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韩湘兰换了身干净的衣裙重新回到李中易的身边,李中易瞥眼间发现,她不仅补了妆,而且,鬓间插了一朵怒放的红梅。

    嗯哼,女为悦己者容,真乖!李中易刚转过这个念头,一股子如兰似麝的气息,夹杂在清幽淡雅的梅香之中,势不可当的扑鼻直入。

    李中易是韩湘兰唯一的经手人,她尚是处子时的体香,极类兰花盛开时的清氛。

    等到,李中易摘了韩湘兰的红丸后,她身上的变化异常惊人,半熟美*妇人的芬芳仿佛天然催性的香氛一般,让人很容易产生狠狠欺负的念头。

    “打扮得这么浪,那就来一曲梅花三弄吧。”李中易邪魅的盯着韩湘兰,韩湘兰的粉颊立时泛起朵朵红云,扭捏的摇摆着弧线优美的蛇腰,“爷,您就饶过奴婢这一遭吧……奴……奴婢再不敢了。”

    “嘿嘿,浪蹄子,既然有胆子勾搭爷,这回子倒怕羞了?”李中易的胸中充斥着破坏完美的暴力因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韩湘兰心里很委屈,刚才她更衣之前,确实是想勾搭着李中易成其好事,以便早日受孕怀上龙种,免得继续受叶晓兰的窝囊气。

    然而,韩湘兰重新梳妆打扮过后,明明已经没了那份心思,却不料,李中易完全不按牌理出招,明摆着就是看破了她的小心思,变着法的找机会虐她。

    “发什么花痴呢?赶紧的……爷现在喜欢上梅花三弄了……”李中易勾了勾右手食指,示意韩湘兰,他的忍耐是有限度滴。

    韩湘兰低着螓首,仿佛受了气的小媳妇儿一般,磨磨蹭蹭的挪动到书桌前,心里多少有些埋怨李中易:她刚才确实想勾引李中易,情绪也都酝酿好了,他偏偏赶她去更衣。

    如今,韩湘兰明明已熄了那个念头,李中易开始折腾了,这叫什么事嘛?

    李中易以前当副院长的时候,曾经迷恋过一个民乐剧团的漂亮长发细腰美女,只可惜没有搞到手。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李中易至今记忆犹新,她擅长的乐器是箫,最拿手的曲谱便是梅花三弄。

    近在咫尺的李中易瞧得很清楚,韩湘兰那雪白粉腻的玉颈艳红一片,比之染缸里的大红布,更胜何止十筹?

    就在好戏即将上演之际,门外忽然传来侍女的禀报声,“爷,军法司有紧急军情递过来!”

    李中易不是只迷恋女人的美色而从此不早朝的昏货,他当即放了已经等着被吃干抹净的韩湘兰,扬声道:“知道了!”

    门前的侍女早知道李中易有在书房欺负叶女或韩女的习惯,也就不再吱声,手抚腰间的佩刀,站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李中易在韩湘兰的伺候下,整理好衣冠,一本正经的坐回到帅椅跟前。

    韩湘兰知道掩饰不住粉颊上滚烫的血红,却也不敢因私废公,迈开小碎步走过去拉开房门,从侍女手上接过了插着鸡毛的急件。

    韩湘兰打算按照往常的惯例,先做个节略,再递给李中易阅示。不成想,李中易伸出右手说:“拿来我看。”

    李中易接过韩湘兰手里的鸡毛信,拆开定神一看,不由勃然大怒,厉声喝道:“功未成,物竟腐。”猛的拍了桌子。

    李中易正在气头上之时,韩湘兰也不敢多言,她略微探了下脑袋,凑过去勉强看清楚了信上的内容。

    “呀……”韩湘兰不禁倒吸了好几口冷气,难怪李中易要发火,这皇位还没坐上呢,竟然有军中的军需官,暗中勾结商人上下其手,大捞军需的好处。

    “拟命,我说你写。”李中易重重的喘了口粗气,脸色阴沉的吩咐说,“着军法司缜密侦办,绝不可放过一个蛀虫。”

    韩湘兰心里非常明白,李中易从来不能容忍军中的腐败行径,只要发现了,哪怕功劳再高,也必杀之!

    李中易没听见韩湘兰磨墨的声音,不由拉下脸,淡淡的说:“你若不想在这内书房里伺候着,可以另寻高就。”

    韩湘兰顿时给吓得面无血色,当即不敢在发楞,迅速磨好墨,挥笔写下了密令。

    “来人,叫军法司的李延清过来,我马上要见到他。”等密令发出去后,李中易临时改了主意,要把代替左子光主持军法司大计的李延清找来,亲自面授机宜。

    韩湘兰一听这话,瞬间明白过来,李中易一定是动了杀机,要借某些人的脑袋祭旗。

    李中易反复的讲过,腐败是军中绝对的大忌,宁可错办十官,也绝不会放过一人!

