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晚膳时分,歪在榻上假装的李七娘,忽然听见门外的动静,“爷万福!”

    李七娘雪白粉嫩的俏脸,不由自主的晕红一片,那个她真心喜欢的男人,他,他,他,来了!

    初次听见李中易这个名字的时候,是李中易一征高丽大获全胜之后,饱读诗的李七娘心想,这应该是自晚唐以降,本朝外战灭国的的第一役吧?

    由于开封城中的权贵之家,都喜欢使用乖顺美貌的高丽婢,水涨船自高,李琼也不甘示弱的买了两名高丽婢来,都给了李七娘。

    李七娘心里明白,凡事就怕攀比,别家小娘子身边有高丽婢,她却没有,岂不堕了郡王府的声威。

    再后来,李琼打了大败仗,如果不是李中易暗中帮着缓颊,郡王府早就坏了事!

    但是,就算是李中易有大恩郡王府,当李琼想送李七娘给李中易作妾的时候,李七娘毫不犹豫的断然予以拒绝。

    只是,拗不过母亲的整日哭泣,身体一天天的垮下去了,李七娘哀莫大于心死的点头同意去作妾。

    谁曾想,久有好色之名的李中易,并且早知道“京城四美”之中有李七娘的一个位置,却想也没想的拒绝了这次联姻。

    读过无数诗的李七娘,心里一片透明,只怕是外界对李中易的传言有误!

    当李中易临危受命,领兵北上抗击契丹人南下的时候,李七娘出于感激之情,一直留心战事,希望李中易早日平安归来。

    等到李七娘在祖父房门外,听说李中易可能兵败身死的时候,她也不知道怎么事,居然惊呆了,失态的摔了手里的茶盘。

    契丹四万精锐被全歼,耶律休哥这位第一名将被赶出大周国境,唉,她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李中易这个色鬼的呢?李七娘一时痴在了榻上,完全想不起来了。

    她只知道,每当听见李中易面临危机的时候,她的一颗芳心,便跳得特别厉害,抽抽的疼,整晚整晚的睡不着。

    李中易进门之后,看见李七娘懒洋洋的歪在榻上,并未起身迎接他的到来,他不由翘起嘴角,微微一笑。

    老李家的规矩大,家法军法森严,李中易又是家主,走到哪里都有人行礼。只是,就和喜欢吃香蕉的人一样,顿顿吃,也会吃腻。

    郡王府的嫡孙女,京城四美之一,礼仪方面有可能差么?

    李中易倒真的喜欢这样随性的李七娘,他也很随意的坐到李七娘的身旁,拉着她的小手,关切的问她:“哎,泳池大不大?”

    李七娘没有挣脱李中易的魔爪,放下手里的,露出满意的笑容,“喜欢,很喜欢。李郎,我想每日都去泡一泡,让人推拿一番。方才,奴家吃着糕点,居然睡着了,格外的香甜。”

    李中易点点头,温柔的说:“那我就吩咐下去,每日午膳后,两个时辰之内,那泳池都归你了。”

    李七娘本就敏感,既见李中易格外优容的宠爱,她不由芳心甜滋滋的,下意识的问李中易:“你是什么时候游游泳?”

    “我嘛,也是午膳后去游泳。”李中易故意逗李七娘,那种娇羞欲滴,弱不胜禁,偏又任由他牵着小手的调调儿,实在是令人神往。

    “不行。”李七娘轻嗔薄怒的俏模样,令人恨不得马上化身为狼,将她扑倒在榻上。

    李中易哈哈一笑,轻轻的拽了拽李七娘的衣袖,小声问她:“想不想出去逛逛街,尝一尝开京酒楼内的高丽菜?”

    面对李中易无原则的诱哄,李七娘咬着嘴唇,想了又想,最终还是架不住出去逛街的魔力,几不可察的点点头。

    一直盯着李七娘脸色的李中易,不由心下大乐,不愧是将门之家的小娘子,大气爽利的性格,惹人格外怜惜!

    简单的收拾过后,李中易拉着李七娘的手,两人并肩从侧门,溜了出去。

    两个人在外面逛了两个多时辰,直到宵禁前,这才兴高采烈的来。

    进府后,李中易不动声色的领着李七娘去泳池泡汤,李七娘中午走过一次去泳池的路,她越走越觉得不对劲,猛地站住了,心里害怕,便小声哀求李中易:“奴家走乏了,想去歇着了。”

    李中易知道李七娘在担心什么,他轻轻的拍了拍手,一本正经的说:“别怕,我说过的,在给你一场隆重典礼之前,绝不会让你白璧蒙尘的。”

    “李郎,我真的累了。”李七娘本想就这么应了,可是,她想起脱个精光的场景,不由得胆怯了。

    “娘子,放心吧。你泡你的汤,我游我的泳,互不干扰。”李中易本是花丛老手,知道女人哪怕再喜欢你,也要端着矜持的架子,免得被男人看轻了。

    最终,李七娘被李中易拖进了泳池,她都已经住进了李中易的后院,躲得过初一,又躲得过十五么?不如,就此信李中易一,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尊重她吧。

    自从,泳池建成之后,李中易便有了每天至少游一个小时泳的好习惯。真应了那句老话,身体倍儿棒,吃饭倍儿香,晨勃的时间也越来越久。

    由于李中易这个坏家伙就在池子里,李七娘长了个心眼,没敢脱光,穿着中衣下的水。

    不论是女人,还是孩子,其实都极喜欢戏水玩耍,李七娘也不例外。

    又是一整套泡汤,蒸汗、推拿的流程下来,李七娘昏昏欲睡,等再次泡进了池中,这才想起来问月季:“李郎呢?”

