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开京城内的大教场,旌旗招展,鼓乐喧天。

    羽林四卫的将士们,排列着整齐的队伍,一个个屏息静气,昂首挺胸,等待着天使传达朝廷的恩赏。

    张永德手捧黄灿灿的诏书,缓步走上点将台,面南朝北,居中而立,朗声喝道:“陛下有诏!”

    李中易肃容抱拳长揖,跟在他身后的将领们,则单膝跪地,恭聆圣谕。

    宰相之尊,礼绝百僚!

    身为托孤八相之一的李中易,有资格站着听诏书,此所谓朝廷恩遇重臣之道也!

    “门下:国家登用邦杰,缉熙政途。出则偃息则为藩,入则从容而论道。推忠协谋佐理功臣,海东处置大使、开府仪同三司、卢龙节度使、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充会灵观使、翰林学士承旨、上柱国、燕国公、食邑三万五千户、食实封一万户李中易,同寅一德,入赞两朝,屡破北虏,二平海东……可:特授平卢节度使、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充景灵宫使、集贤殿大学士、楚国公,加食邑两万户、加食实封五千户,赐推忠协谋同德守正佐理功臣、散官、勋、封,如故。主者施行。”

    “臣奉诏。”李中易长揖到地,毕恭毕敬的接过张永德亲手递来的诏书。

    “咯噔!”张永德抑制不住的面色大变,心底里往外直冒寒气,李中易居然接诏了,竟然接诏了,就这么接诏了?

    张永德宣诏之前,一直琢磨着,李中易会不会利用宰相拥有的特权,推辞掉此次的封赐。却不成想,李中易丝毫也没有推托,顺顺当当的接受了朝廷的恩赏。

    朝廷有八相,均是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并且,各位相公照例都兼有馆职。按照惯例,相公们兼任馆职的不同,地位也有高低之分。

    只要拥有集贤殿大学士的头衔,便是名副其实的政事堂次相之尊,俗称:集贤相,其地位仅次于拥有昭文馆大学士头衔的首相范质。

    此前,朝廷为了突出范质的首相地位,故意将集贤殿大学士悬空,没有授予任何一位政事堂相公。

    如今,李中易不仅手握羽林四卫的兵权,更是集贤相,可谓是权势滔天。

    跪在李中易身后的诸将,尽管也都识得不少字,看得懂军中的公文,却大多被朝廷骈四俪六的诏书给绕晕了。

    刘贺扬却不同,他久居开封,又是正儿八经的禁军将领,是见过大世面之人。在追随李中易之前,刘贺扬也接过好几次朝廷的诏书,或多或少知道一些朝廷的规矩和禁忌。

    和喜气洋洋的诸将不同,刘贺扬透过诏书品味出来的幕后潜台词,实是令人不寒而栗。

    因石敬瑭那个沙陀族的狗东西认了北虏为父,主动献出燕云十六州,那片土地从那时起一直掌握在契丹人的手上。这就导致了一种诡异的情况出现,李中易此前的卢龙节度使,其实不过是个遥领的空头衔罢了。

    然而,平卢节度使却迥然不同。唐代的平卢节度使,驻于营州,目的是分范阳节度使太过庞大的权力。安史之乱后期,平卢节度使辖地南迁,除了后晋时曾经短暂废除过平卢节度使之外,其管辖范围一直很稳定,包括:青、淄、莱、齐、登五州之地。

    和刘贺扬这个开封通比起来,李家军中的中高级将领,大多只能算是没见识的土包子。别人也许不太清楚其中的弯弯绕,刘贺扬的心里却是一清二楚。

    本朝太祖郭威的亲外甥李重进,因高平之战的军功,被封为淮南节度使,其管辖的范围也不过才四州之地。

    至于,北边那位野心勃勃的李筠,也仅有三州之地而已。

    毫不夸张的说,李中易接下平卢节度使的重任之后,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周第一藩镇。

    更重要的是,平卢节度使辖区,乃是山东之地,从齐州南下京师,不过几百里地而已,对朝廷的威胁无论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可谓肘腋之患。

    偏偏,朝廷就把如此敏感的,本朝立国以来从未授予任何人的平卢节度使,赐给了李中易。可见,朝廷对李中易的忌惮,已经表面化。

    不仅如此,朝廷赐下的楚国公爵位,其实也大有深意,对李中易的试探之意就差挑明了说,刘贺扬细思之下不由极恐。

    张永德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李中易,见李中易神态自若,仿佛闲庭信步一般,他不禁暗暗叹息不已,羽翼已经极其丰满的李无咎,真是个聪明绝顶之人!

    就目前的局势而言,哪怕朝廷是真心诚意的赏赐有功之臣,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李中易已经功高震主,并且尾大不掉!

    李中易即使继续选择韬晦,终究难逃朝廷倾全力削藩的危局,还不如就此名正言顺的领受朝廷的封赏,坐实第一藩镇的地位。

    临来宣诏之前,范质找张永德密授机宜,详细分析了可能出现的情况,却偏偏没有料到,李中易居然脸不红心不跳,理直气壮的奉了诏。

    张永德带来了多份诏书,李中易麾下的重将们人人有份,原本属于李中易独掌的羽林四卫,也被分了出去。

    除了宋云祥之外,其余的将领,诸如杨烈、刘贺扬、廖山河、马光达四将,分领羽林上下左右四卫的都指挥使。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李中易最信得过的门生杨烈,仅仅被任命为羽林右卫的都指挥使,而原本出身于开封禁军的刘贺扬却出任地位最高的羽林上卫都指挥使。

    不仅如此,朝廷在大肆封赏开国侯的同时,特别加封刘贺扬为开国郡公。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挑拨离间之心,昭然若揭。

    马光达也是开封禁军出身,只不过,他在追随李中易之前,始终混得不如刘贺扬那么的如鱼得水。

    刘贺扬晋为开国郡公,马光达心里非常不爽,只不过,碍着李中易和张永德在场,他不便冷嘲热讽罢了。

    如果说在场的重将之中,今天谁最没捞着好处,非宋云祥莫属。他这个第五军都指挥使,是李中易整编李家军时任命的,在朝廷那里明面上的官职和爵位,比上述杨、刘、马、廖四将低了很多,所以只得了个伯爵。

    宋云祥默默的看了眼喜气洋洋的刘贺扬,心里非但没有任何的失落感,反而非常满意朝廷的安排。

    本为灵州小吏的宋云祥,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朝廷赏赐的官职或是爵位都是虚头巴脑的东西,在主公李中易心目中的地位,才是至关重要的远大前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