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老奴拜见掌家夫人。”刘嬷嬷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蹲身行了拜见礼。

    “刘嬷嬷,老太君的午膳用得可香?”唐蜀衣深深的看了眼缩在刘嬷嬷身后的木珠,随即探手挽住刘嬷嬷的胳膊,一边拉她起身,一边含笑询问薛夫人的饮食情况。

    “老太君上午陪着宝哥儿和甜丫,玩闹了好一阵子,午膳用得可香了,居然还添了小半碗饭……”刘嬷嬷明明看见张嬷嬷被绑在了地上,却只当没看见一般,笑呵呵的介绍了薛夫人的生活起居。

    唐蜀衣知道,薛夫人的食量其实不大,往日里顶多也就是半碗饭,外加几口汤而已。今儿个竟然添了饭,可想而知,陪着三郎和大娘子玩闹,的确是一件体力活。

    “刘嬷嬷,老太公可在,老奴想请他老人家做主。”刚才人多手杂的时候,张嬷嬷被人暗中狠捶了好几下,肋骨疼得钻心,隔了好久才顺过气来。

    “张婢,老太君说了,老太公对身边的老人儿一向仁慈,念你岁数已高,许你服侍于折夫人的左右,实际上是给你找了个养老的好去处。可是,你倒好,不仅丝毫不念老太公的一片苦心,反而仗着曾经服侍过老太公的一丁点苦劳,骄横跋扈,肆意妄为……”

    张嬷嬷瘫软在了地上,她做梦都料到,老太君竟然公开力挺唐蜀衣,浑然不顾老太公的颜面。

    唐蜀衣微微一笑,事情是明摆着的,老太公早就不管事了,薛太君必定是向着她的,张嬷嬷还能蹦到几时?

    “老太君亲口吩咐下来,命老奴带人将张婢撵去田庄严加看管,未奉召唤,不得回府。”刘嬷嬷当众转达了薛夫人的决定,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清楚了一个事实,薛夫人正是唐蜀衣最大的靠山。

    为了维护唐蜀衣的威信,薛夫人不惜将老太公身边的老人撵出府门,赶去郊外的田庄,这就意味着张嬷嬷彻底的失了势。

    “来人,绑了张婢,随我登车。”刘嬷嬷完美的达成了薛夫人的指令之后,为了避免瓜田李下的嫌疑,半刻也不想耽搁,直接带人将张嬷嬷捉走了。

    唐蜀衣本想留下刘嬷嬷吃杯茶再走,她转念一想,此事涉及到了老太公的颜面在内,不能久拖,否则很可能夜长梦多。

    送走了刘嬷嬷一行人后,琴香搀扶着唐蜀衣往回走,她小声禀道:“夫人,方才小婢瞅准了机会私下里问刘嬷嬷,贱婢张被捉走后,谁来顶替她的差事?刘嬷嬷只是笑,却没有露半点口风,这就有些奇怪了。”

    唐蜀衣微微一笑,琴香虽然忠心耿耿,毕竟还是太年轻了,见识略有不足。

    薛太君主动出面拿掉了老太公的前女婢,等于是帮了唐蜀衣一个天大的大忙。唐蜀衣再怎么有实权有手段,在孝和顺的大帽子之下,她还真不好亲自出手整治张嬷嬷。

    客观的说,折赛花的平妻身份,只是老李家以及亲朋故旧之间,私下里认帐罢了。然而,唐蜀衣的平妻名分,其实是先帝御口钦封的,目的是褒奖李中易一征高丽期间有大功。

    可问题是,唐蜀衣以前不过是伺候薛夫人的奴婢而已。一向讲究长幼有序,尊卑有别的李老太公,无论如何也看不顺眼她。

    好在家中也只有一个不知道轻重的张嬷嬷,如果多来几个同样跋扈的李嬷嬷、赵嬷嬷,那唐蜀衣还有得头疼。

    张嬷嬷被拿掉之后,折赛花那边的管事嬷嬷,很自然的也就出了缺。至于,派谁去顶替张嬷嬷的职责,实际上,轮不到唐蜀衣去操心,自有薛夫人出面作主。

    唐蜀衣至今记得很清楚,李中易曾经说过一个典故: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当时,引得唐蜀衣捂住轻笑,可是事过境迁,等她有了身临其境的难处之时,那典故竟是格外的恰如其分。

    这年月,讲究的其实是打狗还要看主人,不看僧面必看佛面的为人处事逻辑。李家的事如此,皇家的大事小情,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在收拾张嬷嬷的问题上,唐蜀衣其实也没完全准备好善后措施。当时,张嬷嬷竟然胆大包天在东花厅摔了杯子,那简直是打上门来了嘛。

    事发突然的仓促之下,唐蜀衣哪怕再顾忌李老太公的颜面和感受,也必须果断出手,先将张嬷嬷摁住,别的后果以后再想办法补救。

    唐蜀衣以前听说过,张嬷嬷曾经多次克扣过芍药的月例钱,芍药却因为不怎么讨李中易的喜欢,她只得被迫忍气吞声,不敢生张出来。

    反过来,即使李老太公大发雷霆之下的兴师问罪,唐蜀衣却也担得起相应的后果。

    抛开薛夫人的力挺,唐蜀衣的膝下有李继易这个庶长孙的存在,就已经令她有资格站稳脚跟。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她唐蜀衣可不是没有儿子护身的芍药!

    再说了,整个老李家虽然李老太公的辈份最尊,实际上,光大门楣、支撑家业、手握重兵的却是唐蜀衣的男人。

    不看僧面看佛面的另一面是:李中易在外面领兵作战,替家族的兴旺发达奋力打拼,家里的老父亲帮不上忙也就算了,怎么可以拖亲儿子的后腿呢?

    几个月前,薛夫人由于劳累过度,染上了风寒,是她唐蜀衣寸步不离的精心侍奉之下,才顺利的摆脱了病魔的侵袭,恢复了健康。

    按照朝廷的律法,虽有七出之条,然而,儒门士大夫之家普遍遵循三不出的伦理,其中便有侍奉过公婆的妻子不下堂的规定。

    母以子贵,侍奉过高堂,平日里掌家理事,又是朝廷钦封的平妻,这一切都给了唐蜀衣不需要过于担心老太公震怒的底气。

    归根到底,李中易哪怕已是妻妾成群,依然对唐蜀衣格外的另眼相看。只要,李中易在家中,每月至少有八日会留宿于唐蜀衣的房中。两口子经常在办完事后,交颈搂在一起,眉飞色舞的忆苦思甜,大谈当年落魄的糗事。

    与此相反,芍药却顶多只有每月接受一次雨露滋润的机会,被男人耕耘的次数可谓是少极了,哪来的机会生下儿子护身?

    折赛花尽管也非常不喜欢张嬷嬷,但张嬷嬷毕竟是西边园子的管事嬷嬷,当众丢了颜面的折赛花,会怎么想呢?

    这才是唐蜀衣需要仔细斟酌的大事!

    PS:不说废话,月票砸得多,司空一定加更!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