    “娘子,爷游了半个时辰后,已经更衣去了内房。”月季的答,让李七娘心中大定,她喜欢的男人,如此的守礼,实在是极为难得。

    李七娘对于她自己的身段和美貌,一向是非常的自负,孤男寡女,又是在衣裳几乎褪尽的池中,背负着好色如命的坏名声的李中易,居然很尊重她,就这么悄悄的走了。

    李七娘芳心甜丝丝的,索性把眼一闭,接着泡个痛快,有了这个先例,她就知道怎么和李郎相处了。

    实际上,李中易忍得难受,从池子里更衣离开的路上,他就后悔了。只是,既然装了逼,现在再去,面子上怎么挂得住呢?

    这段时间以来,李中易后院的女人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怀上了身孕,首先是竹娘,紧随其后的是叶晓兰和韩湘兰,就连彩娇的肚子里也怀了他的种。

    至于李翠萱那里,李中易觉得还没熬到火候,哪怕他硬得难受,也下定决心不去碰她。

    好在,后宅之中,还有一个照顾彩娇的郑氏!

    三十如狼,四十似虎,五十还要坐地吸下土!

    也许是正应了这句老话,三十多的郑氏,敞开胸怀迎接着狂风暴雨,足足折腾了一个多时辰,居然还有精力在李中易的胸前,柔柔的画着圈儿。

    李中易喘了口粗气,心说,果然只有累死的耕牛,却没有犁坏的肥田!

    不过,想一想倒也是,叶晓兰和韩湘兰被李中易破身的时候,不过区区十六七岁的样子。

    李中易正值壮年,又经常锻炼身体,可谓是龙精虎猛的岁月,收拾两个嫩女,简直不在话下。

    郑氏成亲早,生子产女也早,如今也不过三十来岁的年纪,正是女人熟透了之时。

    “爷,您真猛,奴家差点死过去了。”郑氏搂着李中易的脖颈,低声呢喃道,“真快活!”

    李中易抬手拍了拍郑氏的翘臀,调笑道:“还真看你不出啊,爷差点被你闷死了。”

    “闷死你个色胆包天的采花贼,活该!”郑氏吃吃的笑,自从嫁给了金子南之后,她从未像如今这般快活过。

    在金家的时候,郑氏虽然是当家主母,可是,金子南那老东西,官儿不大,规矩倒是极大。

    金子南一个接着一个往家里抬女人,郑氏不仅要替老金生儿育女,操持家务和铺面,更要替老金管理多得数不清的姬妾,那是人过的日子么?

    自从,被李中易占了身子之后,郑氏的身后就有了强悍的男人撑腰。她不仅有行动自由,而且,不管是人前人后,都可以昂首挺胸,接受高丽权贵们的顶礼膜拜。

    郑氏只要一想到现在的好日子,就禁不住要笑出声来,幸好她不可能正式的嫁入李家,不然的话,以李中易对女人的独霸性,她的日子反而没如今的这么舒坦。

    “爷,奴家现在百事顺心,很知足,也不求别的,只盼着您能多来犁一犁荒芜了许久的肥田。”郑氏学着李中易调笑过的口吻,倒把那股子妖媚入骨的骚劲儿,完全暴露无遗。

    “嗯,那你可要当心点喽,若是被外人知晓了咱们的j情,我倒没啥,你恐怕要被金家浸猪笼了哦。”李中易在郑氏这里享受了偷欢的乐趣,这一日夫妻百日恩,对她多少有几分情谊,这才有心提点郑氏。

    一旦j情外泄,李中易固然不怕名誉受损,郑氏的那汪肥田,恐怕从此真要荒芜。

    谁敢有胆子去碰李中易入过的女人呢?

    郑氏其实心里明白,到了李中易如今的地位上,和女人之间有点瓜葛,拿能算个事么?

    李中易其实是担心彩娇知道了,会受刺激,然后失去了令人喜爱的纯真!

    围绕在李中易身边的女人,心思单纯的又有几人?他固然喜欢聪明的女子,但是,整天勾心斗角,防这防那的,岂能不累?

    “爷,奴家岁数大了,还能快活几年?一定会好好珍惜的。”郑氏长长的叹了口气,她若是彩娇那个年纪该多好哇。

    ps:还有更,月票鼓励下嘛!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