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韩湘兰见李中易只笑不吭声,她本是聪明绝顶顶的女子,跟随于李中易身边的时日也颇为不短了,很多东西根本不需要李中易发话,她便可以猜出五至六成。

    客观的说,韩湘兰尽管没有亲身参与李中易的策划,却大致可以猜测出,今日的高丽之乱,很可能是李中易昔日提前留下的伏笔。

    道理很简单,以李中易滴水不漏的做事手段,以及识人之明,岂能清楚金子南的能力缺陷?

    偏偏,李中易在开封城中面临符太后和范质共同施加的巨大压力之时,高丽国乱了!

    李中易第一次征服高丽国后,高丽国的降上写得异常清晰:纳土称臣,就是说被并入了大周的疆域版图。

    自从晚唐以来的百余年间,整个中原地区的汉人王朝,一直面临着北方草原民族的巨大威胁,其中尤以契丹人为甚。

    契丹人南下打草谷,甚至兴兵南下直接灭亡后晋的心理阴影,一直笼罩在整个中原地区士大夫阶层的心头,仿佛挥之不去的恶梦一般,人人谈之色变!

    然而,就在国人皆恐惧契丹的强盛兵威,近乎绝望之际,先有柴荣的北伐小胜,后有李中易东征高丽的灭国之功,整个大周的民心士气陡然为之一振。

    华夏故土远未收复之际,李中易屡屡击败契丹人,并且收高丽国三千里河山为汉家国土,这就意味着,不管是符太后也好范质也罢,他们谁都不敢承担丧失国土的千古骂名。

    所以,就在众人以为李中易仿佛笼中之鸟一般,必被慢慢的削弱兵权之时,大周朝廷被迫无奈的再次授权他出征高丽。

    站在韩湘兰如今的高度之上,她很容易就联想到一个无限接近于真相的事实:没多少本事只会捞钱捞物的金子南能够掌握开京政权,很可能是李中易未雨绸缪的有意之举!

    朴浩欲哭无泪的望着他的心腹家奴们,仿佛串猴子一般,被开京巡防军的士兵们五花大绑,一边拳打脚踢,一边推推搡搡的押走了。

    门客姜刚不忍心让主子如此的难堪,便凑过去小声劝道:“公子,李相公手下的骄兵悍将们,咱们的确惹不起,只能远远的躲着点。不过嘛,楼上的那位貌似天仙的小娘子,被您抱到了榻上,可不是任由您摆布了?”

    朴浩听了这话,顿时高兴起来,手舞足蹈的说:“老姜啊,你说的一点没错,我要好好的且狠狠的摆布她,让她知道知道我胯下宝枪的厉害。”

    门客姜刚虽然是个无品的小人,却也被朴浩的这话给噎得不轻,整个朴家上上下下,除了朴万羊之外,谁不知道朴浩因为长期的荒唐无度,身体早垮了呢?

    “走,老姜,咱们该办正事了。”朴浩迅速甩掉了被打脸的痛感,昂首挺胸、趾高气扬的迈开大步,重新朝茶楼内走来。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嘈杂的喊喊马嘶声,朴浩以为是杨凌又来了,他缩了缩脖子下意识的扭头看去,却是开京府衙的差役们蜂拥而至。

    “娘的,姓崔的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朴浩满脸狐疑的询问跟在身旁的姜刚。

    姜刚眼珠子略微一转,随即答道:“姓崔的维护开京的治安有责,他既是本城的父母官,消息肯定比一般人灵通。不过嘛,幸好在下提前留了后手,已经派人通知了令尊。”

    朴万羊就朴浩这么一个独子,尽管明知道此子不成气,却依然爱若珍宝。除了,天上的月亮或是大周来的征服者们,老朴对小朴可谓是百依千顺。

    只要朴万羊知道了情况,绝对会第一时间赶来,毕竟在这个时代的社会观念中,家族传承的唯一血脉,比什么都大。

    朴浩心里有了底,也就没有把开京府衙的这些人放在心上,他摆了摆手,对姜刚说:“本公子抓逃婢,你留在这里应付姓崔的。”

    姜刚心里暗暗叫苦不迭,崔明涛能够登上现任开京府尹的宝座,除了天朝上国的李相公亲自点头之外,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换句话说,如果天朝上国的李相公不信任崔明涛,有怎么可能把老崔摆到如此重要的位置上呢?

    当然了,朴浩除了有老爹撑腰之外,更大的倚仗是:他的亲妹妹已经入选为新任国主的女人,具体的位分是王妃还是侧室,就要看天朝上国李杀神的意思了。

    朴浩虽然是个不学无术的混蛋,却也知道一个极其简单的道理:天大地大,枕边裙带风最大。

    此前,坊间一直流传着一个说法,他那位貌美如花的亲妹妹,很有可能成为王妃!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朴浩本人对于这个说法,一直深信不疑。

    通俗点说,有了朴家王妃的鼎力支持,作为老朴家的政治死敌的老崔,迟早会被整垮。

    一旦老崔垮了,那么,朴浩一直惦记着的崔家的几位美妾,嘿嘿,还有可能逃得出朴浩的手掌心么?

    “朴家贤侄,汝这是要往哪里去呀?”开京府尹崔明涛在大批衙役的簇拥下,快速骑马赶到茶楼门前,恰好看见正欲离开的朴浩,随即不怀好意的将他叫住。

    朴浩名为上楼去抓人,实际上,他多多少少有些怕见崔明涛,想脚底抹油,避而不见。

    然而,崔明涛有备而来,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朴浩呢?

    天朝上国李大相公有言在先,他崔明涛身为开京的父母官,维护本城的安定秩序,乃是首要的责任。

    朴浩大张旗鼓的带着家奴持械闹事,这么好的把柄,如果崔明涛无法及时抓住,然后趁热打铁的报告给李中易,那他就完全不配姓崔嘛!

    “小侄见过崔叔父。”朴浩被崔明涛逮了个正着,一时无奈,只得缓步挪到老崔的马前,捏着鼻子行礼如仪。

    “贤侄,你为何故意纵奴行凶,搅乱开京的良好街面秩序呀?”崔明涛一开口,便给朴浩扣了一个天大的帽子,显然是想把整个朴家都拖下水。

    崔明涛十分得意的捋了捋下巴上的美须,眯起双眼,仿佛老虎遇见了小绵羊一般,眼神异常之渗人。

    朴浩的头皮一阵发麻,却又找不到反驳老崔故意刁难的好说词,一时间急得抓耳挠腮,浑身直冒冷汗。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