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轰……”

    “轰……”

    “轰……”

    已经残缺不全的堡门,在五门青铜炮的连续轰击之下,已经烂成了渣渣,堡门由此彻底洞开。

    “回爷,青铜炮管烫得厉害,必须等降温后,方能继续轰击。”炮营指挥使李五十,拍马赶到车前,大声向李中易禀报了最新的情况。

    李中易眯起两眼,仔细的琢磨了一番,这才抬头问李五十:“以前试炮的时候,发射几发弹丸,炮管才会发烫发红?”

    “回爷,一般是八炮左右,就要歇大约一刻钟,炮管方会渐渐冷却下来。”李五十毫不迟疑的回答,令李中易非常满意。

    李中易递了只洗净的花红果给李五十,笑着说:“此果还算有点甜味,赏你了。”

    李五十接过花红果,乐滋滋的笑道:“爷,小的仔细计算过,如果将发射时间缩短到三分之一寸香内,顶多五炮,炮管便会发红,不堪再射。”

    由于没有记时的钟表,李中易苦思冥想之后,索性用小灯笼内避风的燃香速度来代替。军用的燃香,标准长度为5寸,三分之一寸燃香,换算过来,也就是大约三分钟的时间。

    “好,很好,好极了!干得漂亮!回头啊,等拿下了蓟州,其汉官大户人家的美貌家眷,随你挑两个作妾。”李中易摸着下巴,满意的笑容不可抑制的绽放出来,显得异常之高兴。

    炮兵那可是典型的专业技术兵种,李五十身为炮营的指挥使,能够随时随地琢磨技术改进问题,他李某人岂能不喜上眉梢?

    “五十,你说说看,今天轰堡的实战和平日里的轰击训练,有何不同?”李中易咬了口花红果,隔着车窗笑眯眯的问李五十。

    李五十低下头,仔细的想了想,这才肃容禀报说:“不瞒您说,小的觉得主要是发射的过程,太过于复杂和繁琐。临阵之时,我炮营的官兵,嘴上说不慌,实际上,心里大多忐忑不安,从瞄准到上弹的整个过程中,都有人手忙脚乱,动作走偏。如果不是小的给辅助炮组下死命令,采取人盯人的办法一直盯着大家,并刻意放慢了发射的时间,险些酿成大祸。”

    李中易频频点头,这李五十追随在他的身边,时日已经不短了。平日里,李中易便看出李五十是个心思细腻的人才,这才委以炮营指挥使的重任。

    却不成想,李五十做事精细的程度,竟比李中易想象中的上限,更要精细数倍,好,好得很!

    “嗯,五十啊,机会难得,索性集中五门青铜,轰击固定的堡墙位置,吾倒要看看,究竟需要多少炮,才可能破墙?”李中易命杨烈为行军大总管之后,可谓是无责一身轻,既然闲着,索性利用实战的场景,进一步实验火炮的真实性能,以做到心中有数。

    至于坞堡内的堡丁们,会不会展开反击,那是李云潇需要考虑的问题。李中易如果连这么点小事都要管,那他就不需要睡觉了,一天十二时辰全都会浪费在军令的上传和下达之中。

    三国时期,诸葛亮为何会被早早的累死?不就是不敢放权,连打十军棍的破事,都要诸葛孔明亲自批准么?

    诸葛亮太过于揽权的作派,李中易向来都是不屑一顾的。孔明管的事越多,越说明这家伙揽权过度,舍不得分散权势,蜀国也就无法培养出独当一面的后起大将。

    那句老话叫啥来着?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

    这在明面上说的是蜀国无顶级人才的尴尬,站在李中易如今的高度去看,其实蕴藏着批判孔明专权不愿意放手去培养人才的内涵。

    孔明,代表的是荆襄士族门阀的利益,蜀中寒门庶族精英,也就很难有出头之日,这才是蜀国必败的根源。

    当然了,曹魏政权的衰败,也和曹丕经验不足,中了陈群的阴招有关。代表士族门阀利益的陈群,用心险恶的改变了曹孟德唯才是举的用人原则,变成了臭名昭著的“九品中正制”。

    从此之后,曹魏乃至两晋政权之下,寒门庶族的上升之路,被彻底堵死!

    所谓治乱循环,土地兼并只是豪门官绅及巨室过于贪婪的结果,核心是,既得利益的门阀阶层垄断权力,寒门不出贵子,天下就该大乱了!

    黄巾张角,食人黄巢、闯贼自成,西贼献忠,邪恶秀全,都是想出头,却无正经的出头之路,在野心的驱使下,悍然起兵。

    李中易现在要做的事情,绝不仅仅是统一中原,以及驱除契虏这么简单。

    只要现存的治乱循环根基不被打破,门阀官绅这些蠹虫阶层的专权就不可避免,闯贼自成、邪恶秀全这种狗东西,必定会时不时的冒出头来祸害人间。

    “轰……轰……轰……”五门青铜炮周而复始的轰击着堡墙,李中易举着手里的单筒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轰击的战果。

    以前,炮组也轰击过夯筑的单面墙,次数还不少。但是,训练场上的轰击,怎么可能比得过实战呢?

