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就孙不难惶恐不安之时,脸色阴沉的李中易,缓步迈入军帐,用一种极其怪异的眼神,盯着孙不难,久久没有眨眼。

    孙不难自从跟随了李中易之后,何尝见识过李中易用如此阴冷的眼神看他,他首先撑不住心理上的巨大压力,双膝一软,“噗嗵。”跪倒在了敬爱的乡帅面前。

    “孙不难,汝可知罪?”李中易异常痛心的望着孙不难,这可是很早就跟着他闯世界的老兄弟啊。

    随着李中易事业的不断茁壮成长,在他麾下的将领们,大致可以分为如下几派:河池乡军派,灵州骑军派,以及开封杂牌步军派。

    河池乡军派的将领们,用他们私下的话说,属于从龙最早的勋旧,他们也一向自诩为李家军中嫡系中的嫡系。

    事实也基本如此,在李家军的元老重将之中,属于河池乡军一脉的,除了灵州军都指挥使郭怀、镇抚使姚洪之外,还包括一直代行副帅之责的杨烈,掌管军法司的左子光,参议司检校都指挥使杨无双等人。

    河池乡军派,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掌握的军事实力,都占据了比较大的优势。

    至于,开封禁军派,其实力也不容小觑。第二军都指挥使刘贺扬,第三军都指挥使廖山河,第四军都指挥使马光达等人,都属于这一派系。

    但是,和团结一致对外的河池乡军派不同,刘贺扬与马光达永远都尿不到一个壶里去。至于廖山河,他的眼里更是只有李中易,平日里压根就不和刘、马二人彼此走动。

    然后就是灵州骑军派,这一拨人的情况,就更加复杂了,既有第五军都指挥使宋云祥这种深得李中易看重的心腹爱将,又有李勇这一类极力装作是汉人的党项人,在参议司里更有何大贝这个左副都指挥使。

    总而言之,在李家军中的权力架构之中,基本上属于各派系共存共荣的局面。河池乡军派虽然占据了一些上风,但并没有绝对的优势,可以压倒另外两个派系。

    由此可以看出李中易的一番苦心,在这种体系之下,既有分权制衡,又可集中军令,形成合力,将下克上的风险,压制到了一个极低的水平线下。

    “禀主公,贼子杨标如何处置?”这时,随行而来的军法司检校副都指挥使李延清,小心翼翼的凑到李中易的跟前,大气都不敢喘半口。

    “此等丧心病狂之徒,待审问清楚余党之后,直接活埋,不必再报于我知。”李中易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神态,可是,这个命令刚一出口,整个帐内仿佛被天外陨石击中一般,立时将众人炸得魂飞魄散。

    在场的人,无一例外,谁都知道李中易的个性。李大帅虽然比较好色,却向来是个注重情谊之人,只要是跟随他时间比较长的老兄弟,无论是家里缺钱了,还是战时伤残了,李中易都会吩咐有司,作出妥善的安置。

    李中易有句名言,刘贺扬一直记得极其清晰,在老子的队伍里头,绝对不允许出现,让英雄们流血还流泪的狗屁倒灶事。

    可是,就在刚才,刘贺扬亲眼目睹,李中易竟然发出了活埋老兄弟的命令,这绝对是史无前例的重大事件。

    杨怀中脸色铁青的暗中咒骂杨标,该死的狗贼子,活埋都算是便宜了你小子,你就算是死了,老子也要把你的尸体挖出来喂野狗。

    李中易骤然翻脸无情这件事,极大的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一向讲义气顾情谊的李大帅,一旦被人碰了逆鳞,无情的杀戮以及惨烈的报复,代价大得令人完全无法承受。

    李延清倒没觉得李中易的决定有任何的不妥,按照军法,犯上作乱者,杀无赦!

    李中易没有下令宰光杨标的全家,甚至是五族,在李延清看来,已经是极轻的惩罚了!

    嘿嘿,李中易如果知道了李延清的真实想法,他一定会挑起大拇指,赞叹道:“不错,不错,颇有锦衣卫或是东厂的风范!”

    慈不掌兵,仁不问政,李延清对这句话理解异常之深刻!

    李延清也是河池乡军出身的将领,不过,和杨烈等人不同,他和李云潇一样,都早早的就成了李中易身边的贴身带刀近侍。

    可想而知,有资格在李中易吃饭、更衣、洗澡,甚至是泡妞的时候,挂刀守卫的将领,不是绝对信得过的心腹,又能是什么呢?

    左子光没被派去开封主持大局的时候,李延清一直就是他的副手,负责暗中监视并掌握军队里的一切动静。

    借用左子光的一句话,可以概括李延清此时此刻的心态:光辉永远属于恩师,小人我等为之!

    李延清下去之后,李中易阴沉着脸,缓缓的走到了孙不难的身前,冷冷的问他:“你有何话说?”

