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贱妾拜见恩相!”

    “贱妾拜见夫君。”

    彩娇和郑氏母女俩,低眉顺目的蹲身敛衽,规规矩矩的行了万福礼,拜服于道旁。

    李中易背着双手,缓步踱到彩娇的身前,抬手勾住她的精致的下颌,笑眯眯的说:“今儿个怎么如此的守礼?可是又闯祸了?”

    “回夫君的话,夫君赏金面,允贱妾回娘家探亲,贱妾安敢惹祸。”彩娇尽管天真烂漫,可也是名门闺秀,她打小就跟着郑氏学规矩,场面上的礼仪可谓是分毫不差,万福礼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令人赏心悦目。

    李中易微微一笑,眼前这个洋娃娃一般精致的天真女孩,自从被摘了红丸之后,比以前略微懂事了一些。

    上帝是公平的,给予你某项天赋,必会同时施加某些缺陷,此所谓月有阴晴圆缺,自古难全。

    李中易勾住彩娇的小手,笑问道:“玩得可尽兴?”言外之意是玩够了的话,就该回家了。

    一直小心翼翼伺候于一旁的金子南,瞬间脸色大变,如果今天不能留下李中易,好好的招待一番,那些惯于世态炎凉跟红顶多,狗眼看人低的前同僚们会怎么看他?

    然而,以李中易征服者的威势,就算是借金子南八百个胆子,他也绝不敢逾越规矩的随意抢话,那简直是寿星公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更何况,败家之奴臣,岂有颜面可言?

    由于金子南的无能,导致高丽国的王党复辟,他现在也就是一条丧家之犬,项上人头能否保得住,还要看李中易的心情,安敢造次?

    金子南急得直冒冷汗,却无计可施,只得频频冲彩娇使眼色,希望她能够留下李中易。

    谁曾想,彩娇竟然把金子南这个亲爹当成了空气一般,直接予以无视。她乖顺的依偎进男人的臂弯里,仰起精致的俏脸,腻声腻气的撒娇:“爷,奴奴满身都是臭汗,想要您陪着玩水来着。哦,对了,娘亲在这座阴森的大宅子里住着,都快要闷出病来了,爷……您看……”

    李中易起初也没多想,只是笑吟吟的欣赏着彩娇惯有的摇尾撒娇小伎俩,可是,彩娇明显有想带走郑氏的意思,他不由望向了一直低头不语的多汁妇人。

    郑氏尽管心里千肯万愿,却苦于身份卑微,既因心虚而不敢正眼去看李中易,又碍于森严的规矩而不能主动插话,她急得手心直冒汗。

    李中易居高临下的俯视之下,赫然发觉,郑氏手心里捏着的裙袂一角,差点给她掰碎揉烂。

    “嗯哼,有点意思哈。”李中易心里暗暗有些得意,以他的地位和权势,何等美貌的女子不可得?

    如果仅仅凭借威势,强迫郑氏屈服于床榻之间,身服而心不服,李中易很可能味同嚼蜡一般的失了兴致。

    如今,郑氏被李中易偷过一次之后,连芳心都偏向了他这一侧,显然还想被偷第二次,这就让李中易有了一种全新的感受。

    李中易如今所居住的行辕,虽然戒备森严安全无虞,可弊端也异常之明显:后院之中,美妾成群,美婢众多,可谓是人多眼杂,绝难偷得没有丝毫痕迹可循。

    尽管李中易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可是,他也是一军之主,国之柱石的当朝宰相,个人形象事关重大,多多少少必须注意。

    李大相公如今的心态,完全是既要偷得愉悦,又不能让人轻易的发觉,否则就失了那股子令人憧憬的味儿。

    就在李中易再三斟酌,郑氏心急如焚之际,金子南实在忍不住跳了出来,他毕恭毕敬的跪到李中易的面前,战战兢兢的哀求道:“恩相,罪臣准备了一桌小小的席面,别的倒也罢了,有一味泡菜是罪臣亲手所治,应该还算可以一尝吧……”语带颤音。

    李中易差点笑出声,金子南还真把泡菜当成是高丽国的国宝了,其眼皮子之浅,由此可见一斑。

    由于,李中易先后远征高丽两次,对于高丽国的所谓美味佳肴,倒也有些了解。

    本质上,高丽国由于地狭人稀物产不丰,其饮食习惯大致和倭国相仿:几味泡菜、一小碟煮得稀巴烂的鹿肉、两块腌鱼干,加上一小碗白米饭,就算是极其隆重的待客盛宴了。

    这尼玛和天朝上国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哪有丝毫的可比性呢?

    就算是大周国还不流行使用榨出来的植物油炒菜,那些蒸的、煮的、煎的、烩的、烤的美食,也对所谓的高丽美食拥有无可争辩的秒杀力。

    所以,李中易宁愿吃随军伙夫们做的大锅菜,也不乐意去品尝所谓的高丽豪门盛宴。道理其实很简单的,所谓的泡菜宴,不仅难吃,而且异常之寒酸。

    李中易瞥了眼郑氏,发觉她虽然一直低头不语,手里的丝帕却完全揉进了掌心,手背上青筋直冒。

    “让你太破费了不好吧?”李中易有意思留下,却故意找借口为难金子南。

    金子南听出有转机,赶忙重重的连磕了好几个响头,欢天喜地的说:“不破费,不破费,您肯赏光饮宴,已是罪臣全家老小莫大的荣幸。”

    李中易瞥见郑氏一直在暗中偷窥他,他的心思略微一动,便故意扬声问金子南:“你们全家老小真的都欢迎我么?”

    金子南哪肯放弃东山再起的唯一良机,不仅频频叩首,甚至挤出几滴悲催的泪珠,抽抽噎噎着说:“只求您留下吃杯酒。”

    李中易高高的翘起嘴角,他暗暗感叹不已,棒子国民都擅长演戏,竟然是因为遗传的基因比较好啊。

    在李中易看来,此时此刻的金子南,其演技比后世的棒子大明星们,更胜了何止数筹?

    “好吧……”李中易故意拖长了声调,将金子南的小心肝折腾得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这才缓缓的说,“汝亲自下厨,整治一席好酒菜来。”

    “哎呀呀,多谢恩相赏脸,罪臣这便下厨,一定竭尽全力,让您吃得舒心。”金子南喜出望外,把脑袋都磕出血了,都浑然不在意。

    “爷,金家的菜品,都只那个味儿,奴奴早就吃腻了。”彩娇领路的时候,返身向李中易大发牢骚。

    李中易却没理她,只是瞟向郑氏,却见这位肥美多汁的美妇,白皙如玉的耳根子红得发艳,几欲滴血。

    PS:书友们节日快乐!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