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回爷,宋都指挥使让人把他自己绑了,跪到园门外,死活不肯起身!”贴身侍卫小心翼翼的禀报了这个消息。

    李中易背着手,眼神始终盯在老槐树上,过了好一会儿,才摆了摆手,示意他知道了。

    侍卫见李中易没有马上接见宋云祥的意思,也不敢多言,行礼后悄然退下了。

    闹出了这么大的风波,始作俑者宋云祥不可能不来请罪,这是笃定的事情。

    李中易知道宋云祥是一片拳拳忠诚之心,不过,对于宋云祥的关心则乱,他多少有些恼火。

    把宋云祥晾一晾,让他的脑子更加清醒一些,只有好处,绝无坏处!

    原本,在李中易的心目之中,当过州吏的宋云祥,应该是稳重到可怕的性子。却不成想,今天闹的这一出风波,偏偏是他挑的头。

    宋云祥的忠勇之心,李中易丝毫也不怀疑,问题是,他的表现突然失常,大大的提醒了李中易:部下们都怕他出事!

    李中易晒然一笑,自从河乡建军之后,他的实力越来越膨胀,权位也越来越高,已是当之无愧的大周第一强藩。

    换句话说,以李中易今日之雄厚的基业,比谁都有资格参与到逐鹿问鼎的大业中去。

    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觅封侯!

    眼看着李中易距离那把至高无上的交椅,仅有咫尺之遥,在这个节骨眼,只要是明白人,绝难抵挡得住从龙功臣的巨大诱惑!

    李中易一直是个非常现实的人,前世混迹于顶级权力圈的特殊经历,等于是给了他一把金钥匙,帮他洞察人心。

    人性本私,不为自己,天诛地灭!

    用句很糙的话说,大家眼看着整个团体即将更上层楼,难免会异常担心因为李中易的涉险,而导致功亏一篑、前功尽弃!

    极端的焦虑之下,众人不约而同的做成了苦谏之事,这便是此次风暴的根源所在,李中易看得一清二楚。

    既有心让宋云祥多吃点苦头,李中易便迈开轻松的步子,随意的在园子里闲逛起来。

    想当年,李中易坐上专列的尾部,陪着老首长走遍了大江南北,逛过无数的美丽园林,中式的,西式的,从不对外开放的某些皇家林园,洋洋大观,的确见识过不少大场面。

    与此同时,以李中易今日之尊贵的地位、雄厚的军力和财力,再精致的园子也就那么回事罢了,已经提不起多少兴趣。

    客观的说,李中易的日常生活还算是俭朴。朝中政事堂的相公们,除了他这个另类之外,其余的七位相公,哪怕是早膳,最少也有的五十几种花样。

    养尊处优之下,宰相们又掌握着万民之上的权柄,日子一长,气度自然不凡,不怒自威。

    李中易倒没有那么多的显摆讲究,在开封时,他的早膳不过是几碟子咸菜,几张葱油饼或是炊饼而已。

    如果不是怕朝会拖得过长,无法解决内急的问题,李中易更乐意吃汤汤水水的刀削面,或是馉饳,虾皮垫底,撒上一把野葱,滴几滴茱萸调成的辣油,再来两张薄薄的鸡蛋煎饼,暖暖和和,美味可口。

    托李中易以前在蜀国装神弄鬼之福,食碱,也就是苏打,只有老李家才有,别无分号。

    有了苏打,各种面食变得格外的松软可口,极好的满足了李中易的某些口腹之欲。

    由于李中易惦记着油条的滋味,他特意领着家里的大厨,经过反复的实验,最终炸出了酥脆清香的油条,以及香喷喷的小面窝。

    这两样吃食,不夸张的说,即使是尊贵的皇家子孙,也是没有吃过的。

    李中易漫步在花园之中,边走边欣赏着园子里的精致,最终,脚步停在了一片竹林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将李中易从缅怀之中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他心里有数,在这后院之中,像这般行走的步速节奏,只可能是家中的奴婢。

    花园处于二门以内,李中易又非常重视门禁,外人就算是插上翅膀,也根本不可能入内。

    “明丫,你今天带来了什么好吃的?我这里这里有瓜子,还有云霜糖……”

    “死蹄子,又头了你们李娘子的零嘴出来,也不怕挨打?”

    “瞎说什么呀,这云霜糖可是我们李娘子赏给我的,人家舍不得吃,特意给你留着的……”

    李娘子?李中易默然片刻,随即意识到,应该是他故意冷落了好几个月的李翠萱。

    “你呀,你呀,少骗人了,你们李娘子不知道冒犯了那路神仙,惹恼了爷,刚开始好东西还不少。后来,别说云霜糖了,就算是黄得吓人的切糖也没有了,不然的话,你个浪蹄子怎么那么馋我带来的好吃食?”