    一旁的杨怀中看得很清楚,李中易尽管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一直攥得死紧的右手,却彻底的暴露了他此时此刻痛心疾首的悲伤。

    俗话说的好,哪怕是养条狗,只要时间长了,主人也难免会颇有感情。即使那条狗老死了,主人也不会舍得去吃掉它的肉身,大多数情况下,主人都会选择一块好地,将之埋葬。

    也许,用养狗来理解李中易此时的心态,并不是特别的恰如其分,但至少也能够说明一些问题。

    “学生辜负了山长的厚爱,竟被您所言的糖衣炮弹击垮,请乡帅您依照军法重重的治学生之罪。”孙不难匍匐于地上,一边重重的磕头,一边落泪抽泣,场面可谓是惨不忍睹。

    站在李中易身侧的刘贺扬,眼睁睁的看着孙不难的额头已经被磕破了,刺目的鲜血格外的惹人怜惜。

    刘贺扬心里一阵不忍,就想主动站出来替孙不难说几句话,帮着求求情。

    杨怀中接了刘贺扬的眼色示意,他心里一阵迟疑,孙不难此时的性质,可谓是异常之严重,按照军法必死无疑。

    可问题是,李中易领着他们这些将领,东征西讨,讨伐四方,杀得不是高丽棒子,就是契丹狗,那些都是敌人,不是他们死,就是自己亡,非杀不可!

    如今,军法的屠刀,即将砍向的却是自家人的脑袋,这其中的巨大心态变化,也只有他们这些当事,方才有可能感同身受。

    杨怀中非常了解刘贺扬,老刘现在想的最多的,恐怕是,今天杀了贪腐的孙不难,明天会不会砍向他们这些元老重臣呢?

    所谓,兔死狐悲,唇亡齿寒,颇能说明此时众将的真实心情!

    杨怀中很为难,他的身份不同,他是第二军的镇抚使,主管的便是人事审查和军容军纪。孙不难暗中勾结杨标,伙同不法的高丽奸商,大肆走私牟利一案,杨怀中这个政治主官,也难逃监督不力的干系。

    刘贺扬见杨怀中将嘴巴闭得死紧,他心里也明白杨怀中的难处,可是,大家总不能都不帮着求情吧?

    这时,李延清安排妥当之后,返回帐内,重新站到了李中易的身后。

    李中易一直盯着悔恨交加的孙不难,刘贺扬则始终瞄着李中易的神态,至于,李延清很快就察觉到了刘贺扬的蠢蠢欲动。

    李延清虽然出身于河池,却一直是家将,也就是家臣的身份,以他对李中易的了解,今天之事绝难善罢甘休。

    哪怕,孙不难确实不是谋逆,并有忠诚护主的一片赤胆,可问题是,他严重的触犯了军法。

    李延清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是他站在李中易的位置上,又该如何处置孙不难呢?

    答案是肯定的,胆敢触犯军法者,必须严格按照条令,给予相应的处置。

    有功必赏,有过必罚,大家一视同仁,三军将士才会一切行动听指挥!

    “来人,吹号集合!”李中易的心情异常之复杂,一边是跟随了他多年的老兄弟,一边却是他极为看重的军法。

    李中易费尽心血,好不容易打造出了一支如臂使指,战无不胜的铁军,其中的过程实在是太难了!

    如果因为怜悯,导致小部分将领的贪腐行为,不能及时受到严厉的惩处,很容易给各派系的将领们造成一种误解:只要功劳大,哪怕犯罪了,也不可怕!

    明末东林党,只顾及小团体的利益,却最终误国的悲剧,时刻告诫着李中易,如果从一开始就没有杀住歪风邪气,他的继承人们就更处理了!

    军法就是规矩,没有规矩何成方圆?

    “千里长堤,毁于蚁穴!”李中易扔下这句话,掉头就往外走。

    刘贺扬察觉到李中易的神色不对,他一时心急,快步奔到李中易的跟前,双膝跪地,哀求道:“主公,请看在孙不难战功卓著的份上,赏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吧?”

    还没等李中易说话,李延清铁青着脸,主动挡在了李中易的身前,厉声喝道:“刘洪光,你莫非是想邀买人心,陷主公于不义么?”

    原本有些犹豫的杨怀中等人,正打算借着法不责众的机会,拥上去替孙不难求情。

    却不料,李延清站出来的正是时候,他的勃然暴喝,干脆利落的点明了事情的本质,令杨怀中等人,再不敢挺身而出!

    刘贺扬其实真没有想那么多,然而,李延清的指责,性质极其严厉,吓得他马上就淌出冷汗。

    哦,李中易这边要正军纪,严军法,刘贺扬跑出来当好人,这岂不是等于把李中易架到了火上烤么?

    李延清及时杀出,一言吓退了打算趁势集体求情的众将,李中易虽然没有任何的表示,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主公实在是养了一条好狗!

    帐外,嘹亮的军号声,阵阵吹响,随之而来的是,将士们急促的脚步声,以及紧急集合的报数声。

    “报告都头,乙都甲队集合完毕,请您指示!”

