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那一日,张永德在李中易那里逗留了很久,直到晚上用过夜宵,才回转行辕。

    接下来的日子里,李中易动嘴,朴万羊动腿,紧锣密鼓的操办着高丽新王妃进门的事宜。

    高丽国,素有小华夏之称,其典章制度,以及官方的公文,皆为汉字。

    朴万羊所写的的条陈,毋须通译的转达,李中易直接就可以看得清楚明白。

    “主公,下臣查过旧例,以往的大王迎娶王妃,皆须从正门抬入……”朴万羊弯着腰,毕恭毕敬的禀报婚礼准备的各种细节,“礼曹判书说,册立王妃的诏书,需要用玺……”

    朴万羊意识到说错了话,犯了大忌,没等李中易发怒,他便狠狠的自扇了两耳光,“啪……啪……”

    “小人该死,应该是用印……”朴万羊提心吊胆的偷窥李中易的脸色,惟恐雷霆之怒倾泻到他的头上,那绝对是不可承受之重。

    李中易淡淡的瞥了眼朴万羊,高丽国的历代国主都喜欢耍小聪明,上呈给中原王朝君主的奏折里面大多称臣,实际上,仗着天高皇帝远的优势,关起门来自己做皇帝。

    只有皇帝才可以用的玺、宝等专用印章,小小的高丽国主竟然拥有和大周天子一模一样的一整套玺和宝,甚至连诏书的格式和用词造句,也都做到了近乎于雷同,这绝对是妥妥的僭越。

    只是,包括大周天子在内的历代华夏君主,总觉得高丽国土面积狭小,属于穷山恶水的范畴,一直睁一眼闭一眼,懒得和高丽棒子们斤斤计较。

    李中易却是个高丽通,一征高丽的时候,除了把开京的国库抄掠一空之外,顺带卷走了整个高丽国的官方资料以及户籍底档。

    等到此次卷土重来的时候,李中易授意参议司提前制订了一份详尽至极的抄家发财计划,等到彻底击败高丽国最后的反抗力量之后,刚一进开京,便展开了地毯式大抄检,将开京城中的诸多百年豪族连根拔起,赚得钵满盆满。

    朴万羊来找李中易,看似商量着高丽王妃进门的事宜,实际上,是来找李中易要婚礼的开支。

    这一次,李中易吸取了上次重用金子南,却没有完全掌握高丽国库的弊端,将所有的财帛,全都笼入到他的私库之中。

    高丽人哪怕想要动用一个大子,也必须经过李中易的同意,由内书房发出开支的公文。

    “老朴啊,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李中易摇着头,叹息道,“虽说大军进城之后,也收了三瓜两枣,可是,谁也架不住坐吃山空呐。”

    朴万羊一时语塞,暗中直翻白眼,李家军进城之后,就仿佛饿了十几天的恶狼一般,不仅将高丽国库搬得一干二净,连一文铜钱都没剩下,更是将几百家高丽豪门大户彻底洗劫一空,恨不得挖地三尺。

    上次,朴万羊无意中发现,送往军营的粮车,摔破了一袋米,那可全都是白花花的上等好米啊。

    面对李中易的装穷,朴万羊也没有太多的好办法,他只得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说:“那小人回去再琢磨琢磨,怎样更好的节省一些?”

    李中易大为满意的点头,狠狠的夸奖朴万羊:“老朴啊,世道艰难,你我大家一起共度难关吧。”

    朴万羊行礼后,倒退了三步,这才转身往门外走去,谁曾想,他的一只脚刚跨过门槛,就听李中易说,“库里空虚,那些虚头巴脑的官职,能免则免,养一大堆废物点心,除了空耗钱粮,多一大批吸血鬼之外,百无一用。”

    什么?大规模的裁减冗官?朴万羊脚下一软,踉跄着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幸好门前的侍卫顺手搀了一把,这才没有当场出丑。

    朴万羊手扶着门框,仔细一琢磨,随即领悟了李中易的深意。

    冗官的裁减,固然减轻了钱库的支出压力,更值得回味的却是:官儿们少了,老百姓的日子反而更好一些。

    高丽老百姓的日子好过多了,就不至于惦记着征服者的横征暴敛,李家军的后勤补给,也就不需要太过操心。

    朴万羊心里非常清楚,王室娶王妃的费用,其实隐藏很多虚高的繁琐礼仪在其中。李中易要求节俭,不过是有意识的删除了高丽王室原本就僭越规矩的一些方面,实际上,并不能省下太多的钱。

    减少冗官就大大的大不同,朴万羊也是从底层爬上来的老官僚,他很清楚,官少一员,草民的负担便少三倍以上。

    减官减负,对于李中易来说,百利无一害的大好事。然而,对于朴万羊而言,却是极其烫手的烙铁,避之惟恐不及。

    俗话说得好,挡人财路和官运,比杀人父母还要可恨!

    朴万羊心里很清楚,李中易强迫他出面主持减少冗官冗员的事宜,等于是故意将他送进官员们愤怒的海洋之中,逼着他在得罪光高丽权贵们之后,必须死心踏地的追随李中易。

    可问题是,朴万羊明知道山有虎,也只得硬着头皮偏向虎山行。

    以朴万羊对李中易脾气的揣摩,只要他敢撂挑子,或是闪烁其辞,李中易绝对不会手软,灭族之祸近在咫尺。

    “敢问主公,从哪些衙门开始?”朴万羊磨蹭着凑回来,小心翼翼的试探李中易的态度。

    李中易冷冷的说:“怎么,你在官场上混了几十年,哪些衙门冗官多,需要裁减,难道还需要问我不成?”

    这话可不是什么好话,朴万羊吓得打了个寒战,慌忙解释说:“刚才算帐算得脑袋发晕,至今都有些发懵,尽说昏话,实在是该打。”

    “我说老朴啊,你自己也不想一想,别人尚有脚踩两条船的可能性,你行么?”李中易没好气的瞪着朴万羊,苦口婆心的摆事实讲道理我,“我听说你熟读三国志,想当初,曹阿瞒举兵南下,东吴门阀人心不稳,鲁肃劝孙权:众人皆可降曹,唯将军不可降曹。老朴啊,你是个明白人,应该很清楚其中的道理吧?”

    在李中易又打又拉,威逼利诱之下,朴万羊即使再不情愿,也只得硬着头皮去执行。

    李中易提醒的一点没错,如今的朴万羊,的确只剩下了一条路,他除了死忠于李中易之外,其余的都是绝路。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