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东京开封府。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之时,安乐侯杜成化装成府里下人的模样,只带了最心腹的大管家杜年,二个人悄悄的溜出了侯府的侧门,不大的工夫,便消逝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穿过几条街道之后,杜年招手叫了一辆牛车,故意砍了一个寻常的车价,这才扶着换上寻常客商衣衫的杜成上了牛车。

    安乐侯府就算是再落泊,杜年这个侯府里的大管家,迎来送往的人面极广,为了保密起见,他也跟着杜成一起钻进了车厢。

    牛车缓缓起步,再着杜成主仆二人,七弯八拐的几乎穿过大半个开封城,最终停在了一间小茶楼的门前。

    杜年率先下车,仔细的打量了茶楼一番,这时,茶博士笑容可掬的迎上前来,点头哈腰的说:“这位客官,鄙店新到的团龙茶,香甜可口,包您满意。”

    “刘大官人订的座,可曾留着?”杜成没理会茶博士的夸大其词,直接说出了事先约好的暗号。

    茶博士深深的看了眼杜年,脸不变色心不跳的哈着腰说:“不瞒这位大官人说,刘大官人今儿个倒不曾订座,不过,靠窗的甲号座倒一直空着。”

    杜年抿了抿嘴唇,暗号对上了,一个字不错,便仰起下巴吩咐说:“等着,我去请东家下车。”这才转身凑到车窗跟前,小声把消息禀报给了杜成。

    杜成慢慢腾腾的爬下牛车后,杜年扶着他,在茶博士殷勤的招待下,沿着楼梯上了二楼。不过,茶博士并没有把他们带去靠窗的座,而是直接领进了用门帘遮掩着的后厢。

    令杜成主仆没想到的是,茶博士领着他们进了后厢之后,并未稍停留,便又顺着门后的窄梯下到了院子里。

    尽管茶博士整得很复杂,杜成那颗原本忐忑不安的心,反而越来越安稳,今晚会见那人的事,越隐秘越好,越少人知道杜家也就越安全。

    茶博士领着杜成主仆二人,穿过院子,拐进了一座月亮门内,在一间看似柴房的门前停了下来。

    “大官人就在里边,二位直接进去吧。”茶博士说完这句话,走到紧闭的门边,轻轻的叩了叩门框,“他们来了。”

    杜成主仆彼此对视了一眼,杜年十分知机的抢先一步,伸手推开了房门。室内的光线十分昏暗,杜年闭上双眼,定了定心神,这才睁眼看去,却见那位老熟人就站在一大堆柴禾的前边,正笑吟吟的望着他。

    “东家,大官人在里边,小的就在外边候着,您随时吩咐。”杜年说罢,退到一旁,把杜成让进了柴房内。

    等杜成进屋子后,杜年拱手行了礼,返身出了柴房,反手带上房门,眼睛不眨的守在门前。

    “小人见过大官人。”

    “哎呀,不敢当贵人如此大礼,请起,快快请起……”

    门外的杜年听见里屋的寒暄声,却扭过头去,只当没听见的。堂堂杜太贵妃宫里的内侍副都知康泽,私自出宫和安乐侯密会,只要走漏了消息,便是泼天大祸临头!

    杜年听得真切,杜成刻意没说出康泽的官衔,而以贵人代之,显然是考虑到了保密的需要。

    杜成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不善于做官,却毕竟走南闯北多年,行商的足迹遍及大江南北。通俗点说,杜成虽然没有治国平天下的大智慧,却有偷奸耍滑大捞黑心钱的小智慧。

    柴房内,除了柴堆之外,再无旁物。值此关键时刻,在此地多待一刻钟,别多一分风险,杜成和康泽都顾不得柴房的粗陋,索性站着说话。

    “大官人,那人欺我家主人太甚,且不说当众殴打我家主人,甚至肆无忌惮的克扣小主人的日常用度。”康泽重重的叹了口气,恨声道,“老郎君尸骨未寒,那人便急不可耐的下此狠手,将来,待那小东西长大成了人,坐稳了位置,那还了得?常言说得好,可杀不可辱。我家主人说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和那人拼个鱼死书包网.bookbao2破。”

    杜成自然明白,康泽口中所言的那人,便是当今皇太后符氏。至于,康泽的主人,便是杜太贵妃,小主人则是曹王熙让。

    只是,皇太后符氏背靠着魏王符彦卿的势,文有范质相助,武有韩通、赵匡胤效忠,权势可谓是滔天。

    想到这里,杜成不由一阵头皮发麻,颤声问康泽:“你家主人有何吩咐?”