    “报告总值星官,丙营集合完毕,应到一千三百零八人,实到一千三百零八人,请您指示!”

    “全体都有,立正,稍息!”

    李中易走到门边的时候,就听见今日的总值星官,扯起喉咙大声宣布,“诸位,方才紧急集合的军号,由相帅专属的司号官发出,请全体立正,恭候相帅训示!”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李中易强忍着心里的酸楚,一脸平静的说,“你触犯了军法,该如何处置,和亲属无关。你的家人,我会安排专人负责照顾她们的生活,毋须担心。”

    “乡帅,罪人孙不难死而无怨,只是想求您一件事……”孙不难眼巴巴的望着门边的李中易,泪眼婆娑的恳求道,“只求,死在北伐的战场上,砍死一个契丹狗够本,砍死两个赚一个……”

    李延清一听这话,马上意识到不好,以李中易的脾气秉性,最是听不得这种令人异常窝心的话。

    眨眼间,李中易勃然大怒,扑过去死死的揪住孙不难的领口,抬拳就打,挥腿便踢!

    “啪!”李中易使足了全身的力气,恶狠狠的一耳光,将孙不难扇倒在地上,浑然不顾形象的破口大骂,“你个狗东西,真气死老子了,缺钱花,你找老子借啊。缺女人玩,老子那里多的是高丽女人,你白张了一张狗嘴,不知道找老子要啊?你个混帐王八蛋,还翻了天呢,杀头的大罪,你也敢做,老子是这样教你的么?啊,气死老子了……”

    “啊……”刘贺扬等高级将领们,何尝见识过,李中易如此粗鲁的一面,一个个全给吓懵了!

    杨怀中心里暗暗叹息不已,孙不难还真是一条硬汉子,他提的要求,越是朴素,就越让李中易觉得难受。

    李延清低着头,死死的瞪着地面,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李中易史无前例的失态,显然已经是被逼到了暴走的边缘。

    “呼……呼……守忠,姓孙的有儿子没有?”李中易打累了,索性一屁股坐到了地面上,冷不丁的询问李延清,倒把他给问懵了。

    好在李延清一直贴身警卫着李中易安全,他及时的醒悟过来,赶紧禀报说:“回主公,孙不难的堂客是个不争气的女人,只给他生了两个女儿,至今无子。”

    李中易仿佛街边的泼皮无赖一般,就坐在孙不难的对面,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吩咐李延清,“你把孙不难带过海去,帮他纳几房小妾,等女人们生了儿子之后,再把这个不成气的狗东西,绑去西北前线,让他光荣的死在战场上,免得玷污了老子的名声!”

    “喏!”李延清暗暗松了口气,李中易虽然最终也没有饶过孙不难不死,却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令任何人再无话可说。

    杨怀中因为职业的关系,非常能够理解李中易此时此刻的痛心疾首,一边是凛然不可侵犯的军法,一边却是兄弟如手足的深厚情谊,换作他处在李中易的位置,也绝然不可能处理如此有人情味。

    刘贺扬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主公还是那个讲情谊的主公,只不过,军法之冷酷无情,更是牢牢的扎根于他的脑海之中。

    跟了李中易这么些年的老兄弟,还是战功卓著的将种,李中易都没有丝毫的手软,何况是其余的军官呢?

    李中易吩咐过李延清之后,死死抿紧嘴唇,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帐内,径直朝着点将台走去。

    紧急集合的军号吹响之后,整个大营内的火把全都点燃,照得黑夜如同白昼一般!

    杨怀中忐忑不安的跟在李中易的身后,无意中,他竟然发觉,李中易抿紧的唇齿之间,竟然出现了一抹格外刺目的红痕。

    “滋!”杨怀中大吃了一惊,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李中易把屠刀举向自家兄弟,竟是如此的悲痛。

    在众目睽睽之下,面无血色的李中易,一步步踏上点将台,昂然立于高台的中央。

    “全体立正,敬礼!”总值星官并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他必须按照职责规范,指挥大家向统帅行礼。

    脸色铁青的李中易,负手立于点将台上,始终不发一语。一时间,台上台下,乃至整个军营的气氛,越来越凝重,越来越肃杀。

    毫不夸张的说,连根掉落到地面上,都很可能听见清脆的丢落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中易忽然撂下一句狠话,“不管是谁,只要胆敢触犯军法,绝不宽贷!”

    台上的将领们都心知肚明,台下的将士们却是一头雾水,李中易也懒得解释。

    只见,李中易迈开正步,“噔噔噔……”走下点将台,和掌旗官并肩站到了一起!

    刘贺扬等人,一看这架式,就知道大事不妙,他们慌忙跟着跑下点将台,就在李中易的身后,站成了笔直的一排。

    这一站,就是一晚上!

    更恐怖的是,到了吃早饭的时候,李中易依然屹立不动!

    统帅没动地方,谁敢下令吃饭?于是,所有人都饿着肚子,一直熬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李中易这才铁青着脸,闷不吭声的登车离开了军营!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