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符茵茵如愿激怒了李七娘,见了李七娘铁青的脸色,她却笑嘻嘻的说:“你有两条路可选,一是跟我一起走,咱们就算不去寻那个臭男人,至少也可以在外面逍遥快活;二是留在这里,等着被太后娘娘牵怒,然后随便给你指定一个‘佳婿’。”

    这简直是厚颜无耻的要挟,却偏偏击中了李七娘的的软肋,至高无上的皇权何曾经讲过道理?

    不管符茵茵是自己溜走的,还是被李七娘协助逃跑,有一点是完全可以确定的:最终倒血霉的必定是胳膊腿最细的滑阳郡王府!

    套句李中易的那句名言,神仙打架,小鬼遭殃,符太后就算是再恼火,也不可能真的把符茵茵怎么着了。

    然而,经不起大动荡的滑阳郡王府,则必然会被牵怒。那样一来,李七娘恐怕会被整个家族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李七娘怒过之后,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反而意识到,符茵茵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罢了。

    “符姊姊,这里是我家,我只须喊一嗓子,你就算是插上翅膀,也不可能逃得出去的。”李七娘也不是省油的灯,眨眼间,便找到了符茵茵的痛点。

    “嘻嘻,符姊姊,我只须大喊一声:你病了,”李七娘故意顿了顿,顺着她自己的逻辑几着解释下去,“你身边的嬷嬷啊,婢女啊,侍卫啊,他们肯定会一拥而上,护着你去宫里找御医吧?”

    李七娘刻意把宫里二字,咬得非常重,那意思其实是在提醒符茵茵,真闹个鱼死书包网.bookbao2破,只要她符茵茵没从滑阳郡王府内失踪,李家的责任就要轻许多。

    符茵茵本想激怒李七娘,却不成想,反被李七娘给彻底激怒了,她的俏面之上,罩上一层厚厚的冷霜,死咬着香唇,怒道:“我没好日子过,你们家也别想安逸。”

    尼玛,这真是霸道啊,霸道啊,霸道啊!

    面对耍无赖的符茵茵,李七娘还真没太好的办法应对,人家和太后娘娘、小皇帝那可是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的血脉相连。

    就算符茵茵让家里人给强行嫁了出去,回过头来想找滑阳郡王府的麻烦,那根本就是防不胜防,并且肯定要吃大亏的远虑。

    “符姊姊,你真的和李无咎……”李七娘定了定心神,妥善的方法还没找到,心里醋劲却涌上了头,八卦之心立时泛滥成灾。

    符茵茵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黄花大闺女,她低着螓首,晶莹似白玉的耳根子,臊得腓红。

    李七娘也是个黄花处子,但她一看符茵茵的表现,心里也就明白了七、八成,定是谎言!

    “我明白了,照你的做法,显然是打算拿我家做阀子,将来替你顶罪喽?”李七娘冷静下来之后,原本就异常缜密的心思,越发的活络起来,可谓是出言必中,“符姊姊,我李七娘自问虽然和你不算特别亲近,但也从未得罪过你吧?”

    面对李七娘的质问,符茵茵红着粉颊,被噎得哑口无言,没错,她就是想借助于滑阳郡王府的寿宴打掩护,只要逃出生天即可,压根就没细想过由此带来的严重后果!

    “符姊姊,我倒是想帮你,可是,你如果是在我家走丢了,你想想看,我家如何向太后娘和魏王殿下作出合理的交代?”李七娘越说心里越窝火,被家里的至亲逼着去相亲,本来就很是不爽,偏偏又来了个天降灾星,真是流年不利呀。

    “七娘妹妹,我是一定要走的,天皇老子也挡不住我的决心。”符茵茵自知理亏,但实在不乐意嫁给那些银样蜡枪头一般的权贵公子哥,索性耍横来蛮的。

    面对决绝的符茵茵,李七娘大为震动,心里那根一直绷紧的弦,终于被触动。

    祖父李琼尽管不再赞同李七娘继续惦记着李中易,却也没有坚决反对,李七娘看得出来,李琼应该是另有顾忌和考虑。

    说白了,在李七娘看来,李琼非常看好李中易的前途,但终究还是舍不得郡王府的颜面,担心被人骂作是攀龙阿附之徒。

    李虎和周氏则主要是担心的李七娘年岁渐长,这都即将满十八岁了,以后恐怕难觅佳婿。

    在这个时代,豪门贵族家的女子,只要超过十七岁尚未嫁出去,就算是大龄女青年,也就是现代白骨精剩女的范畴。

    通俗点说,古今的剩女都面临着同样尴尬的境地,她们不乐意嫁给不如自己的男人。另一面则是,条件好的郎君,谁喜欢娶个比自己岁数还大的女强人进门呢?