    康泽凑到杜成的耳旁,小声说:“老郎君临走之前,我家主人一直伺候在身侧,顺势偷拿了一份空白的手诏。”

    “啊……”杜成不由大惊失色,脑袋里嗡的一声,整个人彻底被吓懵了,两条腿禁不住抖成了筛糠一般。

    杜成作梦也没有料到,他亲手养大的闺女,竟然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偷拿柴荣的空白手诏。

    “大官人,您又不是不知道,老郎君临去之前,一直冷着那人,却是最宠我家主人?”

    康泽十分不待见杜成胆小怕事的猥琐样儿,然而,杜太贵妃在开封城中并无任何根基,除了亲爹安乐侯杜成之外,这种捅破天的大事,还能信得过谁呢?

    杜成满脑子的浆糊,却也知道厉害,强打起精神,颤声道:“那倒也是。”

    “大官人,我家主人也知道您的难处,咱们实力太小了。只是,那人虽然势大难制,唯有现在东海那边的那一位,却是她的大克星。”康泽恨不得拍碎杜成的脑袋瓜子,想看看这副猪脑子究竟为何这么笨呢?

    但是,久居大内深宫的康泽,却比谁都明白,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此事不靠安乐侯父子鼎力相助,就再无人会去管督太贵妃的死活了。

    以前,山陵未崩之时,杜太贵妃格外受宠,连带着康泽这个副都知,简直可以在宫里横着走路。

    谁曾想,先帝尸骨未寒,康泽就由御前的大红人,变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旁人上来踩康泽几脚,倒也罢了。最可恨的是,就连康泽亲手带出来的干儿子,竟然暗中向符太后告密,害他挨了几十杖,被打得皮开肉绽不说,他这些年暗中收受的无数银钱,也都被抄检一空。

    宫中的内侍,自从被割了那玩意之后,人生的乐趣,便只剩下了权势和银钱。

    被打昏过去的那一瞬间,康泽暗暗发誓,只要有机会,一定彻彻底底的报复回去。

    “大官人,我家主人非常体谅您的难处,您和大兄手上没有一兵半卒,朝中又无重臣护佑,绝不能轻举妄动。”

    康泽早就看清楚了杜成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是让举旗谋反,只怕是当场就给吓瘫了。

    杜成听进去了,绝不可轻举妄动,不过,接下来康泽的一席话,倒让他吓得肝儿颤。

    “我家主人说了,大官人您只需要派几名心腹,假借名头去东边寻了那人。那人聪明绝顶,只要拿了宝贝,必然知道该怎么做的。”康泽警惕的扫视了柴房一周,凑到杜成的耳旁,小声说:“一旦事成,主任和少主人只求一道观,每月赏些银米即可。”

    杜成就算是再蠢,也知道好象事情不对呀,敢情,他豁出性命去,竟是为了他人做嫁衣?

    康泽见不得杜成的蠢样,只得暗暗咬紧牙关,轻声解释说:“我家主人卖了这么大一个人情给东边的那人,到时候,只要对外宣称小主人薨了,再寻一个那人眼皮子底下的道观住着,过个十来年,等那人椅子坐稳了,我家小主人也就可以娶妻生子传宗接代了。”

    直到康泽把话说透了,杜成这才恍然大悟,敢情,他的好闺女压根就没惦记着那把至高无上的龙椅。

    经过康泽的提醒,杜成已经彻底了解了女儿杜太贵妃的想法,虽然也有风险,却总比成天挨打受骂,生不如死要强上许多。

    实际上,就算杜成再蠢,也清楚的知道:一旦等符太后坐稳了江山,原本就是眼中钉肉中刺的杜太贵妃和曹王熙让,绝对没有好下场。

    到那个时候,宫里宫外全是符太后的人,想捏死杜太贵妃和曹王熙让,简直易如反掌,不费吹灰之力。

    与其将来等死,不如索性给李中易送去一份大礼,然后把蕲王熙诲推上那把椅子上去替死。

    以杜成的脑袋瓜子,根本想不出这么精妙绝伦的谋算,康泽却是心如明镜。

    杜太贵妃的娘家不给力,根本不可能支撑曹王熙坐稳龙椅,而且,李中易借助于先帝手诏的号召力,拿下了江山之后,多半会学曹孟德的旧例,暂时拥立先帝的某个儿子,等时机成熟了,再篡而杀之。

