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文素公,你可别忘了张永德、李重进,还有那位自命不凡的李筠。”王溥中午喝了不少的鹿血,浑身躁热不安,偏偏李谷拉着他谈正事,实在是令人难熬。

    “哼哼,张永德已是被拔了牙齿的老虎,何所惧哉?”李谷的人品虽然很不怎么样,但见识却是不凡,他的点评比较简短,字字句句戳中要害,“李重进虽然手握数万兵马,却和铜臭子一样,远水解不得近渴,不提也罢。”

    “至于,李筠嘛,此人志大才疏,耳根子极软,绝非可成大事之人。”李谷露出神秘的笑意,“自从先帝驾崩之后,符太后在范质的唆使之下,一直采取强干弱枝的军事部署策略,只要咱们掌握了开封城内的兵权,那些边边角角的藩镇们,何愁不乖乖的就范?”

    如果,李中易就在现场,他也必须挑起大拇指,狠狠的夸赞李谷有远见,眼力着实不凡。

    历史上的陈桥兵变,以及赵宋建立之后的走向,还真如李谷所料,李重进和李筠先后败亡,张永德不过是个位高而无实权的富家翁罢了。

    然而,李中易的横空出世,让李谷的美好愿望,以及精密谋划,面临着严重的意外风险。

    赵老二必须和李谷合作,才能趁机夺取原本掌握在韩通手上的亲军司精锐禁军,这就和柴荣驾崩之前的分权措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本质上,柴荣也采取的是强干弱枝的军事部署策略,但是,柴荣知人善任,在保持朝廷军事力量拥有压倒性优势的同时,也没有特别削弱边境地区的军事实力。

    历史上,宋太祖由于忌惮契丹人的强大军事实力,错误的选择了先南后北的统一战略。

    等到宋太祖收拾了南唐和后蜀之后,原本处于内乱的契丹人,重新集结到了辽景宗耶律贤的旗下,可谓是势大难制。

    等到赵光义这个不通军事的二货,于高梁河惨败之后,赵宋从此失去了北伐夺取幽州的历史机遇。

    李谷虽然是现任的枢密使,却是个文臣,仅仅知道一些军事作战的皮毛而已,压根就算不上知兵之士。

    然而,范质不想李谷继续留在政事堂内碍眼,等李筠逃离了开封之后,他随便找了个借口,将范质踢去了枢密院。

    枢密院,因为紧挨着皇宫的西面,一般官面上的人物,大多称之为西府。与之相对应的是,位于东面的政事堂,则被称作东府。

    西府虽然管军,但是,财政和高级将领的人事大权,却掌握在东府的手上。这么一来,枢密院的权柄,在李谷的任内,被日益削弱。

    李谷不仅被踢出了东府,就连他的自留地,也被范质横插了一杠子,岂能不嫉恨于心?

    客观的说,李谷以前任相公,现任枢密使的高位,心甘情愿的协助赵老二篡位,范质的坚定打压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文素,先帝共有七子,今上的三位兄长,都在同一日被伪汉末帝所弑。除此之外,今上尚有三位同父异母的弟弟,曹王柴熙让为杜贵妃所出,纪王柴熙谨和蕲王柴熙教诲皆为秦贵妃所生。”王溥饮下一大口已经凉透的冷茶,勉强克制住不断上涌的欲念,仔细的分析未来的局势走向,“杜、秦二位贵妃,都是南边唐国李璟所献,远不如大名府符家那么财雄势大。”

    李谷微微一笑,王溥说得比较含蓄,但他却一听就懂。杜、秦二位贵妃,都是无根的深宫妇人,等到局面被翻过来之后,今上势必退位。

    在秦贵妃和杜贵妃二人之中,不管是谁最终登上太后的宝座,都绝无可能如符太后一般,借由垂帘而掌握朝政的实权。

    历史上,王溥和李谷其实只是想学范质,做个有权有势的真宰相罢了的。

    谁曾想,之前百依百顺的赵老二,在陈桥彻底的掌握了禁军精锐之后,反过手来,便将原本计划好的方略完全推翻了。

    从此,柴周的江山社稷,变成了赵家的天下。李谷和王溥终日打雁,反被大雁啄瞎了双眼,不仅没讨着便宜,还被心怀故周的士大夫们集体唾骂,可谓是咎由自取。

    归根到底,李谷和王溥想行董卓的废立之事,贪拥立新帝之盖世奇功。然而,他们只想到了开局,万没料到结尾。此所谓,螳螂捕蝉,岂知黄雀在后?

