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杨炯到了枢密院门前,说明了来意之后,李谷过了好半晌才传话出来,招他去公事房叙话。

    “下官拜见枢相。”

    杨炯进门后,就见李谷端坐于公案的后边,他赶忙抢前一步,深深的一揖到地。

    李谷一直低着头,提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仿佛没听见杨炯的参拜声。

    这是极为明显的下马威,杨炯很有耐心的弯着腰,静静的等李谷的下文。

    范质是杨炯的老师,李谷和范质又是多年的死对头,杨炯这么些年下来,可没少帮着范质坑李谷。

    冤有头,债有主,李谷如果给杨炯好脸色看,那倒正如李中易所言:事务反常即为妖,杨炯的心里必是警报大作。

    原本,杨炯只是以为李谷故意给个下马威,打压一下他的威风劲头,也就算完事了。

    谁曾想,杨炯的腰弯了足有一刻钟之久,李谷居然一直没有搭理他。

    装什么装?杨炯心里非常有底,李谷就算是再看他不顺眼,也对他无可奈何。

    杨炯是现任中书门下检正诸房公事,响当当的六品实权官员,品级虽然还不高,其地位却类似政务院秘书长。

    换句话说,杨炯的前途只可能由范质来决定,李谷这个管军事的枢密使即使想罢他的官,别说插手了,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杨炯慢慢的挺直了腰杆,一脸平静的伫立于公案之前,默默的等待着李谷很可能的发难。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李谷这才放下手里的笔,缓缓的抬起头,仿佛刚知道杨炯来了一般,亲热的和杨炯打招呼:“唉呀呀,是博约来了啊,怎么早不言语一声呢,让你久等了。”

    杨炯抑制住内心深处的鄙视情绪,拱手笑道:“禀枢相,下官也是刚来不久,只是腰病又犯了,无法一直弯着腰,失礼了,请枢相责罚。”

    “奸诈的小狐狸。”李谷暗暗腹诽不已,面上却满是亲切的笑容,“博约呀,快请坐,快请坐。来人,上茶。”

    等杨炯坐稳之后,李谷端起茶盏,手里的茶盖一个劲的抹着浮在茶汤上面的碎末,再不肯开腔。

    杨炯原本打算快事快办,设下圈套让李谷钻进去之后,马上走人。

    然而,李谷的傲慢无礼,多少有些惹杨炯生气。杨炯跟在范质的身旁,位虽不高权却很重,哪怕是朝中三品以上的重臣见了他,也得客气的招呼一声,博约老弟。

    至于四品以下的朝官,无一例外,都要尊称他为:博公,否则便是不敬。

    李谷以前也会甩脸色给杨炯看,但是,都不如这一次这么的傲慢和严重,杨炯本是才思敏捷之辈,顿时起了疑心。

    莫非是想故意激怒了我么?杨炯一念及此,立时有了新的主张,他决定替范质做一次主,暂时不把李虎的事儿拿出来交给李谷。

    李谷等了很久,只见杨炯一直捧着茶盏低头不语,他心里不由有些纳闷:难道说,事务异常繁忙的杨博约,就是来他这里喝茶闲坐的?

    不可能啊!

    既然杨炯成了闷嘴的葫芦,李谷这个作主人的也不是街头那些喜欢看热闹的帮闲,朝廷正在用兵之际,他手头的重要大事着实不少。

    李谷捋了捋胡须,仰起脸瞥了眼一直伺候在一旁的堂后官,那堂后官本就是李谷的心腹,得了暗示之后,便扬声问杨炯:“不知杨公此来所为何事?”

    “哦,是这么回事,范相公命下官来请教一下李枢相,高丽的李相公行文到政事堂,催问粮草军器等物。”杨炯睁眼说瞎话的本事,那也是一绝,张嘴即出,异常顺溜。

    李谷一听就知道,杨炯已经被他此前的傲慢无礼所激怒,放着正事故意不说,却扯起了闲篇。

    李谷的心腹堂后官接了眼色,随即下了逐客令:“请杨公转禀范相公,军器粮草之事,我家枢相正在紧密筹办之中。

    杨炯也懒得和李谷多说废话,当即起身,拱手行礼后,甩着袖子,走了!

