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韩湘兰替李中易整理好衣衫,正在系腰带的时候,郑氏捧着一盏热茶,小心翼翼的凑到近前,吞吞吐吐的说:“爷,奴奴有几道拿手的下酒菜,您方便的时候……”

    “哼。”韩湘兰闷闷的哼了一声,这个老不要脸的**,刚被主子狠狠的收拾了一顿,舒服透了,竟然惦记上了预约下一顿收拾。

    难怪,李中易曾经客观的做过总结:三十如狼,四十似虎,五十还要坐地吸下土!

    韩湘兰不屑的撇了撇唇角,哼,金家的女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全是喜欢勾引男人的**。

    就在韩湘兰以为她自己掩饰得很好之时,却不料,由于角度问题,她的一举一动尽收于他的眼底。

    李中易能够将狡诈似狐的韩湘兰,彻底的摁在身下,乖顺异常,靠的绝不仅仅是威镇天下的兵威。

    孔夫子曾经有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韩湘兰的小心思,李中易一看便知,这位狐狸精一定是在暗中嘲笑郑氏。

    然而,李中易却很理解郑氏,女人嘛,尤其是熟知人事的女人,一旦被男人冷落的时间过久,长时间失去了雨露的滋润,生理上的需求必然会瞬间爆发,甚至大到难以抑制的程度。

    “你且安心的回去,我会带你一起去开封常住的。”李中易本以为给出了承诺之后,郑氏会异常开心,谁料,她却始终低着头,一语不发。

    “老金最近没有碰过你吧?”李中易心念电转,随即拉下脸,厉声质问郑氏。

    “爷,奴奴是您的人了,就算老金想碰奴奴,奴奴宁可剪了他的孽根,甚至去死,也绝不会让他碰奴奴半根小手指。”郑氏猛的抬起头,她那几欲喷火的眼神,完整的表达出了她的忠诚。

    一旁的韩湘兰暗暗长叹不已,能够让她心甘情愿的匍匐于脚下,彻底臣服不敢稍有异心的男人,岂是凡种?

    韩湘兰看得很清楚,李中易的质问,其实比任何承诺或是奖赏,更容易令郑氏放下心里的包袱。

    唉,区区小门小户出身的郑氏,有可能逃得出李大官人的手掌心么?

    就算出身高贵的韩湘兰自己,又何尝不是被李大官人既打且拉,给搓揉得彻底失去了对抗或是斗心眼子的骨气么?

    李中易安抚好郑氏,命人将她暂时送去金家,他则领着换回书童装束的韩湘兰,从后门悄悄的离开了偷欢的密宅。

    天色渐晚,大街上依然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川流不息,李中易手里捏着一柄竹扇,悠闲自在的漫步于街道的右侧,仿佛没事人一样。

    韩湘兰心里多少有些纳闷,李中易急吼吼的出门,主要是想亲自抽查骑兵营内的虚实,眼看着饭点将至,他怎么又不急了呢?

    李中易看出韩湘兰的狐疑,却故意不去说破,韩湘兰的聪明,只是比同时代的绝大部分女性强出很多而已,和他远远无法相提并论,这也是他可以随意骑她,她却只有受着的根本性因素。

    华灯渐上时分,李中易非但绝口不提去骑兵营抽查的事,反而领着韩湘兰登上一座看上去还算是沾了几丝文雅之气的茶楼。

    在茶博士的引领之下,李中易坐到了临街的窗旁,扮成书童的韩湘兰则俏立于他的身侧。

    “这位客官,不知您要喝什么茶?”茶博士使出浑身的解数,向李中易推销利润极高的汉茶,“小店内藏有大周李相公特制的绝品尝好茶,您不妨一试,您要觉着喝着不满意,小的分文不取。”

    李中易和韩湘兰相视一笑,这位茶博士舌灿莲花的买弄,恰好应了那句老话:班门弄斧。

    “在下听说,大周李相公还藏有一味佐茶的绝妙零嘴儿,不知道贵店可有?”李中易被茶博士挑起了兴致,索性无事不如逗着他玩儿。

    谁曾想,李中易本是无心之言,那茶博士却更来劲了,他鼓动着如簧之舌,大肆吹嘘,“哦,这位客官您有所不知,鄙店东主恰好寻来大周李相公炒西瓜仔的密法,包准您尝了还想尝,说不准还想多买几包带回去,赏给公子和小娘子们分食。”

    李中易这次出来,从衣衫到配饰,浑身上下散溢出大周商人的气息,就是不想让人看破行藏。

    一直默然不语的韩湘兰,瞥了眼李中易头上戴着的员外帽,又瞅了瞅狠不得马上掏空他们荷包的茶博士,她不由暗暗叹了口气,难怪眼前这位高丽国的茶博士看看走了眼,在这个异国它乡,谁又能想象得到,李中易如果屈居于大周国的第二号富商,谁敢自称第一?

