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尽管的地位日益增高,权柄越来越重,但是,这么些年以来,李中易却极少发脾气。

    在李府下人们的眼里,李中易是个好性子的家主,只要不是犯了家规,没谁会平白无故的挨打受骂。

    李府上上下下几百号仆人、奴婢或是粗使婆子们,都吃得饱穿得暖,月例亦极为丰厚。

    别的且不去说它,单单是竹娘身边的红装女兵们,就深有体会的认为:在楚国公府上,她们活得更有尊严!

    女兵,在这个男极尊女至卑的时代,其实是个畸形且尴尬的存在。

    李中易非但不歧视女兵,反而比折赛花更重视女兵,他身边最贴身的侍卫,几乎全是竹娘亲手训练出来的女兵。除了,特许带刀携弓入内宅的杨小乙之外。

    折赛花身边的女兵,也安排了各自的等级,以方便临阵时的顺利指挥,但那都是私下里的授受,上不得正式的官面。

    在李家军的条例之中,关于女兵的地位问题,专门有一章作出了明确的规定:临阵杀敌,论功授官阶及薪俸。

    虽然,到目前为止,女兵之中还无人被授予官职。开什么玩笑,贴身保护李中易的女兵都上战场了,除非是外围的近卫军都死绝了!

    但是,在军规森严的军中,只要有了条例上的明文规定,也就意味着,女兵们个个都有出人头地的希望。

    从隋朝开始,科举出仕,给了全天下的寒门士子们,一个相对公平竞争作官的机会。同理,李家军中的女兵们,也都有了盼头。

    这人呐,最怕的就是没有了盼头!

    竹娘得知李中易勃然大怒,居然打了韩湘兰之后,不由眨了眨眼,苦思苦想了一番,却始终想不起来,李中易上一次发这么大的火,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即使暂时还不知道详情,以竹娘对李中易脾气的了解,她琢磨着,八成是最近神思有些恍惚的韩湘兰犯了错,然后撞上了李中易的枪口,被迁怒了。

    自从,沉船海难事件发生之后,李中易的情绪就异常低落。尽管,李中易一直没说什么,但竹娘心里明白,男人心里憋着火却发泄不出来,再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事情了。

    如今,韩湘兰挨了打,竹娘反而长长的松了口气,终于还是发泄出来了,好极,妙极!

    至于,倒了血霉的韩湘兰,竹娘其实一点都不同情她。不就是,叶晓兰生了个有资格继承家业的男娃,而韩湘兰却生的是个只能像水一样泼出去的女儿么,至于成日里胡思乱想么?

    这韩湘兰也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钻进牛角尖里,再也爬不出来了。

    竹娘以前只是个纯粹的女将,随在李中易身边这么久了,她也多少明白了些政治上的事儿。

    到目前为止,李中易也没超过三十而立的岁数,可谓是春秋鼎盛。李中易的身子骨好不好,他身边的女人们,个个都很清楚,竹娘自然也不例外。

    竹娘侍寝的时候,一夜被欺负两三回,不过是家常便饭罢了。若是男人性起了,五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只是男人比较惜身,极少那么放纵自己罢了。

    李中易领兵出外的时候,后宅那些琐碎的事务,照例由竹娘统管。竹娘虽然不怎么待见韩湘兰,毕竟同为李中易的女人,彼此互称姊妹的关系,竹娘倒也不好装聋作哑。

    不过,竹娘也没在韩湘兰挨打后的第一时间上门去探望。女儿家的面子薄,韩湘兰更是个好面子的幽州权宦贵女,竹娘若是去得太早,当面撞破了韩湘兰凄苦倒霉的惨样,好心的探视反而容易变作是驴肝肺。

    在后宅之中,与其做了好事反而遭恨,不如索性装糊涂,这是竹娘自己的深刻体会!

    “娘子,爷去了西院那边。”贴身侍婢香莲刚从外边回来,就向竹娘禀报了李中易的动向。

    西院?是了,那里正是关押萧绰的所在,李中易只怕是想看一看所谓的契丹第一美人儿,究竟是个啥样子吧?

    竹娘蹙紧眉头,细细的想了一阵子,忽然笑道:“咱们的那位爷,不是个急色的。”

    别人可能看不出来,一直于征途中掌家的竹娘却是心中有数,容貌犹胜折赛花何止数筹的李七娘,虽然经常侍寝,却依然是个黄花大闺女,至今尚未破身。

    香莲嘟起红唇,犹豫了片刻,终究仗着和竹娘情分不同一般,小声嘀咕说:“娘子,爷不去看望一下韩娘子也就罢了,来此地的第一日,怎么能不歇在您这儿呢?”

