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素公,学生以为,京城内的气氛越来越不对劲了。”杨炯站到范质的书桌旁,一边觑着范质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的作出了提醒。

    “唉,博约啊,都过去了这么久,你依然没忘记那档子事啊?”范质有些头疼的瞟了眼异常执着的杨炯,派赵普去高丽国摘李中易的桃子,那是符太后亲自拍的板。

    符太后这个人,目前看起来确实十分依仗范质的扶持,表面上也很亲近范质。但是,范质每天和符太后打交道,比政事堂内别的相公们,更清楚符太后潜藏在骨子里的傲气和执拗。

    国家大事,一多半都是范质拿的主意,早就惹来了相公们私下的非议。

    符太后偶尔定个方略,范质明知道操之过急,却也不敢太过硬抗。毕竟,范质处于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高位,不知道被多少人眼红着,想要取而代之。

    有人盯着首相之位,必定会寻机离间范质和符太后的关系,范质久为相公岂能不知?

    苍蝇不盯无缝的蛋,当符太后对范质有了看法之后,“天下大小事皆由范质所把持”,只须传出这么一句话,那么,范质就该跌下首相之位了。

    运气好的话,范质尚可被贬去州郡。若是走了背运,稍微有个闪失,让推波助澜者抓住了把柄,顷刻间,便是家毁族灭的万劫不复。

    说白了,范质担心的并不是眼下,而是他乞骸骨之后,范家子孙能够安稳的立于朝堂之中的千秋大事。

    就目前而言,皇帝尚年幼,符太后也没完全摸着掌握朝局的门道,皇帝母子尚需要范质的大力扶持。

    再过十年,小皇帝亲政,符太后提拔的人逐渐占据朝堂要津之时,范质便会面临和霍光一样的艰难处境。

    “素公,咱们可有与李中易倾力一战的军力?”杨炯不愧是替范质掌握政事堂日常庶务的代理人,他抓住的恰好是当前最大的大事,也是急事。

    范质笑道:“李无咎此人,一向谨小慎味,尤为惜身,没有十成十的把握,绝对不会去冒险。如今,他的全家老小皆在京城,被咱们牢牢的掌握着,谅他不敢轻举妄动。另外,京城内外的禁军,不下于二十万,库里的钱粮又异常之充足。他李无咎精明过人,不可能掂量把出其中的厉害。”

    “更何况,太后娘娘不过是敲山震虎罢了,暂时还没有彻底翻脸的打算。”范质叹了口气,有些落寞的说,“李无咎的实力膨胀的如此之速,归根到底而言,终究还是我看走了眼啊。谁又能够想象得到,高丽国竟是那么的富庶,养十万兵都绰绰绰有余。李谷和王溥,又变着花样的在太后娘娘的面前诋毁于我,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的教训在前,吾不能不防啊?”

    杨炯一直操持着政事堂的庶务,按照道理说,他最能理解当家难,难当家,家难当的苦处!

    不过,杨炯并不赞同符太后打草惊蛇的做法。一向自诩精明的杨炯,追着李中易的足迹去北边和契丹人和谈的整个过程,简直就是一部吃瘪故事大全。

    起初,杨炯颇有些恼羞成怒的负面情绪,等他彻底想通了之后,就打定了一个主意:打蛇打七尺,不动手则罢,一旦动手就要打得李中易措手不及,只能束手就擒!

    范质其实也认为杨炯的筹谋正确无比,只不过,由于符太后的插手,让事情变得异常之复杂,投鼠忌器的滋味,不好受啊!

    “另外,太后娘娘恐怕忽略了一件事,想那赵普赵则平,可是赵匡胤的心腹呐。前门驱了李无咎这头猛虎,后门却引来赵元朗这条狼,怎么看都是一本糊涂帐。”杨炯单独见范质之时,向来以敢言著称,可谓是百无禁忌。

    范质听了这话,又是一阵头疼,只得苦笑道:两害相权,取其轻罢了!”

    实际上,范质心里明白得很,派赵普去高丽国摘桃子,明面上是王溥和李谷暗中下的绊子,骨子里又何尝不是符太后对他试探性的牵制呢?

    正因为如此,范质明知不妥当,却也只得硬着头皮签字画押,认可了符太后的主张。

    俗话说得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皇家本就擅长异论相搅的制衡之道,政事堂虽有八相,实质上,已经潜移默化的变成了独相!

    在至高无上的皇权之下,皇家眼里的重臣,其实只被分为两种:可以利用和失去了利用的价值。不管是哪种情况,都必须随时随地的防着,勿使某位权臣独大!

    自从先帝驾崩之后,范质在朝堂之内的势力,比李家军的膨胀速度,还要快得多。

    放眼望去,满朝皆为范相公的门生故旧,如果范质站在符太后的位置上,又会是如何的感想?

