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茶楼上的风波,如同袅袅的青烟一般,眨眼间便被吹散一空,仿佛从未发生过一般。

    “爷,你真要让朴家的女儿做高丽新国主的王后?”

    车厢内,韩湘兰一直没想明白,李中易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朴家父子。

    昏暗的灯笼光映射下,李中易高高的翘起嘴角,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微笑,他抚摸着韩湘兰白嫩的小手,淡淡的说:“你没养过狗,不知道狗的习性,实际上,朴万羊是条非常懂事的好狗。”

    “哪怕是纯粹的宠物狗,做主人的也绝对不能让它吃得太饱了。”李中易兴致勃勃的谈起了狗经,令韩湘兰一时间竟不知何意,“驯狗的诀窍其实并不复杂,那就是赏罚分明。狗不听话了,就拿鞭子狠狠的抽它,直到打怕了为止。当然了,狗帮着主人看家护院,抓到了猎物,几根肥肥的骨头,还是要赏的。”

    “朴万羊比金子南强不少,他帮着我搜刮了不少高丽豪门的钱粮和田产,嘿嘿,人全给他得罪光了,好处都落入了我的袋内,如此美事上哪里去寻?嗯哼,即使朝廷两年不发大军的钱粮,我也已经完全没有后顾之忧。”李中易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斜靠在车厢壁上,“明儿个张永德就要正式登场了,我捞了这么多东西,大面上还需要老朴这条好狗帮着弥缝,不给他一些的甜头,这老小子说不准转身就把我给卖了。”

    韩湘兰暗中翻了个白眼,嘟囔道:“爷,朴万羊是条极其聪明的好狗,只要您兵权在握,他就算是把他老婆卖了,也绝不敢出卖您。”

    李中易微微一笑,这女人呐,哪怕是如韩湘兰一般的精明强干,总归还是一种比较喜欢吃醋的动物。

    金子南的老婆和李中易有一腿的事,除了李云潇之外,也就只剩下韩湘兰这个唯二的知情者。

    偏偏这种桃色的事件,李中易还真没办法解释清楚,哦,说他一不留神,在泳池里误把郑氏给骑了,那只是一个异常美丽的误会?

    李中易向来是敢作敢为的脾气,既然已经骑了,那就一直骑下去嘛。而且,从那以后,郑氏就只许他一个人骑,再也不许让任何别的男人碰,哪怕是郑氏的正牌子丈夫,也绝不允许。

    李中易就是这么的霸道,旁人不服也得服,有种来咬他啊?

    马车笔直的朝着码头大营的方向疾驰而去,既然是去军营里办正事,也毋须继续遮遮掩掩,沿途都有近卫军官兵加入到了护卫的行列之中。

    自从第二次征服了高丽国之后,李中易的兵力部署之中,步军的重点是以开京城为圆心,沿着礼成江两岸布防,与江华岛隔海相望。

    李勇率领的骑军,则以千人为基础,携带着七日以上的干粮,向开京的四面散布出去,利用骑军速度快的优势,控制住各地向开京输送粮草和物资的要道。

    尽管,开京城外的总决战,李家军将高丽人杀得血流成河,肝胆俱裂。但是,各地通往开京的官道上并不太平,依然有散落于各处的小股高丽乱军,因为饥寒交迫,时不时的侵扰运送物资的辎重队伍。

    单单是最近十日内,据李勇传回来的战报,至少就砍了好几百颗高丽乱党的人头。

    早在李勇还没有投靠李中易之前,为了获得生存发展的资源,他领着一帮子不服拓拔彝殷的党项部众,可没少干剪径抢劫,绑票勒索的勾当。

    好钢用在刀刃上,李中易把李勇这个抢劫惯犯,派出去反击高丽乱党的袭扰后勤线,正可谓是知人善任,用其所长。

    夜幕下的开京港,依然灯火通明,人头攒动,显得热闹非凡。

    从大周以及南唐驶来的商船,一艘接着一艘驶入码头,商行的水手们手忙脚乱的用长长竹杆,将大船缓缓撑向岸边。

    没等商船完全靠岸,顶着寒风在码头上贩卖吃食的小商小贩们,便蜂拥而来,这些小商小贩高高的举起他们手里的还冒着热气的吃食,大声吆喝着,“原汁原味的开封炊饼喽,十文一个……”

    “泡菜哦,又香又脆的泡菜……”

    “煎饼喽……”

    “开封西市李记蒸饼,吃了忘不掉喽……”

    “各位尊贵的客官,鄙店是开封的老字号烩面

    口音各异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竟将整个开京港衬托出别样的繁华气息。

    开京港属于开京城的补给重地,驻防于此的是刘贺扬的第二军,军营分为三处,呈品字形将开京港团团围在其中。

    自从,李中易彻底击败了高丽国最后也是最庞大的抵抗力量之后,大周占领军第一时间便发布了鼓励经商的命令。

    战争对于高丽国的民生经济,起到了巨大的破坏作用。李家军虽然没有抢劫高丽国的普通民众,可是,大周和高丽之间的那一场总决战后,开京附近几乎家家户户都办过丧事。

    实际上,两军对垒之时,正面战死的高丽人,其实并不多。

    可问题是,高丽人战败之后,李勇麾下的骑兵穷追不舍,迫使抱头鼠窜的高丽人互相践踏,为了夺路而逃彼此火并,挤进礼成江中被淹死,不知凡几。

    决战之前,李中易明明可以轻而易举的提前拿下开京城,却偏偏等高丽人完全集结之后,才发起总攻,根本目的就一个:务求一次性杀破高丽人的胆,绝对不能陷入到旷日持久的游击治安战中去。

    基于此,获得狂胜的李家军将士们,在趁势追杀的过程中竟是超乎寻常的手毒,单单是用于筑京观的首级,就至少超过了两万颗。

    高丽人总人口也不过才几百万人,一场大决战便丧失了好几万精壮的男人,可想而知的元气大伤。

    血腥而又赤果果的杀戮,显得很不文明,却的的确确起到了极大的震慑效果,剩余的高丽人全都老老实实的匍匐于李家军的铁蹄之下,乖乖的做了顺民。

    李中易一行人,并没有惊动港口内的人们,而是绕了一大圈,来到了距离港口最远的一座军营门前。

    就是在这座军营之中的某些军官,他们从来不缺乏忠诚和勇气,并且经受住了铁与血的残酷考验,却偏偏没有抵抗住金钱、人情以及美色的腐蚀。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