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最近一段日子,南唐的司徒周宗,心情非常不错。自从,周家的嫡出大娘子周宪,嫁给了吴王李从嘉之后,周家再次与豪门订了亲。

    经过一番私下里的运作,周家的嫡次女周嘉敏,与枢密副使唐镐家的嫡次子唐明安,订下了婚约。

    按照道理来说,周嘉敏尚未及竿,周宗不需要这么早就替她订亲。

    可是,那日李从嘉来府上作客,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抚琴的周嘉敏看,连茶汤溢出滴落到了袍袖上,都不自知。

    周宗便知道,大事不妙,心里格外的慌乱。周嘉敏其实是订过亲的,对方是北边大周的第一藩镇,兵强马壮的李中易。

    只是,柴荣赐婚长公主柴玉娘给李中易之后,显然是李中易毁了婚约在先。周宗自然是另有打算了,总不能让堂堂司徒家的嫡女,予人作妾吧?

    李中易曾经派人南来传话,周嘉敏的亲事,周家不得擅专。

    因为,南唐在江淮战败之后,向大周称了臣,由中主李璟退皇帝之位,自贬为国主。从现实利益而言,周宗为了留下退步之阶,也不乐意把李中易得罪死了。他虽然没有答应李中易的非分要求,却也没替周嘉敏订亲,算是勉强捏着鼻子认了。

    只是,随着柴荣驾崩之后,大周朝廷越来越不待见李中易,想方设法的支出去,远离开封城。

    这么一来,周宗的心思也就跟着活泛起来,再加上,李从嘉对周嘉敏明显的觊觎之心,周宗索性玩了一出快刀斩乱麻,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将周嘉敏许给了唐明安。

    周宗是个心明眼亮之人,他的大女儿已经是李从嘉的正室王妃了,万一小女儿又和李从嘉有了不良的瓜葛,到头来只能给李从嘉作侧室,也就是妾。

    周家的两个嫡女,共侍一夫,还是正室和侧室的关系,这绝对不符合周氏宗族的根本利益。周宗只要一念及此,必会头皮发麻,原因其实很简单。

    妻妾之间相处,必会争宠,到时候,周家是帮着周宪收拾了周嘉敏呢,还是支持周嘉敏灭了周宪的正室威风?

    这简直是一笔糊涂帐,后果不堪设想,传出去必定是个有损家声的大笑话。

    周宗想通了这一层关系后,整夜整夜的无法安寝,不过半月的工夫,原本花白的头发,竟至于全白。

    从那时起,周宗便将周嘉敏禁了足,并暗中谋划着她的亲事。

    恰好在此时,枢密副使唐镐的夫人,看上了门第高贵且娇美似仙女的周嘉敏,托了鸿胪寺卿上门提前。

    周宗不禁喜出望外,略微装腔作势了一番之后,便答应了唐家的提亲。只是,鉴于周嘉敏今年方满十三岁而已,不说尚未及竿,连天葵都还没来,肯定不可能马上成亲。

    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唐家答应了周宗的要求,先订亲下聘,等周嘉敏满了十六岁,再正式成亲。

    今日个,是周宗五十三岁的散生辰,大女儿吴王妃周宪,早早的打发来人来禀了周宗,她今日要回家来替老父祝寿。

    周宗丝毫也不想让李从嘉再见到周嘉敏,有心不答应,却架不住周宪的一番思亲念恩之情,也只得勉强点了头。

    尽管,周宗很不乐意让李从嘉登门,但是,堂堂亲王亲自过府替臣下祝寿,这既是每年的惯例,也是周家难得的露脸机会。无论怎么说,周宗都没有不让李从嘉登门的道理。

    既然挡不住李从嘉登门,周宗只得想办法,让周嘉敏继续禁足,以免擦枪走火,闹出J情四射的大笑话。

    周宗的老妻早亡,此后的几十年里,他都未再娶,膝下也就两个嫡女一个庶子。他是既当爹又当娘,好容易把闺女们拉扯大了,实在是不容易啊。

    周宗正想着心事,门上来人禀报,“老太公,大姑爷和大娘子已经到了府门前。”

    贵客临门,周宗自然不敢怠慢了,收拾整理了一下衣冠,便搀着一名贴身侍婢的手,快步往正门口走去。

    等出了二门时,周宗这才有些恍然,寿宴定的是晚上,这还没到晌午呢,李从嘉便来了。

    周宗猛的停下脚步,吩咐身边的大丫环:“二娘子染了风寒,多叫几个丫鬟婆子,去那边伺候着。”

    那大丫环一下子楞住了,二娘子今日个早上还好好的,这才多大点工夫,怎么就染上了风寒呢?

