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家里的几个女人都怀了身孕,关系到子嗣的大问题,李中易也不敢马虎大意。带人去南唐抢蛾皇和女英的行动,被推迟到了几个月后。

    由于,李中易随身没有带上接生的工具,这就必须提前准备下来了。

    消毒用的蒸馏酒精,产房杀菌用的陈醋,墙角需要洒遍的石灰,剪脐带用的剪刀,特制的挂腿架,止血钳,生产台等等一应物品,都需要重新打造。

    好在,李中易随身带了针灸用的银针,倒不担心关键时刻,到处找银针。

    李中易打心眼里喜欢李七娘,他折腾这些东西的时候,也不怕什么忌讳,堂而皇之把她就带在身旁。

    李七娘住在后宅内,长达一个多月,依然还是黄花大闺女,她必须承认,她在李中易的心里,的确占有一份极重的地位。

    外传好色,也确实好色的李中易,居然一直让李七娘保持着完璧之身,这确实是对李七娘极大的尊重。

    人活一口气,佛争一柱香!

    不管李中易以后会不会变心,反正,现在的李七娘沉浸在了热恋之中,完全无法自拔。

    “七娘,喏,这就是每个女人将来都用得着的物件。”李中易不怀好意的把李七娘领到搭腿架前边,故意没解释各个部件的用途。

    李七娘再聪明,也毕竟是闺阁处子,她哪里知道,面前这个架子,其实是孕妇临产时,搁腿的架子呢?

    见李七娘一脸的懵懂,李中易故意凑到她的耳边,诡笑连连的嘀咕了一阵。

    “哎呀……要死了……”李七娘听清楚摆腿架的用途,当场差点羞晕了过去,情急之下,抬手就打。

    李中易左遮右挡,实在被打怕了,索性拦腰把李七娘死死的搂进怀中,动情的唤道:“七娘……”

    李七娘挣了几下,没挣脱,心想反正早晚是他的人,也就随李中易搂着她。

    李中易搂紧李七娘,静静的嗅着她发间的苊子花香,美人儿拥在怀,他却史无前例的没有邪念。

    李七娘的羞涩难当的不吱声,见李中易一直这么搂着她,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她不由大大的松了口气,紧绷的情绪也随着慢慢放松了下来。

    谁料,李中易竟然抬手勾住她那精巧的下巴,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狠狠的吻上了她的芳唇。

    “唔。”李七娘哪经历过这种风*流阵仗,羞恼之余,不由奋力的推挡李中易。

    可惜的是,李中易一朝得手,那肯轻易罢休?推着推着,李七娘便被别样的销魂滋味,给熏昏了头,手足无措的任由李中易亲吻吸吮。

    本就是有情人,又朝夕相处的腻在一块儿,李中易纵意花丛的厉害手段,李七娘这个小处子,只要被沾了身,就根本抵挡不住。

    那一阵强似一阵的噬骨滋味,几乎在一瞬间,抽空了李七娘浑身的力气,软绵绵的瘫在了李中易的怀中。

    直到,李中易的魔爪不由自主的抚上了峰峦,李七娘这才猛然一惊,低低的哀求道:“别,别这样,奴家,奴家好怕……”

    情人之间的斗争,往往就是从得寸进尺开始的,李中易睁眼说瞎话的哄骗李七娘,“亲亲,我太喜欢你了,我就只放在这里不动,真的不动,乖,听话啊……”

    没见过几个外男,更没谈过恋爱的李七娘,仿佛入了虎口的小白羊一般,就这么懵懂的丢失了峰峦之间的阵地。

    不过,当李中易想要探索胸怀的奥妙之时,遭到了李七娘的坚决抗拒,她死死的抓住李中易妄图肆虐的魔爪,哭着哀求道:“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好郎君……好李郎……好哥哥……饶了奴家这一遭吧……”

    李中易心下大乐,这妮子惟恐马上被破瓜,居然连好哥哥这种现代用语,都胡乱的迸了出来。

    闺阁之乐,莫过于女有情,男识趣!

    李中易也反正也不着急,实在是惹上了火,不还有郑氏那个荡妇救急么?