    李七娘和符茵茵一样,都是眼高于顶的个性,她们也都同样心里明白,拖到十八岁的高龄,哪怕是仗着家族的势力,强行嫁进某个豪门之中,将来也绝对过得极不快活。

    符茵茵旺盛的反抗意志,彻底的感染了李七娘,她转动着眼珠子,顿时计上心头,凑到符茵茵的耳旁,小声说:“符姊姊,你是不是该去长春观里上香了?”

    “七娘子,你这是何意……咦……你的意思是……”符茵茵也不是胸大无脑的傻蛋,她很快就反应过来,李七娘这么说,恐怕是想出了妙招?

    “不瞒符姊姊,我大兄那个不成气的浪荡子,在开封城内交了一大批泼皮闲汉,如果他事先在观里布置好了,咱们倒是有办法一起脱身。”李七娘的一席话,反过来倒把符茵茵给整糊涂了,她傻傻的问李七娘,“莫非你也想学我的溜之大吉?”

    “符姊姊,小妹说句心里话,万望你莫怪。”李七娘轻声一叹,“小妹已经年满十七,再过两个月就十八岁了,这么大的年纪,就算是勉强嫁了,也不可能是什么好郎君了。”

    符茵茵眨了眨美眸,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李七娘说的一点没错,开封城中真正家风良好的世家,不可能允许家中子弟娶超龄的剩女进门,那成何体统?

    上赶着想娶大龄李七娘的,要么是贪图她的美色,要么是想攀附滑阳郡王家的权势。

    “七娘,那你的意思是?”符茵茵隐约猜测到了李七娘的心思,但还不敢完全确认。

    “符姊姊,要走咱们一起走,走得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李七娘果断的说出了心里话,符茵茵却不怎么乐意了。

    以符茵茵的身份,绝无可能给李中易作妾,首先,符太后和小皇帝那一关,她就绝对过不去。

    开什么玩笑,堂堂魏王府的郡主,符太后的亲妹妹,小皇帝的嫡亲幺姨母,给一个朝臣作妾,皇家的颜面何在?

    换句话说,符茵茵的烦恼,也恰好是李七娘的苦处,在这一点上,两人可谓是同病相怜。

    “咱们随便找个道观住下来,免得每天被人催着嫁人,他们不烦,我都烦死了。”李七娘的这一番话,格外能够引起符茵茵的共鸣,两个贵女一拍即合,临时组成了逃亡二人组。

    这边厢,杨炯后花园里喝茶吃点心,肚子都撑饱了,更衣了三次,这才见范质珊珊来迟。

    “先生,可是东国出了大事?”杨炯一直惦记着给他吃了大苦头的李中易,张嘴就问是不是高丽国那边出事了,言外之意其实是指李中易很可能不听朝廷的招呼,悍然拥兵谋反。

    范质微微摇了摇头,说:“不是东国出事,而是北边的李筠最近异动不休,他一边调集兵马,一边擅自扣押应该上交给朝廷的钱粮,哼,他想干嘛?”

    杨炯听说不是李中易的事,原本兴奋的劲头儿,顿时弱了不少,他不屑的说:“先生,李筠想干什么,这不是明摆着的么?学生此前就分析过,就担心李筠勾结契丹人。”

    范质连官服都没来得及换,就直接进了后花园,杨炯的心里多少有些得意,先生离不开他杨博约呐。

    “何止是勾结契丹人?据宫里从魏王那边得到的密报,李筠打算和刘汉结成兄弟之盟,共尊契丹的耶律休哥为伯父。”范质在宫里虽然喝了几盏热茶,腹中却空空如也,他早就饿了,顺手拈起一块红枣糕,塞进嘴里垫垫饥。

    也许是见惯了范质和他独处之时,不拘小节的一面,杨炯按捺下心中的傲娇,凝神细想了一番,这才斟酌着说:“先生,李筠在这个节骨眼上大肆活动,恐怕大大的不利于咱们收拾李无咎啊。”

    范质饮了口热茶,缓过一口气,这才轻声叹道:“谁说不是呢?太后娘娘派张抱一此行去高丽,名为褒奖,实则是想调虎离山,徐徐图之,慢慢儿的削其兵权。谁曾想,李筠这只喂不熟的白眼狼,私下里逃出京城也就罢了,居然勾结鞑虏和刘汉,欲图裂土建国,是可忍孰不可忍呐!”