    李谷让杨炯反常的举止给闹糊涂了,这是要闹那样,难道说,范质真的是闲极无聊,故意派杨炯前来消遣于他?

    不可能啊,李谷眯起两眼,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过了几天,李琼接到了一个极坏的消息,他的嫡孙李安国,不仅强行抢走并侮辱了良家民妇,更重要的是,居然被京畿巡检司副使给抓了个现行。

    李中易带兵离开开封不久,朝廷便以加强帝都安全为由,下诏新设立了京畿巡检司,隶属于御史台,负责统筹开封城以及所辖诸县的街面治安。

    从职权范围上说,李中易曾经任职的开封府,哪怕权力再大,也无权干预京畿巡检司的工作。

    要知道,有权风闻奏事的御史台,一贯只看皇帝的眼色。皇帝使眼色让咬谁,御史们就会像疯狗一般,扑上去把那人撕成碎片。

    只是,自从先帝驾崩后,首相范质通过手头掌握的人事权,先后在御史台内安插不少他的门生。

    李琼就算是混得再挫,也是先帝托孤的政事堂八相一,京畿巡检司连个招呼也不打,公然抓了他的嫡孙,哪来的这么大胆子?

    “阿耶,如果不是我的一个老部下就在京畿巡检司里当差,只怕是至今杳无音信。”李虎愁满面的望着李琼,心里别提多憋气了。

    想当初,太祖健在的时候,李琼可谓是威风凛凛,声势逼人,别说抓了李家的嫡孙,就连李家的猫狗都没人敢惹。

    如今,还真是虎落平阳遭犬欺,李琼人坐在政事堂里,亲孙子居然被抓了都不知情,如果说这背后没有内幕,打死李虎都不会相信。

    “三郎啊,还是咱们家的七娘有远见啊,竟敢冒死逃家出走,也不肯嫁给豪门世家的无能之辈。”李琼望着面现惭色的李虎,不由慨然长叹,他出生入死几十年好容易积攒下来的家业,将来很可能要靠七娘子此前的壮举,帮着绵延光大了。

    “阿耶,要不您去求求范相公,请他看在多年同僚的份上,放安国一马?”李虎毕竟心疼自己的亲儿子,眼巴巴的望着李琼,两眼一眨不眨。

    李琼闷闷的冷哼了一声,眼瞅着老实巴交的李虎,到了如今这步田地,竟然还没开窍,他恍惚间眼前猛的一黑,差点一口气背过去,再也缓不过来了。

    李虎发觉老父亲神态不对,被唬得不轻,赶忙奔上前,扶着李琼的腰身,连声召唤下人去请御医。

    李琼缓过劲后,厉声喝道:“老子一时半会还死不了,请什么御医,都给老子滚回来,免得出去丢人现眼。”

    李琼被扶到榻上,狠狠的喘了几口气后,看着依然一脸懵懂的李虎,不由悲从心中来,“七娘子若是个儿郎,该多好啊!”

    李虎老脸猛的一红,他就算是再老实,也知道老父亲对他是恨铁不成钢的气恼。

    “阿耶,您知道孩儿老实得没救了,该怎么做,你吩咐一声也就是了。”李虎懊恼的摸着后脑勺,他的个性就属于坚决的执行派,李琼指东他绝不会朝西。

    至于怎么决策,李虎的九窍之中,只通了一窍。

    李虎也知道儿子的脾气,过于苛求,没有任何的意义。老实有老实的好处,至少不如大郎和二郎那么擅长惹祸,让人可以放心。

    “三郎啊,人家明里抓了安国,实际上瞄准的是你天武卫的兵权呐。”李琼喝了口热水,喘口气后,这才当着傻李虎的面,揭开了谜底。

    “什么?天武卫是咱们家仅存的一点点的家底了,怎么可以交出去呢?”李虎大惊失色,他是个典型的武将,虽然对政治怎么玩并不在行,却也深深的懂得,兵权的重要性。

    “不交?可以,等着安国让人给收拾了,人家还会再借题发挥,迟早逼你交出兵马。”李琼不愧是老江湖,仔细斟酌之后,一眼看穿了隐藏在幕后的终极目的。

    “阿耶,天武卫的兵权,是咱们家仅剩下的一点点家底了,可千万不能交出去啊。”李虎只会带兵,那是他的命根子,眼看要被别人拿走了,真的是心急如焚。

    李琼把眼一瞪,怒道:“糊涂,那就眼睁睁的看着安国被人扣上强抢‘良家’民妇的罪名,然后咱们整个滑阳郡王府,被整治得身败名裂?”

