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李中易坐到堡主府内的正堂之后,随即命人将俘获的堡主及其家眷们,都领来让他看一看。

    竹娘见李中易没有下令卸了行李安置下来,便知道,大军很可能会连夜出动。于是,随行的马车沿着堡主府的后门一字排开,保持着随时随地可以出动的姿态。

    充当马夫的牙兵们,也都没闲着,他们在竹娘的指挥下,将已经有些疲惫的驮马换下,牵到一旁喂水喂草料。

    俗话说的好,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实际上,若想驮马或战马不掉膘,在精细草料之中,必须不定时的加上营养成分十分丰富的豆子。

    如今的李家军,既有西北河套的马源地在手,又有缴获来的契丹马和高丽马,全军已经实现了骡马化。

    大军出动在外,每名官兵都随身带着十日的口粮。如今的行军口粮,品种丰富了许多,早不是当年只有烙饼和盐巴的尴尬局面。

    炒米,烙饼,腌牛肉,熏羊排,上好的青盐,腌萝卜条,腌白菘,双份的水葫芦等诸物齐备,琳琅满目,洋洋大观。

    自从,河池建军之后,李中易一直高度重视大军的机动作战能力,日行百里已经是最基本的作战要求。

    这个时代,哪怕是精锐的后周朝廷禁军,一天顶多也就前进五十里而已。

    这是为什么呢?

    学医出身的李中易,很容易就可以给出答案,那就是饮食及营养结构的偏差,导致士兵们的体质普遍偏弱,个头普遍矮小。

    说白了,就是脸上刺字的士兵们,普遍吃得很差,成年累月难得吃上几片肉,而且一日只吃两顿饭。

    普通士兵们日常的饭食也不可能顿顿吃小米,基本上是各种杂粮混杂着野菜,勉强可以填饱肚子而已,佐餐的也就是腌萝卜条了。

    试问,吃得不好,身体素质有可能普遍很棒么?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然而,李家军却和同时代的任何一支军队,都大不相同。

    李中易有西北和高丽在手,又经常抢劫榆关附近的奚人、契丹人的部落,牛羊猪马这些牲畜,压根就不缺,将士们每天都可以喝上熬得很浓的牛肉、羊肉和猪肉汤。

    由于日常的训练十分严格,二十里全副武装的越野,乃是家常便饭。将士们消耗的体力,显然十分巨大。

    按照李中易的要求,大军一日吃三餐,每天必须碗里有肉或骨头可啃。就这么日积月累的下来,李家军将士们的身体素质,普遍都棒棒哒!

    至于,大军所需要的蔬菜及瓜果,嘿嘿,高丽现任执政朴万羊的口号是:宁可饿死十个高丽人,也绝对不能断了一名天朝将士的供给。

    原本,李家军的将士们,脚上穿的大多是草鞋。由于牲畜的不断增多,皮子的来源有了保障,皮靴的问题也就很自然的提上了议事日程。

    在李家军的监督下,几百名高丽皮匠领着近万名高丽的俘虏和妇人,采取流水线作业,没日没夜的赶制皮靴。如今,整个李家军的正兵已是每人一双厚底高帮皮靴。

    擅长运动战的部队,脚上没有一双好鞋子,那怎么可以呢?

    由于部下们的运动量非常之大,很容易损坏鞋子,李中易特意作出了要求,大军用的皮靴,除了胶粘之外,还必须沿着靴帮上几道麻线。

    魔鬼都隐藏于细节之中,李家军至今能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靠的可不仅仅是将士们的勇武。

    打仗的基础,钱粮、兵器、士气、辅助器械、精确的舆图等等,缺一不可!

    堡主府的正堂之上,李中易稳稳的居中而坐,竹娘右手握紧长枪,左手轻抚刀柄,英姿飒爽的立于男人的身侧。

    台阶的右侧,打横摆着一张几,叶晓兰手持墨笔,跪坐于几前。叶晓兰是李中易的内房记官,举凡舞文弄墨的勾当,都是她的分内之事。

    杨小乙的左手提着上了弦的六石弓,右手食中二指拈着三支破甲锥,若无其事的游荡于堂内的木柱暗影之间。

    李中易端起案几上的一盏热茶,小饮了一口,随口吩咐下去:“先将堡主的女儿们带来上来,让我瞧瞧。”

    叶晓兰不用去看竹娘,就知道,竹娘如今的脸色一定很难看。竹娘虽说仅为妾室,可是,李中易这么些年不是东征就是西讨,少有安稳待在开封家中的时候,

    武艺超群的竹娘,一直陪伴在李中易身边,她和李中易待在一起的时间,比他的所有女人都多得多。

    李中易和竹娘,虽不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却胜似夫妻,这既是叶晓兰的看法,也是韩湘兰的看法。

    就在叶晓兰以为竹娘会生气的时候,竹娘其实一片心平气和,再怎么胜似夫妻,终究不是正经的夫妻。

    男人的妻,只能是柴家公主。就连所谓的平妻折赛花,到了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敢妄称为李中易之妻,更何况竹娘这个出身侍婢的妾室呢?

