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闲时逗美婢,其实也是人生一大乐趣,李中易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把韩湘兰摁在书桌上,眼看着大戏即将展开,门外忽然传来婢女的禀报声,“爷,您要的那些小物件,高丽织工坊已经赶工完毕,使人送了来。”

    李中易多少有些扫兴,不过,听说是他定做的小物件到了,不由翘起嘴角,一边松开韩湘兰,一边笑眯眯的说:“小兰儿啊,选日子不如撞日子,还真是赶巧了。”

    韩湘兰一头雾水,李中易却不在理她,径直吩咐婢女们,把那些小物件都捧进来。

    高丽织工坊,其职责类似于大周的宫廷织造局,专门替宫中的贵人服务。

    和天下所有垄断型的服务机构类似,高丽织工坊那可是有名的肥缺,据说,他们替高丽大王造一件王袍,其成本甚至比大周的龙袍还要贵几倍。

    李中易彻底打断了高丽人的脊梁之后,偶尔借用一下高丽织工坊,帮他干点私活。那织工坊的主事,非但不为耻,反而欢喜的差点蹦上屋顶。

    既然是征服者李中易交下来的差事,高丽织工坊的上上下下,岂敢不尽兴的把事儿办好?

    李中易望着堆积如山的床榻,很有些啼笑皆非,尼玛,他只定做了三套而已,现在看来十套都不止。

    套数多了好几倍也就罢了,就连布料的材质,也选的是上上等的高丽绸和高丽缎,面料摸上去确实柔滑无比。

    “爷,这些都是何物?”韩湘兰仗着刚把李中易伺候舒坦了,大着胆子凑过来,勾起一件异常古怪的衣物,十分疑惑的问李中易。

    李中易的瞥见春葱般的玉指间,竟是一件绸制的t字裤,不禁心头微微一动。

    “小兰儿,这些衣物原本就是按照你的尺寸让人定做,来吧,爷一件件的帮你穿上。”李中易不由分说的将韩湘兰摁在了榻上,七手八脚的将她剥成了一只晶莹剔透的大白羊。

    韩湘兰早就是李中易的人了,各种李中易喜好的变态花样,也大多尝了一遍,尽管十分的羞怯,却也只得闭紧一双美眸,任由李中易摆布。

    李中易摸着下巴,眯起两眼,仔仔细细的欣赏了一遍韩湘兰的打扮,只见,这美妞儿的上身罩着镂空雕花黑绸文胸,腿上紧裹着黑色的书包网.bookbao2眼丝袜,堪堪遮掩住要害的t字裤,他的心里满意极了,大赞高丽织工坊真会办事。

    “兰儿乖,把眼睛睁开,穿上这个走几步给爷看看。”李中易指着榻前的一双特制高跟鞋,异常温柔的诱哄韩湘兰就范。

    韩湘兰哪里斗得过李中易,只得无奈的坐在榻上,伸出一双大白长嫩腿,任由李中易帮她穿上了大约两吋的高跟鞋。

    “乖兰儿,别怕,先站起来,扶着我的手,慢慢的走几步给爷瞅瞅。”李中易揽住韩湘兰那没有半分赘肉的蛇腰,不断的鼓励她勇敢的走起来。

    “哎呀……”一直只穿锈花鞋的韩湘兰哪里识得高跟鞋的厉害,刚迈出去一步,便崴了脚,一头栽进李中易的怀中。

    幸好李中易早有防备,左臂一直紧紧的揽着韩湘兰的细腰,帮她卸去大部分坠力。

    李中易的医术绝对不是吹嘘出来,他将雪雪呼痛的韩湘兰扶到榻上坐下,取来特配的红花油,反反复复的替她搓揉踝关节。

    韩湘兰其实崴得并不厉害,只不过,她非常享受李中易极其难得的服务,故意闭紧双眼,一个劲的喊疼。

    李中易原本给韩湘兰骗过了,以为她是真疼,及至后来,李中易揉通了筋脉,她反而叫得更急。

    意识到被韩湘兰耍了的李中易,故意也懒得吱声,洗干净双手上的红花油后,走到榻旁促不及防的架起韩湘兰的一双大白腿……

    毫不夸张的说,韩湘兰这身镂空文胸、腿罩黑书包网.bookbao2丝以及极窄t字裤的打扮,激发了李中易昂扬的斗志,他格外的有干劲。

    以至于,两个时辰后,李云潇来寻李中易的时候,却被书房门前的佩刀美婢挡了驾,“大总管,爷现在不见客,您请回吧。”

    李云潇何等知趣?尽管佩刀美婢面无表情的拦住了去路,没有给出任何暗示,他却马上意识到,主公恐怕是在和韩湘兰进行少儿不宜的游戏。

    只是,李云潇颇有些不解,韩湘兰原本就是通房大丫头,平日里也没办法离开二门外,想什么时候享受都可以的,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屋外的李云潇悻悻的走了,屋里的李中易惬意的枕在韩湘兰的黑书包网.bookbao2丝大白腿上,笑眯眯的说:“小兰儿啊,爷就喜欢这个调调儿,如果你练熟了高跟鞋,爷必有重赏。”