    缠绵了好一阵子,李中易这才罢手,李七娘暗暗松了口气,她听人说,破瓜会疼死人的,真的很害怕,倒不是拒绝和李中易亲热。

    过了几天,等李中易准备的生产工具,全都备齐之后,趁李七娘独浴的时候,他悄悄的摸了进去。

    这一次,李七娘不仅上身彻底的失守,就连女儿家最珍贵的那个啥,都被李中易摸了个遍。

    好在,紧要关头,李中易没有再进一步,急切的跑去冲了个冷水澡,方才平复了火焰。

    下午,李中易找了空子,去了郑氏那里,打算消消火。

    郑氏眉飞色舞的,变着花样的伺候着李中易,李中易七进七出,杀了个尽兴,这才仰面躺下,调笑道:“田太荒,老牛犁不动了。”

    郑氏抛了个媚眼,柔情似水的道:“爷,不是田太荒芜,而是奴家修炼了您曾经说过的,嘻嘻,吸星大法。”

    大名府,魏王府的后书房内。

    世子符昭远毕恭毕敬的站在父亲符彦卿的书桌前,抱拳小声禀道:“大人,太后娘娘来信了,指责幺娘子肆意妄为,居然敢逃婚……”

    符彦卿只是听着,却不插话,等符昭远说完之后,他才眯起两眼,问儿子:“你怎么看的?”

    符昭远犹豫着,没敢说实话,符彦卿笑了笑,摆着手说:“你我骨肉父子,又是在这密室之中,有何话不能摊开来直言?”

    符彦卿这话看似没啥,骨子里却在敲打符昭远,不要心思太重,世子之位都给了你,还待如何?

    “大人,以孩儿之见,幺娘子八成是心里有了那个铜臭……李无咎,只怕是跑去了海东。”符昭远的一席话,令符彦卿大为感慨,他的这个长子什么都好,就是心思重,手段狠辣,消息灵通。

    符彦卿捋着胡须,轻声一叹,说:“大郎啊,别看咱们家如今是烈火烹油之势,实际上,危机四伏,稍微有个闪失,便是身死族灭的险局。”

    符昭远明白父亲的担心,不由克制住内心的恐慌,安慰道:“大人,您的小外孙皇帝虽然年幼,可是,太后娘娘自幼聪慧,胆识过人。李无咎虽然兵强马壮,羽翼既成,毕竟朝廷占着绝对的上风,必不至于出大事的。”

    符彦卿沉吟良久,反问符昭远:“你真这么看?”微微摇头的模样,显是不信。

    “这……”符昭远结结巴巴的不敢说出真心话,这让符彦卿看了很不爽,当初就不该那么早就立了世子,如今就算他贵为小皇帝的外祖父,也没办法轻举妄动了。

    “大郎啊,你可知道,我为何想要把幺娘子嫁给赵匡义?”符彦卿气归气,道理还是要讲清楚的,免得符昭远稀里糊涂的就掉进了坑里。

    符昭远自己掉进坑里,自己死了也就算了,可怕的是,连累了整个魏王府。

    “孩儿以为,赵匡胤的手握兵权,值此动荡之秋,不管是太后娘娘,还是咱们家,都需要赵匡胤出死力相助。”符昭远倒不是真的笨蛋,只是,在符彦卿日积月累的威压之下,故意守拙罢了。

    符彦卿今年快六十了,世子符昭远也接近四十岁,魏王府的状况,明摆着就是世子已壮,父王却未薨,父子俩彼此戒备提防着,处境都难!

    俗话说得好,久病床前无孝子!

    放到眼下的局面,其实,符昭远也可以向天大声呐喊:这世间,有谁能够理解,三十世子做下来,是何等的痛苦滋味?

