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开封城,殿前司都指挥使赵府。

    “二郎,三郎去了哪里,你这个作兄长的岂能不闻不问?”赵府的杜老太君命人把赵匡胤找到跟前,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痛斥。

    赵匡胤露出难看的苦笑,赵三郎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前段日子说是去南边散散心,结果,这都过去一个半月了,他却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杳无音信。

    虽说是长兄当父,可是,赵三郎在杜氏格外的溺爱之下,赵匡胤其实也管不住他。

    然而,管不管得住是一回事,赵三郎失踪的黑锅,他这个当二兄的背定了,总不能当面指责杜氏的不是吧?

    “二郎,你不要以为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杜氏从年头开始就窝着一股子火,已经快要憋出内伤,实在忍不住的爆发了,“你那天和三郎大吵了一架,可有此事?”

    赵匡胤心里暗暗一叹,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在精明的娘亲面前,躲躲闪闪是既无法躲,更不可能闪得过去的。

    “娘亲,三郎说是您答应让他去南边散散心,孩儿当时也没细想,只是担心他手头紧,便命帐房上的多支了些银钱,让他带着路上花。”赵匡胤不慌不忙的端出了事先想好的说法,不管杜氏信或不信,他都只能这么说。

    赵匡义居然偷偷的溜了,这的确是打了赵匡胤一个措手不及,到了杜氏的面前,说真话比编瞎话,后果要严重十倍不止。

    伸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赵匡胤明智的选择了暂时拖延,哪怕挨上几下木拐,打死也不能说实话。

    “哼,知子莫若母,你休想用这一套鬼话哄骗于我。”杜氏手里的龙头拐杖连续狠命的戳着地砖,发出令人惊恐的“轰轰”声。

    一直贴身侍候杜氏的婢女们,一个个吓得面无血色,恨不得马上变成隐形人,她们啥时候见过老太君发这么大的脾气?

    赵匡胤长长呼出一口气,母亲杜氏应该已经猜测到了一些幕后的真相,她现在比谁都担忧赵三郎。

    “娘亲,三郎已经成年,等他回来后,您还是赶紧替他说门好的亲事吧?”赵匡胤故意想把话题绕开,免得始终纠缠于三郎失踪的焦点问题上。

    杜氏冷冷一笑,斥道:“你休想轻易的搪塞过去,说吧,三郎究竟去了哪里?你们当时为何吵闹,甚至还拍了桌子?”

    赵匡胤现在最盼望的事情是:赵普那个巧舌如簧的家伙,如果在现场就好了。可惜的是,此地乃是二宅之内,赵普这个外男根本不可能入内。

    “母亲,三郎的离家出走,事先没有任何征兆,孩儿真的不知情。”赵匡胤只能选择硬抗着,因为赵匡义的去向,他也仅仅只是猜测罢了,并无实质性的证据。

    随着赵三郎的年岁渐长,他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流着鼻涕,跟在赵匡胤身后喊二兄的三弟了。

    而且,赵匡胤敏感的察觉到,自从慕容延钊被李中易放回之后,原本隔三岔五便要登门吃酒的慕容延钊,也渐渐的不怎么来了。

    尤其是上次,慕容延钊就在府里,却偏偏说没在家里,让他和赵匡义吃了个大大的闭门羹。

    李中易有句名言,事务反常即为妖,赵匡胤反复琢磨,经过细节的斟酌之后,毛病锁定在了赵匡义的身上。

    朋友之间的交情,要么因为意气相投,要么是利益的紧密结合,其基础远不如至亲血脉的不计利害。朋友之间再亲密,毕竟不是一家人嘛。

    这不是一家人,就难免因为种种矛盾,而分道扬镳。慕容延钊和赵家的关系,虽然还远没到这个程度,但是,赵匡胤心里有数,只要有赵三郎的地方,慕容延钊就会躲得远远的,甚至提前找借口离开。

    慕容延钊手握两万多兵马,正是赵匡胤成大事的好帮手,谁知道却因为三郎的缘故,和整个赵家渐行渐远,这是赵匡胤绝对不愿意看到的最坏情况。

    朋友之间的嫌隙或是裂痕,客观的说,几乎不可能修补。对此,赵匡胤充满着深深的无力感,也正因为这事,导致他和赵三郎之间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母亲杜氏居然知道了他们兄弟俩拍桌子的事,赵匡胤暗暗咬紧牙关,他的身边居然埋伏着杜氏的眼线,哪怕挖地三尺,也要把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找出来。

    “哼,三郎的事且放一边,你二妹妹最近在做些什么,你可有关心过?”杜氏只觉得脑仁疼,她一直以赵二郎为荣,谁家的娃儿不过三十来岁的年纪,便登上了大周武将的最高职位?

    可是,赵匡胤嘴巴紧的坏毛病,却令杜氏颇有些无力之感。这孩子是个闷嘴葫芦,他可以独自呆在书房里,一整天不说话。

    为了这事,杜氏没少和二郎媳妇贺氏唠叨。问题是,贺氏表面上显得异常恭顺,答应得也很爽快,赵匡胤就是不改。

    这让杜氏不禁起了疑心,贺氏究竟吹没吹枕边风?有没有完整并且准确无误的传达她的意思?

    赵匡胤的妹妹有九个之多,只有二妹妹赵雪娘和他是一母同胞的嫡亲妹妹,关系也自然异常亲密。

    不仅兄妹之间的感情甚好,就连贺氏这个嫂子,也和赵雪娘格外的亲近,姑嫂之间有事没事就凑在一块儿玩闹。

    所以,对于赵雪娘的动态,赵匡胤可谓是了如指掌,洞若观火。

    也正因为如此,赵匡胤哪怕啥都明白,却偏偏不能当着母亲杜氏的面说出来。他总不能这么说吧,他的亲妹妹赵雪娘,成天惦记着李中易吧?

    和每况愈下的滑阳郡王李琼不同,他赵匡胤虽然只是四品官而已,却是大周最高级的武臣殿前司都指挥使,俗称殿帅。

    通俗的说,身为政事堂相公的李琼,其政治地位远远高于赵匡胤,但是实权却差得有如天壤之别。

    逢年过节的时候,赵府的门槛都快要被踩烂了,相对应的是,李琼府除了一些勋贵老将偶尔登门之外,几乎就是门可落雀的衰败场景。

    “二妹妹一直闹着想出家当姑子。”赵匡胤十分理智的把赵雪娘给卖了,杜氏依然在堂,她的亲事自有母亲作主,轮不到他这个做兄长的伤脑筋。

    “哼,你休想虚言搪塞,我且问你,三郎是不是去了北边?”杜氏的一席话,仿佛惊雷一般,瞬间击穿了赵匡胤的心防。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