    李中易故意卖了个关子,韩湘兰却是绝顶聪明的女子,她马上意识到,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叶晓兰不仅被抬为妾室,更怀上了李中易的“龙种”,再加上,叶晓兰一直以来对韩湘兰的敌视,这一切都给依然只是卑微通房身份的韩湘兰,施加了极大的精神压力,完全没有安全感。

    “爷,奴奴一定勤加练习,哪怕把脚崴断了,也要穿好这什么鞋,行走自如。”韩湘兰惦记着早日抬妾,免得多受叶晓兰的冤枉气,她的决心之大,仅仅从果毅的眼神便知分晓。

    “哈哈,那就接着走几步给爷瞧瞧?”李中易斜睨着瘫在榻上的韩湘兰,眼神之中满是期待和鼓励。

    “爷,奴奴的腰算死了,呃……”韩湘兰刚才被折腾得直翻白眼,连气都喘不过来,确实体力不支,可是,当她察觉到李中易的失望情绪,不由得咬碎了银牙,霍的从榻上爬起。

    “爷,您看这……”韩湘兰本是冰雪聪明的女子,她显然已经察觉到,李中易不仅仅是想看她穿上高跟鞋练习走路,恐怕更希望她把刚才的打扮,重新来一遍吧?

    李中易瞅见榻上散落的破黑书包网.bookbao2袜,以及被扯断了t字裤,不由露出邪魅的笑容,和聪明的女人待在一块儿,他很可能多活十几年呐。

    既然韩湘兰已经猜穿了李中易的心思,他也不再藏着掖着,索性高丽织工坊制作的衣物有多余的,便去取来帮着韩湘兰穿戴整齐。

    “对,对,对,就是这么走,好看极了。”经过李中易的一番悉心教诲之后,机灵透顶的韩湘兰已经可以扶着男人的手臂,小心翼翼的迈出几脚标准的猫步。

    李中易心下大乐,勾起韩湘兰尖俏的下巴,噙住她的香唇,狠狠的亲了好几口,“亲亲小兰儿,宝贝小心肝,就是这个味,就是这么个调调儿,老子爱死你了。”

    韩湘兰一向以为李中易是个极端睿智而又霸道的君王,在李中易的威压之下,她已经被虐得找不着北了。

    也正因为如此,李中易今日的陡然失态,给了韩湘兰极大的震撼,令她整个人都被格外的恩宠整得懵头转向。

    李中易确实很兴奋,他毕竟是现代人的灵魂,也是现代人的审美观,所以,面对久违了的镂空文胸、黑书包网.bookbao2袜以及特别勾人的t字裤时,心底里甚至呐喊开了,“这才是老子喜欢的样儿。”

    尤其是,当肤白貌美的韩湘兰,扭摆着小腰肢,迈开正宗猫步的婀娜美姿,李中易的心情一言以蔽之:喜不自胜。

    韩湘兰尽管不明白,李中易见了她如今的这身打扮,为何频频失态的真正原因,但她却至少清楚了一点,也许答案就藏在她的男人刚才无意冒出的两个陌生字眼“xing感”之中吧?

    原本要出去逛街的一主一婢,非但没逛成街,反而在房中厮混了许久,这完全不符合李中易一向的作风。

    整个后宅的中心人物稍微有点变故,就格外的惹人注目,怀孕中的叶晓兰很快就知道了消息。

    叶晓兰虽在养胎之中,却也是韩湘兰正儿八经的顶头上司,兼且是半个主母,所以,她的召唤,韩湘兰不敢明着硬顶,只得乖乖的过来拜见。

    “我说韩婢啊,我承认,你比我长得美,身段也好,嗓子也异常之出众,可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总不能仗着好模样儿,成日里耍弄狐手段吧?”叶晓兰掂起茶盏,饮了一口经过多层麻布过滤的白开水,不怀好意的盯在韩湘兰娇俏无比的脸蛋之上,显然是想借题发挥,兴师问罪。

    韩湘兰毕恭毕敬的站在叶晓兰的面前,暗自腹诽不已,这几日她每天躲在房中,练习穿高跟鞋行走的技巧,腰酸腿疼的已经很难受了,还要来这里受叶晓兰的夹磨,真是晦气之极!

    “回叶夫人的话,婢子只不过是帮着主子整理了一些重要的文档罢了,可不敢利用狐媚干坏事。”韩湘兰嘴上说得滴水不漏,不卑不亢的作派却暴露出了一个真相:她正得宠!

    叶晓兰心里明白,韩湘兰故意这么说,显然是仗着书房的规矩异常严厉,佩刀侍婢以及婢女们,嘴巴都死紧,没人敢泄露李中易的隐私。

    “听说你腿脚有些不便,免得旁人说我这半个主子虐待下女,就先歇息几日,等养好了,再去侍奉主子不迟。”叶晓兰完全没有和韩湘兰商量的意思。

    “奴婢遵命。”韩湘兰答应得异常干脆,令叶晓兰产生了一丝莫名其妙的错觉,莫非这个贱婢有意挖坑引她往下跳么?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