    远的且不去说他,前朝的唐太祖李渊就是这么干的,他拿下长安后,假腥腥的立杨广的孙子,代王杨侑为帝。

    等隋炀帝被杀之后,李渊果断翻脸,先是逼迫杨侑退位,然后派人杀了小皇帝。

    杜成被吓得够呛,反而没起初那么怕了,他满腹狐疑的问康泽:“若是东边那人不打算遵守承诺呢?”

    康泽暗暗点头,杜成虽然愚蠢似猪,总算还是开了点窍,问到了要害所在。

    “实际上,这么,这么着……”康泽极小声的解释了一番,总算是打消了杜成的顾虑。

    杜成一想到他的亲生闺女,竟然留着令人意想不到的后招,而且成功的机率非常之大,也就把一直悬着那颗心,重新放回了肚内。

    诸事商量妥当之后,为了不引人怀疑,康泽郑重其事的把空白手诏交到杜成手上之后,行色匆匆的先一步离开了柴房。

    杜成将手诏塞进了袖内,反复的摸索了好几遍,确认不会丢了,这才拉开柴房的门,走到院中。

    见杜年满是担忧的望着自己,杜成露出苦涩的笑容,恨声道:“翰儿是我的独子,竟然叫人打碎了命根子,哼,我虽懦弱无能,却也没啥可怕的了。狗急了还会跳墙呢,谁教我杜家从此断子绝孙,我也要那人尝一尝国破身死的滋味。”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在茶博士的指引下,杜成和杜年从茶楼的后门溜了出去,不大的工夫,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你今晚便搭船东去,务必早日找着那人,代我把贵人的意思说清楚即可。”杜成担心回府之后,容易走漏了风声,索性寻了个暗处,将装有空白手诏的小密匣交到杜年的手上,并塞给他一张小纸条,叮嘱说,“这是那阉人给的藏钱地点,你自去取了,当作路上的盘缠。”

    和杜成不同,杜年这个侯府的大总管,早年间一直帮着杜家经商。等杜成封侯之后,又是他出面打理各种人际关系,面临如此大事,由不得他不多想好几层。

    “主人,上边一直防备着东边,我若是就这么带着密匣乘船上路,只怕各地巡查的官军……”杜年的一席话,顿时点醒了杜成,将他立即吓出了一身冷汗。

    “哎,我真是安逸日子过惯了,也老糊涂了,险些误了大事。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咱们坐下来,细细的商议一番。”杜成暗暗庆幸不已,幸好他当年多长了个心眼,在开封郊外暗中开了一家小商铺,用于走暗帐逃税之用。

    康泽刚回到宫门口,就见内侍省副都知孟遥,正皮笑肉不笑的盯着他。

    “康都知,您这是干嘛去了呀?”孟遥装模作样的拱了拱手,面上很客气,骨子却是令人浑身发冷的质疑。

    康泽拱手还了礼,故意叹了口气说:“回孟公,今日个是长春观的祭天祈福法会盛典,杜太贵妃命小人去添了香油钱。”

    孟遥是康泽的顶头上司,以前,杜太贵妃得宠的时候,这小子和康泽一直称兄道弟,热络的不得了。

    谁料,先帝驾崩之后,符太后掌了权,一切都被颠倒了过来,康泽倒成了乖孙子,被孟遥死死的踩在脚底下,完全不当人看。

    “宫里最近老丢东西,上边传下话来,必须严查门禁。”孟遥仰起下巴,轻蔑的瞥了眼龟孙子似的康泽,厉声喝道,“来人,给我仔细的搜,连根头发丝都不许放过。”

    康泽心下大恨,孟遥这显然是在公报私仇,故意削他的脸面。无奈何,今日已经不同于往昔,康泽只得任由孟遥欺辱,哪怕是打掉了牙齿,也必须和血一起吞下肚内。

    PS:凌晨两点多了,万字终于更完,求赏几张月票鼓励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