    “哼,大军这才安逸了几日?竟有人胆敢太岁头上动土,惦记上了军需的主意?”李中易这话一问出口,韩湘兰不由暗暗松了口气,霸道的李爷终于恢复了一些理智。

    韩湘兰知道,李中易这是在问她,她赶忙恭敬的蹲身行礼,战战兢兢的答道:“回爷的话,您以前不是说过么,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这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林子大了之后,什么鸟都有,一点都不希奇。”

    李中易深深的看了眼韩湘兰,冷冷的说:“你若是敢背着我干坏事,门前的那口井,便是你的归宿。”

    韩湘兰心下大窘,她是李中易的女人,李中易那可是家财万贯富可敌国的首席大富豪,她只要获得了男人的宠信,还需要贪钱么?

    更重要的是,韩湘兰是个有大志向的女人,她的眼皮子不仅丝毫不浅,反而由于幽州韩家的家传教育,早早的看透了这个世界上的游戏规则:有钱算个啥也?李中易只要嘴巴随便呶一下,不管是大周朝内何等厉害的豪商,眨眼间便会灰飞烟灭,死无葬身之地。

    很快,检校军法司副都指挥使李延清拍马赶到了内书房的门前,毕恭毕敬的报告说:“家臣李延清奉命来到。”

    韩湘兰瞥了眼面无表情的李中易,她心里暗暗佩服李延清的奸滑,报告是他派人送到李中易的案头,李中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唤他过来,不是为了军需官的事,又是为何?

    李中易并没有叫李延清进来回话,而是隔着房门厉声嘱咐说:“查,狠狠的查,不管涉及到谁,都要给老子查个水落石出。”

    韩湘兰起初没明白过味道,等她往深处仔细的一琢磨,她不由学着李中易的老习惯,微微的翘起嘴角,她的男人只怕是对身边的侍女也起了疑心吧?

    李中易的心思,不是韩湘兰目前粗浅的水平可以猜测出来的,不过,有一点韩湘兰倒是没有看走眼,李中易确实动了杀机。

    想当初,李自成虽然杀进了北京城,逼死了崇祯皇帝,可是,空前的胜利却令闯军们迷失了方向,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内,闯军从上到下迅速的腐败堕落了。

    以至于,李自成率领出击山海关的主力部队,竟然没有完全带出北京城,直接的恶果是:一片石的惨败。

    从此以后,李自成再也没有打过任何一场漂亮的翻身仗,直到在通城被地主私人武装给砍了脑袋。

    李中易所图甚大,事业也就是刚刚有了一些眉目而已,他一直最重视的军方内部,居然出现了一个硕鼠小集团。

    这可真是叔叔可忍,婶子也绝不可忍!

    这一次,韩湘兰确实没有看错,李中易的确是想要借某些人的脑袋,震慑一下骤然庞大之后的林中诸鸟。

    李延清也是跟在李中易身旁的老人了,对于李中易的脾气秉性,他不说了如指掌,至少也可以猜出个二三成。

    在李家军中,军法司、镇抚使以及带兵官之间,一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这种矛盾是,监督者与被监督者,利益扩张与权力限制之间的斗争,此所谓军方的三劝分立,彼此制约体系!

    赶走了李延清后,李中易阴沉着脸色,仰面靠在帅椅上,一言不发。

    韩湘兰看着心疼,便宜壮着胆子凑到李中易的身前,默默的伸出一双白嫩的小手,替他揉肩捏背,显得格外的体贴入微。

    “爷,奴婢有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韩湘兰有心想宽慰李中易,却又担心惹恼了他,便小心翼翼的作出试探。

    李中易气乐了,抬起右手,狠狠的一掌拍在了韩湘兰的翘臀上,冷笑道:“又欠收拾了,是不是?”

    韩湘兰赶紧作出摇尾企怜的怪模样,憋着嗓子,怪腔怪调的说:“爷,奴奴哪敢呀,这不是怕您一生气,打烂了奴奴的小屁屁么?”

    李中易心里明白,韩湘兰这是有心想让他消消气,免得盛怒之下,作出不当的举止。

    “你换身衣服,陪爷一起出去走走看看。”李中易思前想后,终究觉得心中气闷难耐,性出去散散心。

    韩湘兰心中暗暗长吁了口气,李中易杀不杀军中的硕鼠,其实和她没太大的关系,只要他的那股子邪火,不全都撒到她的头上,那便是祖宗显灵了。

    就在李中易领着换上了男装的韩湘兰,正欲带着便衣侍卫们从后门出去的时候,门房上突然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爷,夫人来了。”

    李中易闻言后,不由得微微一楞,柴玉娘怎么事先半点招呼也不打,就突然杀来了开京?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