    李中易穿上商人的服饰,那便是原汁原味的正经生意人,根本不需要花心思去伪装。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鱼龙变幻,韩湘兰脑子里忽然浮现出,李中易那些表态折腾她的花样,不由含羞带怯,情不自禁的夹紧了了双腿。

    李中易兜里有的是钱,既然茶博士会来事儿,他也不介意赏他几个小钱,就当是花钱买个开心而已,根本不值一提。

    等茶博士满是喜悦的奔下楼之后,李中易却突然察觉到了,韩湘兰面带诡异的腓色,很可能想到了某些不太健康的场景吧?

    最近,韩湘兰的身上频繁出现走神的怪现象,李中易起初倒也没太在意,如今仔细的一琢磨,他忽然心中微微一动。

    “把腿夹得那么紧干嘛?刚刚把你喂饱,又发浪了?”李中易一边开玩笑打趣韩湘兰,一边顺势将她的右腕捉入手心里,三根指头异常熟练的搭在了她的脉门上。

    “爷……”韩湘兰何等精明,从李中易不同寻常的举止,她的一颗芳心也随之狂跳不止,说话都带着颤音。

    李中易一直面无表情,韩湘兰由于太希望她早已怀上身孕,患得患失简直无法抑制,别李中易捉住的右腕,一直颤个不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韩湘兰终于等来了李中易的宣判,“嗯哼,爷这段日子没有白白浪费精华,小兰儿啊,你可要好好儿的养好身子,争取生个带把的男儿,下半辈子也好有个依靠。”

    “爷,我的亲爷,奴婢欢喜死了……”韩湘兰早就受够了叶晓兰的恶气,眼睛都快望穿了,终于等来了怀上龙种的天大喜讯,她简直快要乐晕过去,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扑进李中易的怀中,樱红一点的朱唇狠狠的吻在李中易的唇上,再也不肯松口。

    李中易非常能够理解韩湘兰的苦衷,对于女人主动送上来的艳福,他不仅照单全收,甚至还使出了法式湿吻的技巧,将韩湘兰的香舌吸入唇齿之间。

    在这个缺医少药的时代,女人生孩子就等于是淌过鬼门关一般,极其的艰难,一万分的不容易,李中易归根到底还是喜欢韩湘兰的精明过人,适当的安抚和奖赏理所应当。

    然而就在法式湿吻正上演之际,一个不和谐的男人声音,响起在两人的附近,“我说这位仁兄,你开个价吧,你的书童本公子要定了。”

    “嗯……”韩湘兰狂喜的劲头,兜头被一桶冷彻心肺的冰水,浇了个透心凉,不可遏制的怒火,腾的的一下子窜起老高。

    李中易双手捧起韩湘兰美得令人眩目的秀颊,压根就没看乱放臭屁的那人,浑然不在意的说:“你这个小妖精,湿吻的技巧倒是日新月异,爷正在兴头上,继续……”

    韩湘兰不是李中易,她克制不住胸中的余怒,借着凑唇过去的机会,瞥了眼大放獗词的狗东西。

    只见,那人大约二十多岁的年纪,衣饰奢华之极,眼圈四周隐现乌黑的痕迹,一看就是个纵欲过度的高丽权贵家的子弟。

    “爷,您教奴奴的那句话,好象是……不作不死?”韩湘兰收回怜悯的目光,将螓首搁在李中易的肩窝处,仿佛豢养已久的猫咪一般,别提多温顺。

    哼,敢调戏本娘子,以爷的脾气和秉性,嘿嘿,你家娘子的贞洁,恐怕难保啊!

    韩湘兰的温顺,从来只在李中易的身上的彻底展现出来,以她对李中易霸道性格的了解,就连经了郑氏之后就绝不允许金子南再碰她半根根毫毛,更何况是当面调戏李大官人的小妾呢?

    鉴于叶晓兰被确诊怀孕,随即被提升为妾室的先例,韩湘兰有理由相信,她的肚子被李中易搞大之后,已经有资格和叶晓兰那个贱婢平起平坐。

    “兀那贼商,敬酒不吃偏要吃罚,竟然敢不把本公子放在眼里?”那位高丽的贵公子说话间便快步奔到李中易的近前,挥拳就打,显然是想硬抢韩湘兰回去。

    经过这么多年的疆场撕杀,并且持续不断的打熬筋骨,眼明手快自不必说,李中易抢先出手,反手就是一耳光,“啪……”将那个不知道死活的贱种,当场抽倒在了地上。

    “好好好,你竟敢打我,有种你等着,看我爹不剥了你的皮。”那人一边捂住肿起老高的左脸,一边连滚带爬的逃窜,嘴上却丝毫不饶人。

    李中易连正眼都懒得看他,拉过韩湘兰的小手,轻轻的拍了拍手背,轻描淡写的说:“你的不介意吧?”

    韩湘兰凑过红唇,重重的吻在男人的脸颊上,小声说:“贱货归我收拾,他家娘子归你。”

    “哈哈,还是你知道爷的心思,不过,爷忽然改主意了……”李中易哈哈大笑三声,他早就计划好的某些行动,是时候启动。

    李中易其实并没有特别的生气,权贵子弟大多都是这个样子,有啥可奇怪和生气的?

    不过,李中易第一时间摆手制止了便装侍卫们扑过来,就是想让这些卑贱的高丽棒子权贵们看一看,惹了他的女人,会是个何等的下场?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