    不管堂内的女人们是怎么想的,李中易想见堡主的女儿们,并无半分色心。

    契丹国的第一美人儿,未来的萧太后,就躺在后探的榻上。只要李中易可以,随时随地都可以摘了她的红丸,破了她的花苞。

    很快,堡主的五个女儿,被押进了堂内。只是,她们一个个蓬头垢面,瑟瑟发抖的低着脑袋,李中易根本看不清楚她们的长相。

    “把头都抬起来,让我看看你们的容貌。”李中易只是瞟了眼叶晓兰,叶晓兰便心领神会的成了男人的传声筒。

    也许是因为怕极了,也许是担心被看清楚容貌,反而会惹来大麻烦,堡主的五个女儿,竟无一人敢于抬头。

    不等李中易发话,叶晓兰放下手中的毛笔,冷冷的说:“既然你们都不想抬头,那就全部送进军营里去,好好的伺候那些军汉们吧。”

    李中易摸了摸下巴,心中暗自得意,叶晓兰从不驯,到格外的顺从,再到主动替他充当帮手,嘿嘿,当初熬鹰的心思,还真没白费!

    叶晓兰的虚言恐吓,起到了良好的效果,在场的堡主女儿们,哪怕是再傻,也都知道,被送进军营之中伺候那些粗鄙不堪的军汉,意味着什么。

    几个女孩儿,尽管带有几分羞怯,却都争先恐后的抬起了头。

    李中易定神一看,五位小娘子的脸上的都是尘土,一时间,只能大致看出身材,实在卡不出长相。

    叶晓兰再次接到李中易的眼神,她当即命人取来水盆和帕子,让佩剑侍婢们帮着几位小娘子把头脸洗得一干二净。

    等到一切收拾妥当了,李中易终于看清楚了,五位小娘子之中,只有一位小娘子算得上是上上之姿,其余的小娘子仿佛比丑大会一般,一个比一个不堪入目。

    “这个留下,其余的都带下去,仔细的盘问,录了口供后,拿来我看。”李中易也懒得多费口舌,只把最漂亮的那个小娘子留下了,剩下的都远远的打发了出去。

    等闲人都走干净了,李中易从胡床上缓缓起身,迈着四方步,踱到留下的这位小娘子面前。

    “你的姊妹们,长相都不如你。”李中易盯着脑袋几乎低入裙内的小娘子,笑眯眯的说,“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你的阿耶一定会替你寻一门上好的亲事吧?”

    “嗯,你不想说话,这无关紧要。只要你愿意和我合作,我一定会让你原封不动的到你娘亲身边去的。”李中易脸上带着笑,说出来的话却比最锋利的刀子,更加狠毒,“如果,你不乐意和我合作,那好,我手下有一帮子身材魁梧的党项人,他们一定会把你伺候得很舒服的,关于这一点,请不要怀疑我的决定”

    能够在契丹人的眼皮子底下,建起规模如此之大的坞堡,如果说,堡主不是汉奸,李中易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李中易先见堡主的女儿们,其实,他已经怀疑,堡主很可能利用联姻的关系,取得了南京道契丹人的谅解。

    尤其是在见了眼前这位小娘子的美貌之后,李中易更加坚定了,他最初的判断。

    至于,面前的小娘子叫什么名字,李中易其实压根就不在意,那不过是个符号罢了,重要的是,通过小娘子的嘴,知道藏在她背后的契丹权贵罢了。

    以李中易的经验,在如今这个没有丰富反细作经验的时代,从小娘子的嘴里得到他想要的资料,绝对比她爹那里,要容易得多。

    所谓仁不理政,慈不将兵,无毒不丈夫!

    李中易是个怜香惜玉之人,但是,汉奸之女如果不思悔改,反而虚言欺骗,他并不介意手毒一把,将她彻底打入十八层地狱,死了都不干净。

    也许是慑于李中易的狠毒手段,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堡主家的情况,便大白于李中易的眼前。

    正如李中易所料,此地的堡主,姓刘本正,不仅是地地道道的汉人,而且是蓟州有名的大商人。

    最漂亮的那位小娘子,名唤刘滟,她被刘本正许给了契丹南京道兵马副都总管耶律寒底自为妾。

    耶律寒底利用职权,将修建的军堡,变成了刘家的私堡。此处私堡主要是用来做各种见不得人的走私生意,诸如食盐、铁器等等违禁之物。

    只是,李中易颇有些疑惑,刘本正哪来的这么胆子,敢在李家军西进的路上修建坞堡呢?

    p:今晚还有更,求几张鼓励的月票。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