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张永德来得真快,李中易接到消息的第二日,天使的滚单便发到了行辕。

    李中易瞥了眼张永德以天使身份发来的滚单,撇开繁文缛节的词句之外,核心的内容就是:他张抱一明晨抵达开京的官船码头。

    一旁研墨的韩湘兰,偷眼看了看李中易的神态,却啥也没看出来。

    李中易放下手里的滚单,端起茶盏,淡淡的说:“写个札子给高丽的相国们,明日四更,七品以上的官员,都必须赶到码头去,跪迎天使驾临。”

    “喏!”李中易吩咐正事的时候,韩湘兰丝毫不敢大意,规规矩矩的敛衽行礼,接受主君兼男人的明确指令。

    不大的工夫,韩湘兰便草拟了一份札子,轻手轻脚的走到李中易桌前,小心翼翼的禀报说:“爷,奴婢初步拟了个章程,请您过目。”

    李中易接过札子,仔细的看了一遍,嗯哼,韩湘兰苦练多年的行草,完全有资格拿出去和当代的书法大家们一比高下。

    李中易摸了摸鼻子,他的那一笔烂字,只能说是勉强写得端正而已,和自家女人压根就没办法相提并论。

    按照李中易的理解,比较无耻的说法是:既然韩湘兰完整的属于他所有,那么,她所拥有的书法特长,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代表着他李大官人的实力和和脸面。

    所以,有些诸如问安、拍马屁之类无关紧要的公文,李中易索性让韩湘兰代笔草拟行文,他签字过后,拿去用印即可。

    内书房的公文管理,有着极其严苛的规定,代笔拟公文的,比如说韩湘兰本人,她是绝对接触不到李中易的官印或是私印。

    与之相对应的是,掌握印信的专职人员又被分为三拨,一拨管理官印,一拨控制私印,另一拨则掌握着商印。

    除了印信和代笔的流程被管死了之外,哪怕韩湘兰及叶晓兰是李中易的女人,也绝对不允许从书房内带出半张纸片。

    代表着肃杀权威的警示铜牌,就竖立于韩湘兰及叶晓兰专用的小书桌上,无论谁敢违规,轻则打烂小屁屁贬入后院冷宅,重则赏白绫一根送她去西天。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李中易时刻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允许武曌或是懿贵妃篡权的旧事重演。

    “嗯,不愧是饱读诗书的大才女,字好人美,吾不如也!”李中易一笔鸡爪毛笔字完全没法见人,心里或多或少有些懊恼的情绪。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俏立于面前的女子,如果除了胸大貌美之外,百无一用,那岂不反而显示出他李大官人只是个以貌取人的色鬼?

    也许是察觉到了李中易那若隐若现的情绪,韩湘兰扭摆着小腰肢,飘到李中易的身旁,小声抱怨说:“爷,您特意为奴婢定制的那些……书包网.bookbao2袜、T字裤……快要没了换洗的备件儿。”

    李中易是何许人也?他岂能不知道,自家的女人必是看出了他在书法方面的遗憾,没话找话说,故意想引他转移注意力呢?

    “嘿嘿,爷教你的缩锁功,差了不少火候啊,还需要持之以恒的勤学苦练。”李中易尽管好色,却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面前的绝艳女子早就被彻底的吃干抹净了,急啥呢?

    李中易淡淡的说:“这才几天呢,我的话就不管用了?行辕的供应,也有胆子断供?传我的话给高丽的那些相国们,负责管理王宫织造的那几个官儿,爷不想再见到他们了。”

    韩湘兰自从进了书房之后,虽然一直伺候着笔墨,帮着整理文档资料,这还是头一次见到李中易,轻描淡写的就决定了高丽织造官们的命运。

    慈不掌兵,仁不问政,韩湘兰从小接受的家庭教育,其实完全可以理解李中易的做法。外儒内法的上位者,若想震慑住群小,就必须做到令行禁止。

    说句心里话,起初,李中易雷霆万钧的威压手段,虽然将韩湘兰折腾得死去活来,但她并未就此心服。

    可问题是,无论韩湘兰耍弄出何等花招,非但逃不过李中易的眼睛,反而招来更惨烈的压制。

    随着韩湘兰的小心思,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识破,并且付出更大的代价之后,她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她苦心孤诣谋划的所谓反抗策略,在李中易的面前不过是小儿科罢了,最终的结局,无一例外,都变成了灵猫戏鼠。

    更重要的是,在不断的对抗过程中,韩湘兰敏锐的察觉到,李中易的耐心无人可及。

    等到韩湘兰无意中,看到了李中易亲笔写下的熬鹰说之后,整个人立时不好了。尽管她心里非常明白,她看到的东西其实应该是李中易有意识的安排,但也就此看清楚了李中易坚忍不拔的帝王心术。

    既然完全斗不过李中易,不如加入进去,让李中易看到她的彻底忠诚,也就成了韩湘兰唯一的选择,除此之外,无路可走。

    鲜明的例子就在眼前,比韩湘兰出身更加高贵,也更聪慧的李翠萱,尽管就住在行辕之中,却由于野心较大,已经被李中易冷落成了无人问津的笼中金丝雀。

    韩湘兰起初有些奇怪,李中易一直持续性的撩拨着李翠萱,眼看着李翠萱已经绷不住的时候,他怎么突然间,仿佛陌生人一般,将李翠萱彻底的冷落在了一旁?

    等韩湘兰看过熬鹰说之后,她这才恍然有所觉,李中易虽然十分贪图美色,却也是傲骨铮铮的恶霸男人,收身事小,收心为上。

    李中易如果太把李翠萱搁在心上了,将来,她难免会峙宠而骄。不如现在就刚柔相济,疾风暴雨之后的柔情万种,更容易令李翠萱放弃不切实际的野心,心悦诚服的侍奉恶魔般的男人,韩湘兰自己的彻底沦陷,就是明摆着的例子。

    “怎么了?发什么呆?”李中易察觉到韩湘兰异状,仰脸看过去,却恰好见到韩湘兰猛的低下螓首,香腮边挂着莫名的红晕。

    电光石火间,李中易捕捉到了韩湘兰明媚的眼波,那一片水汪汪的艳美风情,竟是格外的勾人犯错误。

    嘿嘿,越是出身高贵的聪颖女子,你若是彻底的征服了她的身心,回报也就越出乎意料的格外丰厚。

    到目前为止,李中易没少琢磨着歪招,变着花样的虐韩湘兰的本心。可是,蹂过来躏过去,反而虐出了韩湘兰的真感情!

    “又发浪了?爷有大事待办,汝速退下更衣再来伺候着。”李中易并没有如韩湘兰所愿的扑上来,反而拉下脸,斥退了面红耳赤的韩湘兰。

    脸色五彩斑斓的韩湘兰,死命夹紧一双长腿,眼巴巴的望着李中易,那股子委屈的俏模样,别提多可怜了!

    望着韩湘兰灰溜溜逃出书房的怪异步姿,李中易不由高高的翘起嘴角,这才是大老爷们应该过的滋润生活呐!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