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彩娇给郑氏带来了一大堆礼物,吃的糕饼点心,穿的绫罗绸缎,用的精美器皿,可谓是样样俱全,令人眼花缭乱。

    “彩儿,你搬这么多东西回娘家,不怕旁人说闲话么?”郑氏担心彩娇得罪了以竹娘为首的李家一干妾室。

    彩娇嘟起红唇,摇晃着螓首,笑嘻嘻的说:“只要爷乐意赏我,管那么许多呢?”

    郑氏好一阵唉声叹气,这个世界上,还真有投缘二字,全都是命啊。花娇和蕊娇也是她的女儿,这两个女儿可比彩娇这个憨货精明十倍都不止。

    可是,令郑氏做梦都没有料到的是,她原本不抱任何希望的彩娇,反而得了李中易的眼缘,倍受李大相公的宠爱。

    与此相反,擅长替家族打算的花娇和蕊娇则被冷落于深宅之中,随着年龄的日益增长,一旦年老色衰了,她们恐怕再难有出头之日。

    客观的说,郑氏一直偏疼彩娇几分,只因她从来都不知道为自己争取利益,真是个傻乎乎的小娘子。

    “娘亲,您尝尝这个。”彩娇从点心盒里拿出李中易新发明的环饼,掰开一根硬塞入郑氏的嘴里。

    郑氏惊疑不定的细细咀嚼嘴里的环饼,仔细品味之下,竟是从未品过的美味,“彩儿,此为何物?”

    “娘亲,这是爷改良过的环饼,好象又唤作是馓子,用糯粉和面扭作环状,放进油锅里炸,香脆可口,好吃之极,是我最爱吃的零嘴儿。”彩娇的樱桃小嘴里塞满了环饼,大肆吹捧李中易的学识渊博,“爷曾经提起过,好象是在中原的什么春秋战国时期就有了这种环饼,当时叫寒具,还是寒食来着,唉,我已经记不清了。”

    彩娇是个小糊涂蛋,郑氏却心中有数,李中易恐怕是为了逗彩娇开心,用了心思折腾出来的零嘴吧?

    郑氏的猜测虽然没有全对,但也部分点破了真相,李中易搞出馓子的目的,主要是他自己嘴馋,另外也是想让妻妾们跟着享享口福。

    在以官为师的当下,以李中易的征服者身份,老李家随便折腾出来的新鲜玩意,都极有可能被整个高丽国的官民们所仿效。

    整个高丽国把心思都用在吃喝玩乐之上,嘿嘿,对天朝上国的文化,只会更加的崇拜和仰慕,此所谓软实力是也!

    李中易征服了高丽国之后,李家军有计划有步骤的以各种名目,抄没了无数高丽国达官贵人们的田产、银钱、房宅以及漂亮的女子。

    按照李中易的既有规划,中原地区将来肯定必须抑制土地兼并。然而,土地就是财源,就是养老的哑巴儿子,这种观念早已深入汉人的骨髓,李家军的众多将校也不例外。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未雨绸缪一向是李中易的强项,他提前留下了高丽国的大片肥沃良田,就是想将来封赏功臣的时候,赐下高丽国的土地。

    这种搞法,等于是用高丽国民的血肉,来滋养大周的权贵们,有百利而无一弊,。

    一则抑制了大周本国的土地兼并,缓和了阶级矛盾;二则,把权贵们的注意力转移到海外殖民地的抢夺之上,为将来的大航海殖民时代,提前做好了扎实的铺垫。

    别人可能不太清楚,李中易却是心知肚明的,越南南部地区不仅有闻名中外的占城稻,适合农业种植的良田不仅多如牛毛,更可以一年三熟。

    太平时期,人口不断增加,权贵们的土地兼并却也与日俱增。人多地少,**吃不饱饭,导致王朝周期率的死循环,一直是农业时代中国的治乱癌症。

    李中易是人不是神,短期内,他也没办法改变土地是命根子,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显然,移民周边并且开拓良田,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金子南被彩娇晾才外面,他很想理直气壮的抽彩娇几耳光,骂她连亲爹都不放在眼里了。

    可惜的是,借金子南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干,只得打掉牙齿和血一起咽下肚内。

    不仅如此,金子南也没作多久的心理建设,便涎着脸想闯进郑氏所在的西跨院,主动来寻彩娇。

    没办法,且不说能否东山再起,单单是保住小命,金子南就需要通过彩娇求得李中易的谅解。

    然而,金子南还没靠近院门,便被两名佩刀的侍婢给拦在了门外,“请自重,未奉彩夫人召唤,任何人不得入内。”为首的一名侍婢根本没把金子南放在眼里,冷冰冰的将他拒于千里之外。

    金子南心里明白得很,面前的这两名佩刀侍婢,其实是李中易的人,只不过派来保护彩娇而已。

    俗话说得好,不看僧面看佛面,别说金子南惹不起佩刀侍婢,就算是李中易身边养着的中华田园犬,他照样惹不起,必须得供着。

    “彩儿啊,你阿耶我如今,可让旁人给欺负惨了。”金子南摆出一副哭丧模样,故意扯起喉咙在院门外大喊大叫,明显是想在彩娇的跟前装惨,以求博得同情。

    “彩儿,别听他胡说八道,他昨儿个刚纳了个美妾,小日子过得滋润着呢。”郑氏没好气的叮嘱彩娇,让她不要理会金子南的胡搅蛮缠。

    彩娇却像没事人一般,笑嘻嘻的说:“娘亲,他的事我一向是左耳进右耳出,只当没听见似的,更不可能说给爷听。爷曾经说过,就喜欢我这种憨吃哈睡,无忧无虑的小猪婆。”

    “咦,滋润,娘亲,您也学会了爷的口头禅?”彩娇虽然不通世事,却不代表她不聪明,只是某些方面的“情商”,比她的两个姊姊要低无数倍罢了。

    郑氏无意中说漏了嘴,却被彩娇点破,她克制住内心的慌乱,强作笑颜,急忙掩饰道:“整个开京城中的达官贵人们,都在学你的那位爷的作派,我也是听人说的,觉得新鲜也就记住了。你是知道的,我的记性一向不算太好。”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咦,不对啊……”彩娇的突然惊叫,吓得郑氏差点捏不住手里的环饼,眼皮子一阵狂跳,以为被亲生女儿看出了J情的破绽。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