    “唉,谁叫我那么倒霉呢?原本以为李娘子貌如天仙,很可能入了爷的眼,必有盛宠,我也跟着享享福不是?谁曾想,爷很久没去我们的院子了,好吃食再也没有了,可把我馋死了。不过,自从柴家公主来了之后,我们李娘子的日子倒是比以前好过了许多……”

    李中易没有挪地方,以免惊动了私下里聚会,交换吃食的小丫头们。

    “我听说公主的脾气不大好,你们李娘子……”

    “唉,我哪里知道呀,可能是投了眼缘吧……”

    李中易抬头望了望天,柴玉娘来了之后,经常叫了李翠萱去说话,这事他听李云潇禀报过。

    后宅之中是非多,柴玉娘就算是再大度,也不可能喜欢李中易身边极受宠的小妾。

    李中易的军务繁忙,也没太多的时间陪着柴玉娘,女人天生寂寞了,难免要找个说话的伴。

    恰好,被冷落的李翠萱时间大把,闲得无聊,也许是巧合,也许是缘分,竟然得了柴玉娘的青睐。

    李中易虽然好色,骨子里却是个骄傲的男人,他身边并不缺美人,也不屑于用强迫的手段,摘了李翠萱红丸,占了她的身子。

    最近一段时间,眼看着一步步走向和朝廷翻脸的局面,李中易手头的事情多如牛毛,一时间倒也把李翠萱忘在了脑后,没功夫使手段让李翠萱主动献身。

    后来,等到李中易发觉了,柴玉娘总是把李翠萱带在身边之时,却是为时已晚,他总不能不顾柴玉娘的脸面,硬从她的身旁把李翠萱拖到床上去吧?

    上个月初,柴玉娘得知小皇帝病了,便匆匆忙忙的赶回了开封。毕竟是血浓于水的亲姑侄,小皇帝柴宗训又一向和柴玉娘十分亲近,柴玉娘担心小侄儿的龙体,乃是人之常情。

    不过,经过柴玉娘这么一搅合,李中易手上的军务、政务异常之繁忙,还要料理高丽新国主娶正妃、纳侧妃的大事,一时间倒也没顾得上李翠萱。

    柴玉娘和李中易虽有婚约,但毕竟还没有正式过门,李中易领军出外作战的时候,身边的日常事务以及女人,大多由忠心耿耿的竹娘负责打理。

    竹娘跟在李中易身旁的时日,已经很是不短了,自然明白李中易想彻底收服李翠萱的心思。

    竹娘出身于西北折家,耳濡目染之下,对于当家主母怎么不动声色的折腾妾室们,颇有些心得。

    即使李中易完全没有任何的暗示,竹娘也知道怎么收拾李翠萱。很多后宅内的整人阴招,是既不打也不骂,却偏偏整得你五心烦躁,坐立不安。

    这么一来,李翠萱的日子,那是可想而知的难过。

    远在开封的老李家,李中易安排的掌家娘子是唐蜀衣,那是因为,她不仅是他长子之母,更是共过患难的小老婆。

    更主要的因素是,老太公李达和一向以儒门弟子自居,起居坐息皆有规矩,讲究的也都是封建士大夫的那一整套治家原则。

    修身、养性、齐家、治国、平天下!

    这句箴言的后两项,治国和平天下,和李达和完全无关,那是李中易应该做的事情。

    李达和认为,老李家既是当朝相公之家,怎么可以失了规矩呢?

    只是,碍于柴玉娘这个正室少夫人尚未过门,李中易的女人大多出身卑微,无人可以立得起门户的,李达和便一直睁一眼闭一眼,勉强默许唐蜀衣这个原本的李家婢当家理事。

    等到身份异常尊贵的折赛花嫁入了老李家之后,李达和一直琢磨着,把唐蜀衣换掉,让折娘子当家理事。

    然而,薛夫人坚决不允,当着李达和的面,不仅摔了茶盏,甚至扬言要带着宝哥儿和甜丫搬出去住。薛夫人的泼妇作派,令李达和瞠目结舌,却又无可奈何。

    李达和其实心里明白,薛夫人是个极其软弱柔顺的性子,只要不把她惹毛了,家中的事务几乎都是由着他所为欲为。

    最后,还是李中易的义兄黄景胜的一席话,彻底的打动并说服了李达和。黄景胜其实就说了一句话,折家原本就是拥兵自重的西北大军阀,如果,折家女成了掌家的娘子,老李家将来还能不能好好的选出优秀的世子?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