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晚生拜见师公。”左子光进门之后,抢在李达和说客套话之前,毕恭毕敬的长揖到地。

    李达和本就是个极讲规矩之人,见儿子的门生如此之守礼,他不由拈须笑道:“将明是自家人,何必如此多礼哇?快快请坐,来人,上茶。”

    “多谢师公。”左子光恭恭敬敬的再次长揖行礼,李老太公那是出了名的规矩多,他这个孙儿辈如果礼数不到位,就等着挨冷脸吃排头吧。

    等左子光在椅子上坐定,下人们上了茶,李达和端起茶盏,含笑招呼左子光:“将明啊,此茶是大郎亲手炒制的毛尖,你来得正好,尝尝吧,替老夫品鉴一下,口感如何?”

    规矩很大的李达和既然提到了李中易,左子光赶忙从椅子上站起,抱拳作揖,欠着身子说:“既是老师亲手所制,必是绝品好茶,晚生还真是赶巧儿,口福甚好。”

    “坐吧,大郎只有两名弟子,你是其中之一。我家搬来开封之后,虽然陆陆续续有些亲戚来投,不过大多是来打秋风的。在老夫看来,将明你是咱们自家人,比亲戚还要亲近好几分。”李达和言必称李中易,原本有些口渴的左子光被折腾得频频起身行礼,香气四溢的茶汤就在茶几之上,却始终无法沾唇。

    所谓天地君亲师,尊师重道乃是儒门弟子最为重视的规矩之一,李达和反复提及李中易的,他左子光岂敢礼数不周?

    左子光原本就是极聪明之人,李达和显然是故意的,目的恐怕是想在他道明来意之前,有心煞一煞他左将明的威风。

    如果是旁人,左子光至少有一百种方法反击,可惜的是,居中而坐的是李中易的生父,水再大还能漫过船去?

    哪怕是被李达和故意搓揉,左子光也只得老老实实的受着,毕恭毕敬的听训,丝毫也不敢造次。

    李达和看不出左子光有丝毫受委屈的迹象,他不由抚须微笑,任你左将明顶着饿虎的大名头,到了他的面前也得像家猫一般的顺着。

    同为李中易门徒的杨烈登门拜见的时候,李达和虽然也讲规矩,但礼数却少了十倍不止。

    左子光心里异常通透,李老太公故意摆谱的目的,其实是在告诫左子光,你算计旁人皆可,唯独不要过分的苛待了李中昊。

    还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呐,左子光很理解李达和的一番良苦用心,手心手背都是肉,谁不是如此?

    不过,理解归理解,只要李中昊胆敢逾越了规矩和必要的分寸,他左将明就敢暗中下黑手。

    李达和也知道左子光不比杨烈,这是个心狠手毒的食人猛虎,真把他惹急了,二郎的安危堪忧。

    自古以来,只有做贼百日,哪有防贼千日的道理?

    李达和点到为止,见好就收,换上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亲热的招呼左子光:“将明啊,坐吧,坐吧,莫要如此的客套。你虽是大郎的门生,大郎却从来没把你视作外人。”

    左子光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一边赶紧起身行礼,一边腹诽不已。李达和明面上摆出亲热的姿态,却一口一个大郎,逼得左子光必须周全礼数。

    等折腾得差不多了,李达和这才饮了口茶汤,笑问左子光:“不知将明此来所为何事呀?”

    左子光心说,总算是结束了,这敲打的时间未免也太长了点吧?

    “禀师公,老师他写了封家书,担心路上出了差错,特交由晚生转呈于老太公您。”左子光称呼的改变,李达和注意到了,却没有太多的关注,他的注意力瞬间被儿子的密函整个的吸引了过去。

    李达和是个讲规矩的人,李中易这个做儿子的也跟着要讲规矩,士大夫之家的礼数,绝对不能少。

    不管是逢年过节,还是老太公以及薛夫人的生日,或是祖宗的祭日,李中易都会亲笔写下问候的书信,派专人携带礼物回家。

    按照李家父子的默契,常规性的家书或是节礼问候,李中易大多数情况下,会指派在近卫军中有军职,又在老李家中有固定差事的心腹家将回来转达。

    李达和那是见过大世面的侍御医,长期混迹于蜀国宫廷之中,迫使他必须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

    总之一句话,涉及到书信之类很可能授人以柄的敏感问题,必须由完全信得过的自己人转达。

    这么做的好处十分明显,一则确保了书信的准确性,同时也兼顾了安全性。

    以往,只要是李中易寄回来的敏感书信,李达和看过之后,都会在第一时间点火烧成灰烬。

    “禀师公……”左子光故意停顿了一下,两眼扫视室内一圈,李达和会意的摆了摆手,挥退了贴身侍候的下人们。

    等仆婢们走得一干二净,左子光这才从袖口里掏出一个厚本子,以及一封书信,起身捧到李达和的面前。

    “禀师公,这是老师命晚生转给您的书信,以及专用密码本。”左子光刻意压低声音,透露出了令李达和心惊肉跳的敏感讯息。

    李达和屏住呼吸,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看似漫不经心的接过书信和密码本之后,却并没有马上拆看,而是顺手揣进了怀中。

    左子光观察得很仔细,李达和看似十分随意,可是,将书信和密码本往怀里塞了又塞,直到塞紧为止的小动作,既暴露了李达和做事极其谨慎的个性,也同时反映出,李老太公还真是个大事不糊涂的明白人。

    “将明啊,既然来了家里,眼看着到了膳点,便留下来陪老夫饮几杯美酒吧?”李达和虽然是商量的语气,却抢在左子光回应之前扬声道,“来人,吩咐厨下置办一桌上等的席面。”

    左子光很无奈,今天自从登了老李家的门后,他便被李老太公夹枪带棒的搓揉,折腾可是不轻啊。

    “既然老太公如此赏脸,那晚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左子光纵有狡计千条,却都抵挡不住李达和是李中易的亲爹这一招,只得灰头土脸的败下阵来,师公赏的憋屈他不服也得服。

    这一遭,李达和算是注意到了左子光称呼的变化,嘿嘿,连师公也不叫了,改成了老太公?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