    周宗见大丫环一副呆头鹅的傻样,气就不打一处来,厉声喝道:“还楞着干什么?若是伺候不好,让二娘子出门吹了风,你们这些贱婢,全都打杀了。”

    那大丫环很少见周宗发这么大的火,吓得大气都不敢喘半口,掉头就跑。

    安顿好了周嘉敏,周宗这才稍稍安心下来,换上一副高兴的笑颜,到大门外迎了女儿女婿进门。

    李从嘉进门之后,没看见周嘉敏露面,心里便奇了怪。只是,他这个姊夫的,怎么好意思当着老丈人的面,询问小姨妹的情况呢?

    周宪给父亲行过礼后,没见妹妹在场,别奇怪的问周宗:“幺妹呢?怎么没见她?”

    李从嘉就着周宪这一问,他赶紧竖起耳朵,仔细听周宗的回复。

    周宗没有马上回答周宪,而是捋了捋白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眼神的余光却把李从嘉那格外关注的模样,尽收眼底。

    哼,果然是冤孽,周宗心里窝着火,不好对李从嘉撒气,便重重的叹了口气,解释说:“你幺妹染上了重风寒,怕过了病气,叫她在屋里好好的养着。”

    果然,周宗从李从嘉的脸上,找到了浓郁的失望之色,他心里头更不是个滋味了。

    混帐东西,娶了貌美如花的姊姊,居然又惦记上了天仙般的幺妹,简直是禽兽不如!

    原本,周宗对李从嘉的印象还算不错,他觉得李从嘉虽然文气重了些,毕竟才华横溢,出口成章,得此佳婿倒也颇有些满意。

    只是,李从嘉竟然惦记上了妻妹,其心实在是可诛!

    周宗只作没看穿李从嘉心事的样子,把二人领进了西花厅,翁婿二人一边茶叙,一边闲聊琐碎之事。

    周宪和周嘉敏,乃是一母同胞姊妹,既然妹妹病了,她本欲前去探望。无奈何,周宗借口风寒会过人的,死活不许周宪去寻妹妹。

    在这个时代,风寒可是足以要人命的重症,而且,世人皆言,风寒会传染。

    风寒,也就是现代的感冒,也确实有一定的概率传染,然而,却绝无可能通过空气传染他人。

    一家人正在闲话之时,宫里忽然派了中使来了,周宗赶紧命人准备香案接诏。

    中主李璟听说了周宗过生辰的事,念及老臣劳苦功高,索性下了诏,升周宗为太傅。

    南唐承唐朝之制,太傅属于最顶级的加衔,位列三公之一,令整个周家都格外的荣耀。

    一时间,周家大宅之中,欢声笑语不断,热闹非凡。

    满宅子的人都跟着高兴,周宗冷眼旁观之下,却发现李从嘉有些心不在焉,竟然错拿了周宪的茶盏。

    周宗越发觉得恼怒,只是碍于李从嘉是当今国主最宠爱的亲儿子,根本无法发作罢了。

    因是散生辰,周宗一向又是低调的性子,除了血缘很近的宗族亲戚之外,没请一个外人来贺。

    但是,李从嘉到来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有些人不请自来,比如说,周宗的那位亲家,枢密副使唐镐。

    听说唐镐突然来贺的消息,周宗楞了半晌,紧接着意识到,他的这位亲家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于贺寿吧?

    这时,原本死活不肯走的李从嘉,突然起身告辞,“岳丈,小婿尚有功课未完成,明儿个父皇很可能查阅,就先告辞了。”

    周宗眨了眨眼,马上意识到了,李从嘉这是想要避嫌,免得给人扣上一个交通朝廷重臣的大帽子。

    身为皇子,暗中勾结朝廷重臣,哪怕是当今国主再喜欢李从嘉,也无法容忍。

    原本一直很恼火的周宗,见李从嘉如此的识趣懂大局,心头憋着火苗子,不由略微低落许多。

    李从嘉如果顺利的登上了皇位,大娘子周宪那就是皇后了,周家也就是响当当的外戚,又可保几十年富贵和融化不衰。

    站在周宗的立场之上,对于李从嘉的继承大统,自然是抱着乐观其成的态度。

    “好,老夫送送你们。”周宗几乎是皱个眉头的工夫,就想清楚了其中的关碍,也不挽留李从嘉,直接将女儿和女婿送出了大门外。

    唐镐此来,原本是想和李从嘉暗中搭上线,以便将来在新君的面前留个好印象。

    谁曾想,周宗竟然把李从嘉送走了,一旁干站着的唐镐,急得直冒汗,却也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吴王夫妇登车远去。

    等李从嘉的车队不见了踪影后,周宗含笑和唐镐打招呼,“亲家公来得真是不巧,吴王殿下和小女有要事离开,实在是失礼了。请请请,请里边上座。”

    唐镐尽管心头不悦,却也不敢得罪新任的太傅,只得拱手陪着笑脸说:“哪里,那里,是唐某思虑不周,冒昧前来,唐突了太傅。”

    “亲家这是说的哪里话来,请,请,请……”周宗只当没看见扭头远眺的小动作,亲热的拉着唐镐的手,并肩进了周宅。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