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滑阳郡王李琼一直坐在西花厅内喝茶,尽管屋子里摆了四个炭盆,热茶盏不离手,他依然觉得浑身发冷。

    直到李虎回来,李琼这才精神猛的一振,急忙抬头看向李虎,那种前所未有的急迫心情,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阿耶,左将明写了封回信,我带回来了。”李虎从怀中掏出书信,双手捧到李琼的面前。

    “哦。”李琼抬手就将书信接了过来,急不可耐的拆开看,一旁的李虎觉得十分诧异,印象中,就算是太祖高皇帝郭威驾崩,李琼也没有如此的激动和失态。

    “好,好一个左将明。”李琼看过信后,满脸的阴霾立时散尽,他捋着白须,笑眯眯的说,“都说李无咎识人善任,果然是名不虚传呐。其门下二虎,左杨右左,一文一武,相得益彰,端的是厉害非常。”

    李虎却有些犹豫,迟疑着想说话,却又不好意思打断老父亲的好兴致,嚅嚅着一阵嘴唇,又把嘴巴闭上了。

    李琼高兴了一阵,无意中发觉,李虎紧锁着眉头,神情郁郁,压根就没分享快乐的意思。

    “三郎,怎么了?莫非是左将明慢待于你?”李琼满腹狐疑的盯在李虎的脸上,很快看出了端倪,李虎的掩饰根本瞒不过他的眼睛。

    知子莫若父,李虎是个只知道上阵撕杀的老实人,心里想啥脸上多少都有痕迹可察。

    李虎迟疑不决,说还是不说呢,唉,算了,还是说了吧。

    他抬起头,小心翼翼的说:“阿耶,左将明虽然没有明说,但孩儿琢磨着,他应该是想在第一时间知道政事堂内的动静。”

    李琼抚须想了想,随即笑道:“这个倒是容易,安国不是成日里闲着没事做么,让他隔三差五的去跑跑腿,跟着左将明长一些见识,倒也合适。”

    李中易也是政事堂相公之一,不过,他领兵出征,远在高丽国。即使消息送到他那边,也是鞭长莫及,时效性早就过去了,顶多算个旧闻。

    左子光想及时掌握政事堂内的上层消息,李琼这个现任的伴食相公,的确是最佳人选。

    不管是从李七娘子那边,还是从两家已经实质结盟的角度而言,彼此互通消息乃是题中应有之义。更何况,滑阳郡王府若想恢复往日的显赫荣光,总不能什么事都不干,坐等泼天的富贵砸脑袋上吧?

    “三郎,天武卫那边的情况如何?”李琼抚摸着白须,重重的叹道,“那可是咱们家仅剩的本钱呐,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身逢主少国疑之艰难局面,什么威望啊、钱财啊,都是身外之物,唯独兵权才是立足的根本。

    可恨的是,符太后和范质丝毫情面也不留下,公然将滑阳郡王府最后一点家底,也给剥夺得一干二净!

    俗话说得好,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滩被虾戏,滑阳郡王府已经被折腾成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空架子。

    李琼心里非常清楚,如果不趁现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奋起挣扎拼搏一番,整个郡王府的未来可谓是希望渺茫。

    一旦符太后彻底的掌握了朝局,将来绝对没有他们家的好日子过,偌大的家业逐渐被新贵们吞并和蚕食,乃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想到这里,李琼十分无奈的看了眼李虎,他的这个三郎还是太老实了,除了练兵打仗之外,别的弯弯绕竟是一窍不通,完全不足以应付目前纷繁复杂的朝局。

    唉,也正因为李虎的忠厚老实,只能守成,却无法立业,李琼只得无奈的选择和李中易结盟,希望保住偌大的家业以及郡王府的体面。

    孔子说的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尝过富贵滋味的豪门,没谁乐意丢失已经到了手的权势和地位。

    破船还有三斤钉呢,更何况,李琼父子的手里还掌握着天武卫的潜实力,尚有可被利用的价值。

    趁着还有还手之力的时机,鱼死书包网.bookbao2破的决死一搏,虽然异常冒险,却也比家道从此一蹶不振,永无出头之日,要强上许多。

    滑阳郡王府,虽然及不上已经传了四代的,树大根深的府州军阀折家,因着李琼和李虎父子均是统军大将,却也勉强算得上是将门世家。

    手里捏着刀子的武将世家,面对家族根本利益严重受损的局面,只要还有可扑腾的余地,准确的说是活路,将会如何选择,答案其实不问自明。

    “老三啊,为父年纪大了,眼看着没有几天的活头,”李琼知道李虎的心病,有些话本来不想多说,可是有担心一根筋的李虎想歪了,“唉,你大兄让你母亲溺爱得不成名堂,从小娇生惯养,怕苦怕累,只知道溜狗玩鹰,贪图享乐,他都这么大一把岁数了,前几日还把房里的侍婢收为通房,唉……”

    李虎不禁神情一黯,低头叹息,当武将带兵上阵看似风光,可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站桩提锁,挽弓骑马,一熬就是一辈子,确实苦不堪言。

    “唉,你三弟是幼子,从小身子骨不好,常年汤药不断。我和你母亲难免偏疼一些,不忍心逼着他吃苦受累,养成了只喜吟诗作画,偏爱收藏古董的坏毛病……”李琼大摇其头,连连叹息,“如果你三弟真是块读书的好材料,等将来天下太平了,走科举中进士的路子入仕,未尝不能支撑起门庭……”

    李虎心里明白,老父亲这是在劝慰他,要想开点,把眼光放长远一些,别计较眼下一些名誉。

    “阿耶,孩儿始终想不通,您为何一定要让七娘……”李虎本是个闷嘴葫芦,既然老父亲就差把话挑明了,他左思右想终于还是心结抖露了出来。

    李虎想不明白的是,明明李中易不想纳他的女儿为妾,李琼好歹是当朝相公,又有郡王的爵位加持,既然是结盟,他们家送钱出兵都可以嘛,何必送嫡亲的孙女予人为妾呢?

    宰相之尊,礼绝百僚;郡王之爵,荣耀四海!

    一旦走漏了消息,不说李虎这个小小的前天武卫都指挥使了,李琼这个现任政事堂相公的颜面何存?

    李琼早想彻底的解开李虎憋了很久的心结,他招手将李虎唤到身前,小声耳语了一阵,李虎这才恍然大悟,脱口而出:“他敢?”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