    “什么良家民妇?绝对是骚妇浪货,安国那小子虽然喜欢胡来,却从不敢干这么出格的事,一定是让人家给算计了。”李虎虽然很老实,经过李琼的点拨之后,随即明白过味儿了,他不禁破口大骂,“我家世代忠诚于朝廷,竟然遭受此等奇耻大辱,惹急了老子,带兵先剁了姓范的……”

    “三郎啊,别看你比李无咎翅痴长了这么多岁,却远不及他的眼光和手段。”李琼长长的叹了口气,嘱咐李虎,“三郎,你这就派人去联络杨炯,别的都不需要多说,就说是我的意思,愿意拿郡王的爵位,以及天武卫换安国平安回家。”李琼摆了摆手,制止了想要继续争辩的李虎,喘了粗气说,“世移时转,今日不同于往昔了,以我家之力,怎么可能斗得过太后娘娘呢?”

    “啊?阿耶,难道不是范质搞的鬼?”李虎张大了嘴巴,当场楞住了。

    李琼拉着李虎的手,语重心长的说:“我老了,你也太老实了,看样子很难再守得住眼下的这份家业了。你先别着急,好好的听我说话,只要有七娘在,今日被夺走的东西,将来必定会十倍还于我家。”

    “阿耶,您的意思是说李……”李虎得了老父亲的暗示,居然福至心灵的骤然想通了。

    “事不宜迟,你马上去扎杨炯,争夺尽快把安国救出来,然后让他把咱们家所有的心腹家将和牙兵都领出去,凡是能换钱使的金银细软都带上,务必找到七娘子,然后跟着她去找……呃……你懂的……”李琼沦落到要靠孙女的地步,多少有些脸红,但话还是交代清楚滴,“咱们家有的是钱,总不至于让七娘子在那边没钱花,没人使,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

    李虎彻底明白了李琼的意图,不禁猛点头说:“都是孩儿的错,任由目光短浅的婆姨硬逼着七娘子去相亲。”

    “行了,行了,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唉,说句实话,我也犯了老糊涂,总惦记着那么点虚名,担心人家说咱们攀龙附凤。现在看来,我错了,真的是错到了极点。”李琼忽然来了精神,从榻上霍的坐起身子,“现在好了,让人家这么往死里整了,老夫再无任何牵挂。”

    “哈哈,等七娘子成了皇贵妃,今日个欺负到老子头上的,一定十倍奉还!”李琼拉着李虎的手,显得百感交集,“我以前总是有些瞧不上折家的那位老太公,现在看来,人家早早的把嫡孙女送了过去,真是有远见啊,令人佩服之极!”

    杨炯刚刚下衙乘车回到家门口,就听老管家凑过来禀报说:“主人,滑阳郡王府派了人来,已经在门房里等候您多时了。”

    “哦,他们到是反应得挺快的嘛。”杨炯砸摸了一番其中的韵味,追问老管家,“来的是谁?”

    老管家拱着手,小声说:“是他们家的三郎,天武卫都指挥使李虎。”

    “哈哈,有意思,这就有意思了,还真的是有意思啊。”杨炯毫不迟疑的下令,“先不回家了,且去艳春楼会一会那新来的行首,白牡丹,白大先儿。”

    老管家有些发懵,李虎不是一般的低级军官,而是响当当的正五品都指挥使,其官阶和实权,都比杨炯高出一大截。

    “主人,那小的怎么去向李虎回话,请您示下。”老管家不敢擅自做主,赶忙请示杨炯。

    “你就说,我去艳春楼吃酒了,别的一个字都不许多说。”杨炯想要麻痹住李虎,故意给他留下卖单请客的机会,免得打草惊了蛇,反而不美。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