    “先生,也许是李筠那个糊涂虫,听到了什么风声?”杨炯虽然心眼窄,一直惦记着李中易把他折腾得够呛的旧怨,却也没有影响到他作出正确的判断,“李筠逃出京城远非一日,早不动作,晚不动作,偏偏就在张抱一领诏去了高丽之时,以学生的估计,八成是李筠埋在开封的眼线,探到了某些见不得光的机密?”

    范质点点头,既没赞同杨炯的说法,也没反对,只是用眼神鼓励杨炯接着往下分析。

    “先生,以学生的浅见,是否有可能二李之间私下里暗通款曲呢?”杨炯向有奇谋,这有赖于他把按照常理出牌的,天马行空的思维模式。

    范质踌躇了片刻,断然摇头说:“李无咎为人狡诈多谋,贪财好色,但是,据老夫所知,李中易在羽林四卫之中,一直宣扬驱除鞑虏恢复汉唐疆域的思想。他若是暗中和契丹人有所勾结,将来,怎么说服部下们继续听他的调遣?再说了,若真有其事,那正是老夫踏破铁鞋都找不到的绝佳缺口啊。”

    杨炯完全没有料到,范质一直处心积虑的想拿掉李中易手头的兵权,却对李某人的所谓民族大义,有着如此之高的评价。

    “博约啊,更重要的是,契丹人和李无咎有着血海深仇,就算是契丹人不计前嫌,李无咎难道不害怕鞑子秋后算帐么?”范质看出杨炯的小毛病又犯了,总惦记着把祸水往李中易头上引。

    范质一直十分欣赏杨炯的足智多谋,不好明着教训他,只得委婉的通过曲线方法,告诉杨炯,在国事面前,最好暂时放下个人私怨。

    杨炯也不明白他自己是怎么回事,只要一提及李中易,心中的怨念便不可抑制往上涌。

    借着低头喝茶的工夫,杨炯将老脸发烫的窘况给掩饰了过去,整理了一下思路,神智清明的说:“先生,京城的二虎,无论派谁领兵北上,都很可能造成失衡的局面,不可取也!”

    范质点点头,杨炯所说的京城二虎,其实指的是韩通和赵匡胤两位分领禁军的大将。

    客观的说,先帝柴荣更加信任相对鲁直一些的韩通,而对赵匡胤多少有些提防的安排。

    在大周之前,统兵重将不断玩出下克上的戏码,紧跟着的是,皇帝仿佛菜园里的烂白菜一般,像走马灯似的,被换了一个又一个。

    在以范质为首的文臣士大夫集团眼里,武夫拥兵自重,频繁的犯上作乱,此诚历朝社稷不断被颠覆更迭的罪魁祸首。

    所以,在文官集团看来,手握兵权的武夫,哪怕没有反意,也有原罪,必须格外的加以控制。

    只不过,先帝临终前所做的安排,实在是出人意料之外。

    托孤的八相之中,除了范质、王溥、李谷、魏仁浦以及吴廷祚这五个文臣之外,剩下的三位皆是武将出身的相公。

    撇开在南方兵败被先帝剥夺了兵权的李琼不提,李筠早在太祖时期,便已是拥兵数万的一方节镇。

    如今的李中易,更是羽翼渐丰,据细作回报,单单羽林四卫的总兵力,很可能已经突破了的六万大关。

    正因为,李中易兵力雄厚,且战力脱俗,范质等朝中的文臣们,一直把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积极谋划着如何削弱李无咎的实力。

    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李筠那只白眼狼,想借鞑子的势,谋求裂土建国,恰好打乱了朝廷,尤其是符太后和范质的全盘去李计划。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