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将明,老夫听说你至今尚未娶妻?”李琼举起酒杯,遥对着左子光,略微示意了一下,随即仰脖饮尽。

    左子光含笑陪着满饮了一杯酒,心里却在犯嘀咕,莫非老李相公想要作媒婆不成?

    这时候,李琼放下酒杯,笑眯眯的说:“将明啊,且莫担忧,你的婚事自有无咎作主,老夫也是爱莫能助啊。不过,老夫精养了几名侍婢,她们的容貌只能说是一般,却擅长铺床垫被,浆洗缝补,沏茶的手艺倒也说得过去……”

    左子光干的都是见不得光的事情,怎么可能放一批眼线跟着身旁呢,他正想插话婉言谢绝。

    “老夫早年间使人在京城北边买了一所小宅子,位于建设厅内,靠近东华门……”李琼却抢在他的前头,作了详细的解释,“那几个侍婢一直住于那所宅子里,街坊四邻也都熟极了……”

    左子光受命回开封,原本就是替将来的谋大事做好铺垫辅助工作,李琼虽然没有明言,话里话外却透露出了至关重要的信息:那所宅子不大,离皇宫极近,而且宅里的婢女们经常抛头露面,不至于惹有心人注意。

    嘿嘿,老李相公,您告诉我这些,究竟是想干嘛?

    左子光略微想了想,不过是个几个下人使女罢了,他何必拂了老李相公的颜面呢?以左子光的手段,若想让几个侍婢人间蒸发,从此消逝无踪,简直易如反掌。

    “那就多谢老相公的厚爱了。”左子光毫不迟疑的答应收宅子和侍婢,让李琼感受到了来自政治盟友的极大善意。

    以李琼的政治眼光,他心里很清楚,黄景胜和王大虎是李中易唯二的结义兄弟,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比左子光高。

    能够和黄景胜以及王大虎交好,对于李琼来说固然不错,但是,也正因为此二人的身份过高,导致投入和产出很可能不成比例的后果。

    有些见不光得事情,门徒可以做,义兄却不能去做。归根到底,辈份低的左子光哪怕暗中干了坏事,李中易也有颇多的借口替他遮掩推搪。

    更重要的是,据李安国所言,左子光在李家军中负责军法方面的事务,长达数年之久。

    自从晚唐以降,从神策军不断的换皇帝开始,到朱温篡唐,再到郭威篡汉,柴荣坐稳皇位,靠的都是兵权。

    李中易本是蜀国医官的庶子,短短的几年时间内,能够崛起成为大周潜在实力第一的藩镇,靠的正是他一手打造出来的李家军,也就是现在的羽林四卫。

    由于李琼和李中易一直关系比较紧密的缘故,对于李中易的实力又比旁人清楚许多。别的且不去说它,单说灵夏军都指挥使郭怀的手上掌握的数万蕃汉精锐骑兵,也已经够资格傲视群雄。

    在这个缺马的时代,一支人数多达数万的战略骑兵,拥有怎样的威慑力,请参考经常南下打草谷的契丹人,对于整个河东、河北官绅商民们的巨大心理压力。

    在先帝柴荣未驾崩之前,来自于西北的党项马,被源源不断的输送到了中原地区,韩通麾下的侍卫亲军司以及赵匡胤所掌握的殿前司,也随之有了马军。

    可问题是,朝廷群牧司所属的官办养马场,尽管消耗了大量的钱粮,可是,战马的饲养、育种乃至扩群方面的进展却异常之缓慢。

    最突出的问题,由于饲养培育马群观念的落后,以及士大夫阶层固有的特权意识,导致贪腐不可遏制,以至于从西北运输来的优良党项种马,成片成片的非正常大面积死亡。

    左子光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收集整理整个大周军方的各种动态,养马场的真实状况,他自然是一清二楚。

    不过,站在左子光的立场上,固然十分可惜良马被贱养,甚至是养死的悲哀,却也丝毫不感到可惜。

    朝廷缺马,李家军却不缺马,到了针锋相对的战略决战之时,机动力和冲击力十足的李家军,将占据极大的优势,就如同契丹人此前压得中原诸王朝一直喘不过气一般。

    左子光毫不犹豫的收下了礼物之后,李琼原本的不放心,瞬间变成了安心。

    对于左子光是个什么样的人,李琼就算不是特别的清楚,也通过李安国了解得不少。

    令李琼安心的根源是,未经过李中易的允准,左子光断然接受了盟友的馈赠,反过来了说,一定是李中易事先打了招呼。

    既然是真正的政治盟友,放下心来的李琼也就不那么客气了,笑着说:“将明贤契,正青这小子成天在开封城内瞎胡混,时间长了总不是个事,很有可能惹及整个家族。老夫年纪大了,精力大不如从前,正青那个混世魔王就拜托给贤契你替我约束了。”

    左子光让李琼打了个措手不及,他完全没有料到,李琼竟然会把李安国这个纨绔子弟,交给他来管教。

    在左子光看来,因为李琼的家族势力大大的受损,并且一直在走下坡路,李安国虽然异常之“调皮”,却因为靠山并不牢固,比起别的纨绔子弟,倒也是是比较收敛的。

    总而言之,在左子光看来,李安国那是大错不犯,小错误不断的豪门世家子,尚有可救药。

    左子光还真心有些为难,倒不是因为得不得罪李七娘的问题,而是觉得他没时间去搭理李安国。李中易是个什么人,没谁比左子光更了解的。

    左子光至今记忆犹新,李中易曾经亲口告诉过他,后院女子不得干政的高度战略意义。

    对于恩师李中易,左子光那是崇拜得五体投地。不过,李中易也不是圣人,有权有势的男人固有的通病寡人之疾,在李中易的身上表现得尤其明显。

    李七娘有资格被列入“京城四美”的行列之中,论及容貌家世谈吐见识,无一例外,皆是上上之选。

    在左子光的亲自安排下,李七娘也已经顺流东下,并且很可能成为他的小师母之一。

    但是,枕边风对于李中易来说,不仅没有任何正面效果,反而对吹风之人,异常之有害。

    左子光略微想了想,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随即笑道:“老相国,不如把正青兄弟,送至军中历练一下?”

    李琼哈哈一笑,面前的这位左子光的确是个闻弦歌而知雅意的妙人儿,此议正中了他的下怀。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