    杨炯其实也明白范质的难处,由于担心朝廷之中,又出现一个类似于李中易这样掌握重兵的武将或是强藩,范质颇花了一些心思,不动声色的削弱韩通和赵匡胤手头掌握的兵权。

    在处心积虑的谋算之下,成就的确不小,朝廷禁军慢慢的也被捏进了政事堂的管辖范围之中。

    其中,范质最主要的举措可谓是釜底抽薪,专门负责中下级武将提拔审核的审官西院,自从横空出世之后,彻底的打破了武将独揽提拔部下的大权,极大的牵制了武将们的权柄和野心。

    成绩斐然的后果,却是范质做梦也没有料到的,符太后变心了!

    在皇家的眼里,只要大权独揽的权臣,都要想方设法的予以削弱,不论他是忠或是奸!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的逻辑,放之四海而皆准!

    正因为范质克制住了旁人的权柄,腾出来的官位又都被范相公一系的人马所占据,倒把他自己是权相的大目标,彻底的暴露了出来。

    杨炯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偏偏就是替范质不值,他慨然长叹道:“过秦论,与其说是过秦,不如改个名字的好,过六国论。六国不和,败祖宗社稷于秦,秦有何过?”

    如果李中易就在现场,一定会挑起大拇指,对杨炯别出心裁的高论,大加赞赏!

    归根到底,苍蝇不盯无缝的蛋,六国联合起来的实力,远远超过了秦国,却被秦国所灭,难道不应该更加深刻的检讨自己的战略错误么?

    范质心里明白,杨炯明面上说的是秦和六国之间的旧事,实质则是含沙射影的点明当下的局面:鹬蚌相争,铜臭子得利!

    李中易回到园子门口,见宋云祥依然以头触地,异常恭顺的跪在地上。

    他不由心里暗暗一叹,缓步走过去,抬腿踢了踢宋云祥的屁股,没好气的骂道:“不中用的东西,书都读到了狗肚子里去了,这才多大点事,就吓成这样?想当初,老子被关进诏狱里,眼看要掉脑袋了,不照样的咸鱼翻了身?怕个球?还楞着干什么?滚出去,把侍卫班的战马,都给老子刷干净喽。”

    撂下这句话后,李中易头也不回的迈步走了,仿佛此前的大风波,完全不存在一般。

    宋云祥刚才也只是狠狠的磕头,却没哭,不料,李中易踢了屁股后,眼泪怎么都抑制不住的往下淌,最终变成了号啕大哭。

    一直暗中盯着他的李云潇,实在看不过去了,赶紧上前,一边替他解开自绑的绳索,一边扶他起身。

    “唉,怎么说你好呢,性子太拗了,主上这是原谅你了,赶紧活动活动筋骨,吃了饭就去把侍卫班的那几百匹好马,刷干净喽。”

    如今的李云潇,根本不需要李中易多言,只须丢个眼色过来,便知道主上想干嘛。

    宋云祥不仅不是呆瓜,甚至精明稳重得吓人,被李中易踢了屁股,又被罚去刷马,他便知道,主公并没有猜疑他有异心,只不过恨铁不成钢罢了。

    “哎,哎,我这就去刷马了,刷完了再吃饭。”宋云祥跪了两个多时辰,终于苦尽甘来,他咧嘴笑得别提灿烂了,匆匆和李云潇打了个招呼,便屁颠屁颠的朝马厩的方向奔了过去。

    李云潇望着宋云祥远去的背影,不由学着李中易的样儿,微微的翘起了嘴角。难怪主公总说,人有失策,马有失蹄,眼瞅着宋云祥是个稳重之人,却不料八十岁老娘,倒崩了孩儿,一时的脑子不清醒,导致阴沟里翻了船。

    “这个老宋,如果不是老子找人给了他一个上品的跪垫,又是哄,又是骗的,两个多时辰的跪地不起,腿都有可能跪废掉。”李云潇很有些无奈的迈步走了,李中易丢的眼色,他是一看一个准,从未出过错。

    李中易刚回到内书房,还没坐下喝口热茶,就听见了一个令他瞠目结舌的惊悚消息:符茵茵和李七娘,竟然一起翘家,已经到了开京的官船码头。

    送信的人,是左子光手下的八虎之一,名叫贾宝玉,李中易久闻其名,却没见过。

    李中易听了这么恶俗的名字,硬是楞了半晌没做声,眼前这位叫贾宝玉的家伙,满脸的络腮大胡子,面色黝黑,膀阔腰圆,五大三粗,哪里有半分宝玉那倜傥的风姿?