    李琼的整个家族,渐渐没落之时,李琼和李虎曾经掌握的天武卫,便落到了王、李两位有心人的眼底。

    这个时代,虽无统一战线的战略思想,大家却都有一个极其朴素和实用的观念: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齐物公,在下以为,事不宜迟,尽快选个适当的时机,命人去探一探李琼老儿的口风,不知你意下如何?”李谷多少有些心急,独掌大权的范质越来越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王溥入政事堂的资历,比李谷早得多,这人呐,做宰相的时间一长,且不说手腕和眼力,但论气度方面而言,王齐物比李文素也要胜出不止一筹。

    “文素公,李琼的家族势微,急的应该是他们,而不是咱们嘛。”王溥喝多了鹿血,胸口里始终燃烧着一团雄雄烈火,他巴不得早点结束眼前的空谈,趁着回府之前,再与美姬大战数轮。

    李谷也是个怪胎,他的家中虽然养了不少美姬,他本人却并不怎么好色。客观的说,这家伙喜欢大权在握,令万众瞩目折服的巨大成就感。

    这恰好应了那句老话,哪里有巨大的压迫,必有相应的反弹力!

    王溥从小家贫,如果不是跟对了人,别说随意玩弄美姬了,只怕是连娶老婆的银钱,都凑不齐。

    李谷从小家境富裕,十四岁的时候,他便尝过了身旁美貌侍婢的滋味。其后,随着官职和权势的提升,李谷完全压制住了妻族的势力,只要他有猎色的想法,多的是想马屁的人,献美人儿上门供其享乐。

    这人呐,无一例外,越缺啥,就越惦记着啥。关于这一点,古今没有什么不同,这是人性决定的!

    李中易曾经借用过的一句名言,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抢,抢不如抢不到手!

    这句名言,很好的诠释了王溥如今的心态,尤其是在他喝了不少鹿血之后,更是念想如同潮水一般,无论怎么遮掩,脸色渐红,额头冒汗。

    “齐物公,鄙人无意中,听说了一件稀罕事。”李谷喝多了酒,熏熏然的感觉使他没有及时发觉王溥不断夹腿的小动作,“太后娘娘最近申斥过杜贵妃,告诫她不要挑拨今上兄弟之间的关系。”

    “啊?竟有此事?”王溥不愧是天生的政治动物,李谷不经意间抛出的震撼消息,瞬间击溃了他积蓄已久的欲念,整个人猛的坐起,急忙埋怨李谷,“文素公,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早不说呢?”

    李谷端起酒盏,对于王溥的小题大做,颇有些不以为然,他淡淡的解释说:“我也是偶然间得知,并不知道此事的真假,怎敢乱说?”

    王溥双手撑在酒案上,上身挺得笔直,脸色都变了,急切的说:“如果此事当真,那必定会省了咱们不少的功夫。”

    “哦,齐物公,这是为何?”李谷满是诧异的瞪着王溥,“那杜贵妃深处嫌疑之地,又是不通世事的深宫妇人,被符太后训斥几句……哦……不对……确实大有文章……”

    李谷绝对不是笨蛋,只是他喝多了酒后,脑子有些运转不灵,反应也跟着迟钝了许多。

    经王溥的提醒,李谷随即明白过味来,既然有传闻符太后和杜贵妃之间不和,这对于心怀鬼胎的他们二人而言,岂不正是天赐良机么?

    “文素公,姓李的铜臭子虽然人品低劣,学识浅薄,倒也时不时的有金句冒出,比如说这一段话,就可圈可点……”王溥再次饮了口凉透了的冷茶,信口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哈哈,妙哉!”李谷驱除了部分酒意之后,反应比此前迅速得多,“以我之见,不如就让藏在暗处的门生,秘密联络杜贵妃母子。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杜贵妃的老父亲便住在大相国寺附近?”

    王溥点点头,微微一笑,说:“杜贵妃的父亲杜成虽然封了侯,可是,不善经营,家用日间不足。今上继位之后,宫中的赏赐一日少于一日,杜家的日子也跟着越来越难过了。大约在三个多月前,杜成曾经托人来求我,想替杜家的长子在朝中谋个差事,我虽未答应,亦位明确回绝,如今倒恰好应了景,居然派上了用场。”

    李谷抚掌大笑不已,抓过酒案上的筷子,凌空比划了一个硕大的巧字,接着叹息道:“一啄一饮,皆有天数。”

    王溥不愧是个办大事之人,事情的进展有了重大眉目之后,他将心中的绮念彻底抛到脑后,略带兴奋的说:“事不宜迟,咱们必须好好的商量一下,派谁去接触杜成比较合适呢?”

    俗话说得好,话不投机半句多,酒逢知己千杯少,王溥和李谷密谋了很久,直到快要宵禁之时,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李谷的府第。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