    竹娘哑然一笑,小丫头香莲这是在替她打抱不平呢,忠心着实可嘉。

    只是,男人虽然一直宠着竹娘,却毕竟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男人,有些事儿啊,没法子去争,只当没看见也就是了。

    “小蹄子,你还真长大了,居然知道替我争男人了。”竹娘似笑非笑的望着香莲,清冽的眸光中蕴藏着几许冷意。

    原本还欲再劝的香莲,察觉到情况不对劲,吓得闭紧了小嘴,再不敢多嘴多舌。

    李中易确实去了西院,只因西院内,关着大名鼎鼎的少女时代的萧太后,也就是萧绰,小名燕燕。

    在辽史上,结束契丹内乱,并且带领契丹国走向中兴的萧太后,其历史地位直逼大唐的武则天。

    传说中,貌美如花,却又心恨手毒、阴险狡诈似千年妖狐的萧太后,居然被奚王萧天应拱手送给到了榆关,这完全出乎于李中易的意料之外。

    李中易踏入西院门的时候,情不自禁的摸了摸鼻子,一直缠绕在心头谜底,也终于有了答案:他的好色之名,竟然远播至东京道的奚族,不仅传入了萧天应的耳内,并且起到了意想不到的“良好”效果。

    既然未来的萧太后是个厉害的狠角色,李中易觉得太早见面,反而容易落了下乘。

    于是,西院左厢门前的四名佩剑侍婢,被李中易抬手招到身前。

    李中易低声嘱咐了一阵子,四名佩剑侍婢不约而同的粉颊飘红,羞涩难当的不敢抬头看他。

    “先饿她三天,只是不断了食水即可。”李中易迈步朝外面走去,忽然想起一事,扭头又叮嘱了一番,“毋使自杀。”

    人,其实挺耐饿的。三天不吃饭,也不过是身体异常虚弱罢了,并不至于饿死人。

    但是,如果三天不喝水,体质较差的女性、老人或是小孩子,则会因身体严重缺水,导致虚脱而亡。

    随着李中易的一声令下,云集于榆关的李家大军,获得了宝贵的三天休假时间。

    大军从海上北进,虽然时间并不长,可是,晕船的毕竟不在少数。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这弓弦绷得太紧了,绝非好事。

    劳逸结合,才是正道理!

    大军可以休息,可是,参议司的参议们以及李中易这个主帅,却是无法得闲,忙得连轴转。

    经过这么多年的磨合下来,参议司已经站稳了军令指挥系统的枢纽位置,获得了众将们的一致认可。

    屋外阳光明媚,室内寂静无声,李中易单手托在腮下,斜歪在书桌上,闭目养神。他一直琢磨着,作为军政枢纽的枢密院和兵部,是不是也应该换个名目,闪亮的登场了呢?

    如今的李家军中,军政事务其实并无具体的部门主管,其权力被镇抚、军法以及军事主官这三方所分隔管辖。

    在块块的这个部分,军政系统运转得还算是比较良好,大批寒门出身的中低级军官,被从基层提拔了上来。

    可是,在李家军的中枢系统内部,却没有专门负责军政事务的主官及其部门。这主要是李中易长期待在军营之中,从高级军官开始,到都头一级的基层军官,情况大多掌握于心,不至于被蒙蔽了去。

    可是,随着兵马越来越多,李中易如果继续事必躬亲下去,迟早会被累死。

    这么一来,负责考察中下级军官的专责部门,就越来越被提上议事日程。

    受限于地位的束缚,李家军的军政部门显然不可能被称作枢密院,或是兵部。

    李中易想到这里,提笔在纸上写下了两个字:总政,他盯着这两个字看了许久,忽然笑了,随即提笔将总政二字涂成墨团,再也看不清楚。

    还是叫镇抚司吧,李中易放下笔的一瞬间,下定了决心。名字叫什么,其实还真没所谓,关键是考核任用中下级军官的职掌必须明确。

    李中易刚端起茶盏,小饮了半口,就听门外传来通禀的女声,“回爷,西院来人禀道,那位萧娘子饿晕了过去。”

    嗯哼,刚好三天,就饿晕了,看来那位未来的萧太后,哪怕有万丈火气,也总该降了一些吧?

    李中易随即把西院的女管事叫了来,嘱咐了几句,命她熬那种稀得竖不起筷子的粥,略微加点盐和肉末,喂给萧绰吃。

    “一日只喂一顿,每顿一小碗。”李中易摸着下巴,将目光投向窗外,目光深邃已极。

    嘿嘿,萧燕燕童鞋,饿得脑袋发昏,反应不再灵活自如,看你还如何狡计百出?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