    这不是添乱么?李中易浑身乏力的挥了挥手,吩咐人领贾宝玉下去用饭,安顿住处。

    等贾宝玉走了后,李中易仰面靠在椅子上,只琢磨着一件事:将来给左子光定亲的时候,是聘一个其丑无比的娘子呢,还是聘一个嘴碎厉害的河东狮?

    在没有跟随李中易打江山之前,左子光和杨烈一样,均是祖父母及父母双亡,既无宗族亲戚照应,只能茅屋山洞寄身,可谓是一穷二白。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父母及祖父母亡故,则须按照天地君亲师的顺序,来界定谁有权主持大计。

    天和地不提了,既是君亦为师的李中易,那可是当之无愧的亲长,拥有无可争辩的决定权。

    显然,同为孤儿的左子光和杨烈的婚事,李中易这个恩师责无旁贷,不客气的说,也只有他才有资格主持!

    至于杨烈的堂兄杨无双,那小子和杨烈已经是出了五服的远房亲戚,本质上,已经算不得亲戚了。

    就宗**理而言,哪怕是杨烈谋反被灭五族,也轮不到杨无双被砍头。值得一提的是,那也是个孤儿!

    郁闷了好一阵子,李中易露出坏心的笑容,嘿嘿,专门给恩师添堵的好门生,你给老子等着瞧好了!

    郁闷归郁闷,私奔来的两位小娘子,李中易即使再不情愿,也不可能做视不理。

    只不过,这两位小娘子从逃离家族的那一刻起,大家闺秀的名节,必然会受损!

    符茵茵是符太后的嫡亲妹妹,魏王符彦卿的嫡亲闺女,基于天家颜面高于一切的逻辑,她倒是不怕闺誉受损,但也再难嫁入大周的顶级名门望族。

    这个时代的顶级名门望族,最重血脉的纯正传承,皇家亦是如此。问题是,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符茵茵离家出走之后,谁敢保证她没被“坏男人”破过身?

    在这个只能先结婚后上床的年代,身份尊贵无比的符茵茵,只要被抬入了洞房,哪怕已是残花败柳,夫家也只能是打掉了牙齿和血一起吞下去,必须吃这哑巴亏。

    试问,哪个家族敢和皇家叫板,公然宣扬出符茵茵是破鞋的真相?

    至于,家道中落的李七娘子,就远没有符茵茵这么幸运了。在滑阳郡王府已是空架子的当下,她就这么逃家来见李中易,恐怕再也难以嫁人了啊!

    李中易不可能大张旗鼓的摆开阵式,明目张胆的迎接二女,那会造成完全不可逆转的可怕后果。

    最终,李中易仔细的琢磨了一番之后,安排刘贺扬代表他,身穿便服去将二女接来。

    李中易没有选错人,身为开封土著的刘贺扬,在待人接物方面,有着远超同僚们的机巧和智慧。

    刘贺扬没有惊动任何人,顺顺当当的就把符茵茵和李七娘接到了二门前。

    一直守在二门外的李中易,隔着老远就听见了符茵茵的娇叫声,“李中易,李中易,我帮你把李七娘给带来了……”

    李中易一阵恶寒,多少有些傻眼,娘的,好一个骠悍的符三娘呐!

    明明是符茵茵想要逃婚,拉着李七娘作伴,现在倒好,符茵茵还没见着李中易的面,就把李七娘子给卖得一干二净,颜面荡然无存。

    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如今有了崭新的诠释!

    等符茵茵和李七娘走到近前,李中易赫然发现,李七娘面红耳赤羞不可抑,却敢抬首挺胸的与他对视,连眼都不带眨的。

    李中易成日里混迹于顶级名花之中,早已对美女们有了极大的免疫力,不过,当他看清楚李七娘坚毅而又充满着爱慕的眼神之时,已经很久没被人拨动过的心弦,竟然微微发颤。

    这可是奇迹般的真爱呐!李中易仿佛没看见符茵茵一般,主动上前,强行拉住李七娘冰冷的小手,柔声道:“娘子,我带你回家。”

    “李郎,奴家给您添麻烦了。”李七娘的耳根子红得发烫,却没有任何的挣扎,任由李中易牵着她的小手,并肩进了二门。

    “哎,李无咎,你给我站住……”符茵茵无礼的叫嚷声,非但没有让李中易停下脚步,他反而加快了脚步,领着李七娘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内院之中。

    等符茵茵醒过神,想追过去的时候,却被一名美貌的佩剑侍婢,抬手拦在了二门外。

    “让开,你给我让开,李中易都不敢拦我,你算什么东西?”佩剑侍婢一直保持着沉默,挡住去路的那只手臂,却纹丝不动,显然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符茵茵情急之下,扭头想找人帮忙,不料,迎面看见的却是一张张愤怒的脸庞,有人手抚刀柄目光几欲喷火的瞪着她。

