更重要的是,打出了懦弱汉人们的民族志气。

    从那以后,耶律休哥便明白了李家军的厉害,再也不敢轻视李中易。

    等李中易拿下了榆关之后,耶律休哥惊讶的发现,小小的一个榆关,竟然成了分隔南京道和东京道联系的咽喉要害。

    因为地形的缘故,从榆关以西,一直到幽州,便是一马平川的幽蓟平原,根本无险可守。

    身为宿将的耶律休哥,自然是一眼看破李中易的险恶用心,可是,看破了不等于有办法克制。

    如果,耶律休哥派十万以上的重兵驻扎于榆关之前,确实有可能限制住李家军的西进。

    一开始,耶律休哥还真派了大将领重兵去防守榆关。然而,令人头疼的是,契丹人的军纪原本就差,皇族们又在背后搞鬼。结果是,没等来李家军的进攻,自己人倒逃了四万多。

    这四万人,如今已经变成了契丹皇族反抗耶律休哥的骨干力量,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耶律休哥心里明白得很,李中易还远远没有能力毁灭大契丹国,攘外必先安内,才是正确的战略原则。

    然而就在上京道的战斗,节节胜利之时,奚王领着东京道的各族人民,闹了起来。

    李中易更是借着这个大好时机,悍然领军西进,拿不得下蓟州,他其实压根就不怎么在意。重要的是,牵制住耶律休哥的主力部队,让契丹人的内战打得越长越好。

    耶律休哥派驻于滦州的大将,名叫耶律喊,他既是皮室军中的大将,又是休哥的心腹。

    更重要的是,耶律喊是个心眼子很多的家伙,休哥给他的任务十分简单:死守滦州,李中易出兵西进时,不需要出兵拦截,等休哥的主力和李中易展开对峙之后,耶律喊趁机断掉李家军的粮道。

    休哥那是和南蛮子们打老了仗的宿将,又是契丹第一名将,和汉人军队作战时,勇猛冲锋乃是下下策。诱敌深入,然后断其粮道,饿垮其军,方为上上策。

    另外,休哥很喜欢玩围点打援的战术,这也是汉人最害怕的一种的打法。

    由于畏惧于休哥的围点打援,在己方的城池被围后,救还是不去救呢,这的确成了一个要命的问题。

    柴荣在世的时候,休哥还算是比较收敛。等柴荣驾崩之后,李中易又被冷落在了高丽,于是,白沟河以南的汉人花花世界,也就成了契丹人打草谷的最佳场所。

    镇守大名府的魏王符彦卿,虽然素有勇武之名,可是,此公年纪越大,胆子越小,而且将略也颇有不足,从来不敢领兵和契丹军正面交锋。

    客观的说,休哥的谋算极深,策略也完全正确。但是,休哥唯一没有料到的是,耶律喊轻敌了,他并没有把李家军真正的放在眼里。

    这其实也难怪耶律喊没把李家军当回事,这么些年以来,南蛮子军队的战斗力,几乎就是一触即溃的代名词,有啥可担心的?

    另外,耶律喊率领的五万人马之中,足有两万精锐的皮室军。皮室军,这三个字,在大契丹国中,意味着精锐中的精锐,勇士中的勇士。

    如果,耶律喊坐拥五万精锐,真的让李中易纵横驰骋于整个幽蓟平原,那他还有何颜面敢自称是一代名将?

    耶律喊早就被李家军的精锐斥喉们盯死了,他这边趁夜动了兵马,一个时辰之后,两人配备八骑的斥喉,已经把消息传到了李中易的手上。

    李中易仔细的询问了耶律喊的动静之后,不由猛灌了好几口凉茶,抹了把唇角的水渍,惬意的说:“老子等的就是耶律喊。”

    整个榆关以西,皆是大平原,根本无险可守。休哥心里非常清楚,李中易可不是懦弱无能的南蛮子,把数万兵马摆在榆关的面前,就等于是把一块大肥肉,送到了李中易的嘴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狠狠的咬上致命的一口。

    耶律休哥变相放弃了营州,命耶律喊驻守于滦州,居中策应平州、望都和安喜,的确是一招妙棋。

    即使安喜丢了,休哥也觉得没所谓,只要耶律喊的五万兵马待在李中易的后方,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盘踞于滦州的耶律喊,就像是一条黑曼巴蛇一般,死死遏住了李中易西出榆关的咽喉。