    小时候,符昭远无法危及符彦卿的权势和利益,父子俩倒是亲密无间,父慈子孝。

    随着时间的推移,符昭远一天天长大成人,甚至连嫡孙都有了,符彦卿却越活越年轻,越活越有滋味,在可以预见的十年内,恐怕没有薨逝的可能性。

    如果,符彦卿仅有符昭远这么一个儿子,符昭远也就没啥可以担心的了,就算符昭远不幸中道夭折了,他的儿子也可以顺利的接掌家业。

    可问题是,符彦卿越老越糊涂,世子都立了三十年了,他居然动了改立世子的心思,想把世袭的王位传给四郎符昭信。

    只要动了根本性的利益,哪怕是亲如父子的骨肉血脉,转眼间,也很可能成为死仇大敌。

    所以说,李中易一直想借鉴雍正首创的秘密建储制度,绝对不是拍脑袋的决策。

    雍正上位的整个过程,其实就是一部父子之间互相猜忌,骨肉相残的经典大戏,主角是康麻子和他那九个杰出的亲儿子。

    野猪皮立国二百多年,除了顺治登基和立太子无法自主之外,也就是康麻子被九子闹得丢了命,大位被篡。

    从雍正开始的野猪皮诸帝登基即位,虽然也有野史流传着各种风波,但就其斗争的激烈程度而言,远远低于顺治和康麻子时期。

    最出格的也就是道光那个小气鬼了,在立咸丰为皇太子的同时,居然册封鬼子六为恭亲王,这简直就是人为要制造家变的征兆嘛。

    果然,饱受咸丰打压的鬼子六,在咸丰惊慌失措的逃出北京城,驾崩于承德之后,和懿贵妃联起了手。

    叔嫂联手通过辛酉政变,快刀斩乱麻的解决了咸丰遗诏定下的权力格局,由肃六等军机大臣辅政,改为母后垂帘、恭亲王秉政。

    说实话,对于符昭远越来越频繁的小动作,符彦卿已经快到忍无可忍的地步,所以,他这才有意识把话挑明了的敲打一下,让符昭远收敛一些,免得出现父子相残的悲剧。

    实际上,如果换位思考一下,符昭远并没有干任何一件出格的事,但是,正应了国无二君,家无二主的大道理,只要父子相疑到了一定的程度,不管符昭远做什么,都会被视为侵犯了老王的利益。

    这个是无解的,除非有一方放弃掉到手的权益!

    符彦卿摇了摇头,失望的瞪着符昭远,叹息道:“大郎啊,你只看到了其一,却不知其二。我且问你,万一赵匡胤也不顶用呢?你想过没有,到那个时候,谁来维护咱们符家的权位和兵权?”

    符昭远一时间楞住了,他一直着和赵家结亲,图的就是联手击败李中易,巩固符家的第一外戚的权势。

    却不成想,符彦卿的一席话,却透露出了惊人的内幕:为了符家的根本利益,没有什么不可以舍弃的,包括宫里的符太后以及小皇帝。

    “大人,这恐怕不妥吧。”符昭远抑制住极度的心慌意乱,他做梦都没有料到,符彦卿竟会如此的心狠。

    “大郎啊,想当初,隋文帝杨坚,就是从嫡亲的女儿和嫡亲的小外孙手里,夺走了北周的大好江山。”符彦卿重重的一叹,厉声教训符昭远,“狡兔尚有三窟,何况咱们家大业大的魏王府呢?”

    “大郎啊,大娘子崩后,柴家皇帝为何要接着迎娶咱们符家女呢?”符彦卿痛心的望着符昭远,斥责道,“名门大世家,从来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比如说,三国时,诸葛家的三杰,就一分为三,诸葛亮跟了刘皇叔,诸葛瑾臣于孙权,诸葛诞则是曹阿瞒的信臣。另外,荀氏八龙,也是各为其主。”

    “就目前而言,既然你幺妹喜欢李中易,那就随她去吧。你亲自去开封,转告太后娘娘,就说咱们家的八娘子也到了说亲的时候了。如果还不懂的话,老夫只能遗憾的说,你根本就不配做符家的继承人。”符彦卿甩了袖子,怒气冲冲的走了。

    符昭远给撂在了原地,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心里别提是个啥滋味了。

    符家的小娘子,排行不以年龄为序,而是嫡女和庶女们,各有排行。符八娘,熟悉符家内情的人,只要一听这个名儿,便知道必是庶女。

    符昭远心想,父王恐怕是老糊涂了,把嫡女许给李中易作妾,庶女嫁给赵匡义为正室,这哪里是想结亲,简直是在拉仇恨啊。

    只可惜,符昭远还仅仅只是魏王府的世子罢了,根本没有拍板做出决策的权力。

    “来人,告诉世子夫人一声,让她准备好上京的物品,我今晚就动身。”符昭远叹了口气,胳膊终究是拗不过大腿的,面对脑子有些不太清醒的老父亲,符昭远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等到了开封,听听符太后的意见,再做进一步的打算。

    当天晚上,符昭远禀过符彦卿后,便匆匆的带着护卫上了路。谁都没有料到,他这一去,竟然在朝堂内外,掀起了一场惊天动地的轩然大波。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