    如果不是军规森严,众人只怕是早就挥刀上去,将符茵茵剁成了肉泥。

    拦路的侍婢目光不善的盯在符茵茵的脸上,冷冷的说:“你如果再敢羞辱我家主人,奴婢拼上一死,也要抓烂你的脸,撕破你的嘴,不信就试试看。”

    符茵茵长这么大,还从没被人当面这么恐吓过,她正欲发飙,不经意间和佩剑侍婢对了个眼神,赫然被一双大大的黑瞳深处,散发出令人无法言表的杀气。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决绝,是被彻底激怒的绝地反击信号,毋庸置疑!

    上过战场、亲手杀过人的勇士,和只会走队列、摆仪仗的花架子兵,岂可同日而语?

    在逼人的杀气之下,符茵茵哪怕心里再不痛快,也只得选择了退却,转身就走。

    不过,符家贵女的面子,让符茵茵输人不想输阵,撂下一句狠话来:“你给我等着!”

    也不知道这句话,是留给拦路侍婢的,还是留给李中易?

    一直冷眼旁的李云潇,见符茵茵被气跑了,他不由暗暗长出了一口气,学着李中易的口吻,喃喃低语:“很好,很强大!”

    符茵茵如果真的进了李中易的二门,很多事情就再也说不清楚了,可谓是祸患无穷!

    这年月,在皇权不下县,以及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的家族传承规矩之下,宗法制度的力量无比之强大。

    女子的婚配问题,绝非女子私下里说出喜欢二字,便可以成事的!

    魏王府,那是什么样的人家?一门三后啊!

    魏王符彦卿的嫡长女,嫁给了柴荣,这便是大符皇后。大符皇后病死之后,又是符家女嫁进了宫里,这便是当今的符太后!

    别人不清楚,李中易却是心知肚明的,历史上的符茵茵,当年闹没闹过逃婚事件,他不知道。但是,有一个事实却是明确的:魏王符彦卿为了常保富贵,将符茵茵嫁给了赵老三,也就是赵匡义。

    不管是哪个时代,豪门之间的互相联姻,都是巩固权势地位,或是抬高门第的法宝之一!

    这个时代流行的就是政治联姻,这是个整体性的社会共识问题。不论何时何地,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政治联姻这种生态,恐怕都不可能消失。

    撇开魏王不提,西北强藩折家的老太公,不也把折赛花送进了李中易的怀中么?

    另外,李琼势微之后,不也动过送嫡亲的孙女李七娘,给李中易做妾的念头么?

    大家都是半斤对八两罢了,大哥莫嫌二哥丑陋,谁也别说谁更无耻!

    左子光的信上,写得很直白,鉴于符茵茵的议亲对象,很可能就是符太后想要拉拢的赵家,不如恩师将计就计,将她收入后宅之中,彻底破坏掉符赵两家的联姻图谋。

    李中易看过书信之后,气恼之余,却不免有些遗憾。

    要知道,李中易虽然是个穿越者,但是,他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穿越者。

    李中易不仅拥有多年厅级干部的资历,更是长期跟随在老首长的身旁,见识过不少惊心动魄的政坛大事件。

    作为一名优秀的基业缔造者,李中易能够这么快的成就大事,主要因素是,他具备了常人远不可及的丰富阅历和长远眼光。

    举个非常恰当的例子,一个小摊贩穿越到了后周时期,命好的情况下,可能成为一个大商人。命不好的话,因为犯了官场的忌讳,只怕是身死族灭!

    在这个绝对以官为师的年代,一个普通商人,不仅没有科举作官的权力,就连穿衣、戴帽、出行的马车、宅门的规格,都有着严苛的等级森严的礼法约束。

    稍有不慎,便会被破家县令,或是灭门州官,砍下脑袋当了夜壶!

    普通的城市市民,怎么可能一穿越过去,便虎躯一震,从者云集呢?那不过是幻想小说的荒谬空想罢了!

    李中易亲手拉着李七娘进门,那是因为,他如果不接纳她,她就再无半分活路!

    而符茵茵则有N条退路可寻,根本不怕闺誉受损,核心基础便是有至高无上的皇权庇护!

    权势令人着魔,也是历代野心家们,明明知道身族灭的巨大风险,依然要宁有种乎的根源!

    左子光限于见识问题,他固然聪明绝顶,却远不如李中易眼光长远!

    所以,李中易没有搭理左子光的建议,作出了更加合理的选择,命人将符茵茵拒之门外!

    毕竟,现在还没到和赵家彻底撕破脸面的程度,提前打草惊蛇,并不是李中易一贯的风格。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