    不过,令耶律休哥做梦都没有料到的是,李中易居然不怕粮道被断,悍然采取蛙跳战术,统帅大军直击安喜。

    安喜一旦失守,蓟州东部的门户顿时大开。要知道,幽蓟平原的核心产粮区,便是蓟州以东直到滦河的广阔区域。

    这一带水书包网.bookbao2密集,土地肥沃,哪怕是最原始的刀耕火种,也有着不错的收成。

    李中易此次西进的主要目的,就是想破坏掉安喜以西,蓟州以东地区的春播。至于能否拿下蓟州,只能是随机应变,并不是此行的战略要点。

    耶律喊遏住了李家军西进的咽喉,李中易率军进攻安喜,威逼蓟州,也是攻其必救。

    真让李中易彻底破坏了幽蓟平原的春播,来年,契丹人吃什么?这个时代的契丹人,尚没有常平仓的概念。要等到北宋建立后,契丹人才会有样学样的建起常平仓,以备饥荒灾年之需。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契丹人可以抢劫南京道汉人的粮食,让他们自己吃得饱肚子。那么,没了活路的治下汉人,肯定会被迫揭竿而起。

    客观的说,耶律喊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这才不顾耶律休哥的严令,主动离开滦州,向北边的平州靠拢。

    尽管耶律喊比较轻视李家军的战斗力,但他对休哥的眼光,还是颇为信任的。所以,耶律喊没有冒失的分兵,而是将带出滦州的四万精锐大军,都拢在了一块儿,哪怕走慢点,也不至于被李中易分而歼灭。

    在一望无际的幽蓟大平原之上,压根就没有适合设伏的地点。耶律喊的两万皮室军,外加两万宫分军,全都是一人双骑的骑军。

    这么多契丹人聚集在一起,李中易根本没办法将其合围,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正面对战。

    为了提防李家军可能的夜袭,耶律喊这次从滦州出来,带了不少的奚车。契丹人不擅长挖沟建寨的毛病,耶律喊也是知道的,他打算晚上宿营的时候,就把奚车摆在营地的外围,用以阻挡可能的骑兵突击。

    可问题是,耶律喊疏忽了一件大事:李中易的手上,掌握着大量的“鸡尾酒”。

    如今,李中易又有了青铜炮这种攻城略堡的大杀器,无论是趁夜偷袭宿营的耶律喊,还是偷袭囤粮重地滦州,都有五成以上的把握。

    “去把杨无双叫来。”李中易心里已经有了成算,不过,具体的执行环节,却需要参议司的细细谋划。

    夫战,庙算胜者,得算多也!

    此次出兵,李中易把参议司一分为二,何大贝跟着杨烈的主力部队行动,杨无双领着他的人,则一直伴随在李中易的左右。

    “山长,滦州的契丹人,全是精锐骑兵。据斥喉们的细查,那位耶律喊并非是浪得虚名之人,以学生之见,不如趁夜取了滦州。”杨无双一听说耶律喊动了,当即把主意打到了滦州的头上。

    李中易摸着下巴,笑道:“耶律喊的确颇有几把刷子,他故意大张旗鼓的领兵北上,恐怕是想诱我去攻打滦州吧?”

    杨无双早有准备,他从怀中掏出参议司一直修改完善之中的滦州方略,双手捧到李中易的面前。

    西出榆关前,李中易就已经看过了参议司制定的滦州方略,杨无双只怕又有了新的计划吧?

    李中易带着疑惑看完了整个方略,不禁满意的点着头说:“虚虚实实,实实虚虚,难怪有人给你起了个小诸葛的绰号啊……”

    “山长,功劳可不是我一人的,参议司的上百位同僚,大家集思广益,群策群力,方能拿出此等上佳的攻取方略。”杨无双和杨烈不同,他是个典型的话唠,尤其是在李中易的面前,他的话就更多了。

    “嗯,就按照你所拟定的方略执行。”李中易略微停顿了下,终究有些担心兵力过少,补充说,“再派人去把李勇手下的骑兵,调一半过来,让他这个擅长劫道的家伙,去骚扰宿营的耶律喊,再合适也不过了。”

    杨无双秒懂李中易的心思,随着西北的战马源源不断的供应到军中,擅长马上作战的汉军将士越来越多。

    李勇手下有三千多党项骑兵,这些人终究还是太多了。如果不动声色的削弱到一千五左右,汉蕃骑兵的比例拉大到5:1左右,就算李勇再有野心,也翻不了天。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