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兄,兴哥儿虚岁也就五岁而已,实际只有四岁多点,现在就请大儒启蒙,是不是早了点?”折赛花刚想起身去净手,身子还没站直,就觉头皮一阵刺痛,脑袋也随之偏向一侧。

    折赛花低头一看,却见玲妞正笑嘻嘻的望着她,粉嫩嫩的小爪子里赫然捏着几根乌黑的长头发。

    “妞妞……”折赛花既好气又好笑,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面带薄霜的怒瞪着玲妞。

    “娘亲,妞妞没想干坏事的,谁知道您突然起身呢……”玲妞扁着小嘴,美丽的大眼睛里噙着晶莹的泪花,完全是一副委屈之极的模样。

    折赛花皱紧秀眉,心里一阵哀叹,这才是虚五岁的女娃娃啊,说起谎话来连眼睛都不带眨的。

    如此狡猾的小东西,肯定不像生性直爽的折赛花,倒是像极了她那个擅长哄骗女人欢心的亲爹。

    折御寇虽然一直没言语,心里却在想,将来啊,谁家的儿郎,若是娶了玲妞这个小机灵鬼,只怕是要难受一辈子了吧?

    “你个鬼东西,少和娘亲我装蒜,滚回屋子里去,不写满一百个大字,不许吃晚膳。”折赛花可不是一般的无知村妇,她上马可以挽弓一箭三星,下马可以举起三百斤的石锁,死在她刀下的契丹人至少超过了百人。

    折赛花真的发了飙,平日里的积威,足够震慑住顽劣的玲妞,这小丫头片子平日里也没少吃亲妈的苦头。她只得扁着小嘴,麻溜的爬下暖炕,迈开小短腿一溜烟的闪回了她的住处。

    玲妞被赶跑后,兴哥儿也坐不住了,正好折赛花和折御寇有正事商量,索性命兴哥儿的奶嬷嬷,将他领出去玩耍。

    两个小娃儿都走了,原本热闹非凡的屋子里,就剩下了折赛花、折御寇以及绣绢三人而已。

    早在折赛花年幼的时候,绣绢已经是她的贴身侍婢,属于是地地道道的折家自己人,很多事情不仅不需要瞒着绣绢,还需要她去具体承办。

    “大兄,不瞒你说,咎郎临走的时候,曾经提过家里孩子们的蒙学安排。”折赛花单手托着香腮,目光炯炯的盯在炕桌上,“咎郎虽然说得有些含糊不清,但据我的猜测,几个小娃儿包括玲妞在内,很可能会搬到咎郎的住处附近去,另辟单独的小院子一起玩耍和读书习字。”

    “啊,真的?”折御寇心头猛的一震,如果真是照折赛花这么说的变成了现实,那么问题就来了,李中易不仅身居高位,而且事务繁多,家里的孩子不少,他有那个精力照管么?

    折赛花叹了口气,说:“说句心里话,我也不希望是真的,这每天早上只要一睁开眼睛,我就要去看看孩子们,都已经习惯了。只是,我看得出来,咎郎对于京城里养出败家子的豪门世家,那是格外的瞧不起。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他一直挂在嘴巴边上的话便是,咱们府上若是也出了败家子,不如直接撵出家门,从此恩断义绝。”

    说实话,折御寇特别能够理解李中易的这番话。且不说太远的事情,就在府州折氏家族内部,除了折御勋和折御卿这两兄弟之外,其余的旁系子弟大多不成器。

    就以折老太公的二弟他们家来说,和折御寇平辈的折御江,简直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超级纨绔。

    平日里,折御江除了溜狗斗鸡,飞马狎姬之外,就没干过一件正经事。

    以前,折御寇没见过多少大世面的时候,原本以为府州折家,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大豪门。

    谁曾想,折御寇跟着李中易来到开封之后,简直就如同乡下佬进城一般,大大的开阔了眼界。

    毫不夸张的说,就以目前的这座燕国公府而言,别看整座宅院的面积远不如老折家的大院。

    然而,在这从外面看似不怎么起眼的燕国公府中,哪怕是极其普通的一名三等丫头的日常吃穿用度,也远远的把老折家的几位大管家给甩出去何止三条街?

    在这里,折御寇算是彻底开了眼界,知道了啥叫富可敌国,什么是财大气粗。

    老折家给折赛花带来的嫁妆,虽然异常之丰厚,堆满了院子里的私库。可是,单单李中易给折赛花的几大箱子莹白胜雪的宣纸,其价值就至少超过了嫁妆几倍以上。

    折赛花长期待在宅子里,可能不知道世面的行情,折御寇却是经常性的走街窜巷,各类商品的行情,不说滚瓜烂熟,或多或少也了解一些。

    在开封的市面上,有且只有一家店铺出售这种绝非人间凡品的雪白宣纸。至于价格嘛,童叟无欺,一张五十贯钱,谢绝还价。

    一张纸,卖到五十贯的天价,居然还被南北各路的客商抢破了头,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却又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原因其实很简单,这种雪白的宣纸目前是被垄断的生意,表面上归入黄景胜的名下。其实呢,整个开封城中,除了傻子痴儿之外,谁不知道这是李中易控制下的独门财源?

    除了市售的这种雪白宣纸以外,另一种更白也更贵的宣纸,市面上根本不可能出现。只有皇帝的诏书、敕令,以及告祭宗庙时的祭文,等少数极其特殊的情况下,才被允许使用。

    周承唐制,皇帝锁院拜相的诏书,以前一直采用异常珍贵的麻纸,俗称为:宣麻拜相。

    可是,自从李中易造出了格外雪白的宣纸之后,所谓的宣麻拜相,实际上应该改为:宣白拜相。

    折御寇因为父母早早的双亡,家境可谓是异常的贫寒,折家的旁系亲戚们也视他如同草芥一般的不闻不问。

    在成为折德扆的义子之后,折御寇一夜之间鱼跃龙门,成了老折家可能的继承人,冲锋的享受到了豪门的奢华生活。

    正因为有正反两方面的生活经历,折御寇格外赞同李中易曾经说过的两句话,其一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其二则是创基业不易,守基业更难。

    这个难,就难在怎么教育和培养下一代人,让他们有本事顺利的承接基业,而至于堕落成混吃等死的家族蛀虫。

    折御寇喝了口热茶汤,正想说出他的想法,却见绣绢突然走到门边,轻轻挑起门帘,闪身出去了。

    不大的工夫,绣绢返身回到折赛花的跟前,小声禀道:“刚才有人亲眼看见,咱们院里的张嬷嬷,跑去唐夫人那边吵闹,结果被老太君给撵出了府门。”

    折御寇一听这话,脑子里立即浮上了一个念头,不好,大麻烦自己找上门来了!

    PS:感谢兄弟们的月票鼓励,这一更总算是加上了,继续求月票,继续努力加更!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