    “轰……”李中易捕捉到一个细节,丙炮组刚开始的落点,距离指定墙面颇远,现在,居然越来越接近大坑的中心部位。

    “嗯哼,妙极了。”李中易心中一得意,便轻声唱了起来,“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方长显身手,干洒热血,写春秋……”

    这是样板戏智取威虎山里选段,也是李中易最喜欢的一段唱腔,不过,平日他从没当众吟唱过,今日个实在是心情舒畅无比,不由自主的便抒发了出来。

    “爷,您唱的真好听,奴家可从来没听过。”叶晓兰仗着生了儿子,胆子也变大了不少,她见李中易的心情很不错,索性凑个趣儿,讨了男人的欢心。

    李中易哈哈一笑,却没搭理叶晓兰,单手挟持着萧绰的细腰,让她的身子摆正在车窗前,将单筒望远镜凑到她的眼前,指向被青铜大炮轰得千创百孔的堡墙。

    萧绰起初有些眼晕,什么都看不清楚,等李中易的手不晃了,角度也摆对了,她这才发觉,原本整齐厚实的堡墙之上,竟然被轰出了数个骇人听闻的大坑。

    呀,这是什么怪物?萧绰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目瞪口呆的盯在堡墙的大坑之上,脑子里一片混乱之极,再也无法集中精力想要自救。

    李中易等的就是这一刻,草原民族的子民,不论男女,都是畏威而不怀德的家伙,她们哪里懂得什么仁义道德?

    和草原民族打交道的次数越来越多,李中易深切的认识到,不管是契丹人也好,还是奚人也罢,都严格遵从于丛林法则,向以强者为尊!

    趁你病,要你命,才是草原上通行的硬道理。

    李中易并不想杀了萧绰,如此美艳玲珑的未来萧太后,如果被彻底征服,匍匐于李中易的脚前,他的男人自尊心必定会获得极大的满足。

    花花轿子要人抬,赫赫的武功需要垫脚石,李中易是人,不是神,也有七情六欲!

    战争的红利,不外乎以下几种:绝代美人儿,土地,权势,人口、财富,以及显赫的名声!

    李中易颇有些自得,火炮的出现,等于是给李家军插上了腾飞的翅膀,从此以后,再坚固的城墙也都会被虐成渣渣。

    不仅如此,在西方世界被吹捧得很厉害的棱堡,在李家军的鼎盛兵锋之下,也必定会被轰击成翔。

    更重要的是,李中易一直有个殖民海外之梦。造出飞剪船,架上大炮,等到海外利益源源不断的输入中原,因为利益分配不均,导致的治乱恶性循环,显然就会被缓解许多。

    就在萧绰心乱如麻的时候,李中易忽然收了右手的单筒望远镜,放下车帘,顺手将她翻了个身,迫使她趴跪于锦襦之上。

    “兰儿,取毛笔来。”李中易的脸上露出邪魅的笑意,叶晓兰起初没明白男人的用意,等到她看清楚毛笔的真实用途之后,不由捂住红唇,差点惊叫出声。

    叶晓兰瞬间被染红了俏颊,她连儿子都生了,身心也早已熟透,不由自主的夹紧了两腿,恨不得把脑袋钻入车厢底盘下面去。

    马车外面,连绵不断的隆隆炮声,原本有些吵闹,如今反而成了助兴的最佳伴奏曲。

    李中易把叶晓兰吃干抹尽之后,这才收了一直舞动不停的毛笔,耳中隐隐听着萧绰的哭泣之声,他不由露出惬意的笑意,这可是契丹人未来的太后啊,爽!

    在叶晓兰的服侍下,李中易洗过手,整理了衣冠,逍遥自在的钻出车厢,神清气爽的站到了地面上。

    李中易背着手,踱了两步,抬头却见李云潇站在百米之外,便招手将他唤道身前,笑眯眯的问他:“堡墙轰垮了?”

    “回爷,一共发了三十炮,瞄手终于找到了集中轰击一处的诀窍,您看那边,已经坍塌了。”李云潇转身指着堡墙,笑得合不拢嘴。

    李中易点点头,又问李云潇:“可有发现堡外的暗道?”

    李云潇嘿嘿一笑,禀道:“您真是料敌如神,距此堡六里外的一片树林里,果有暗道出口。包括此堡的主人,以及家眷们,一体成擒,没有逃掉一个。”

    “哈哈,传我的军令,骑军原地休整戒备,步军攻入堡内,务必抄得一干二净。”李中易摆了摆手,按照往常的惯例,开始抄家进行时。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