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楚雄的嘱咐之下,杨小乙和他并肩站在行辕大门的右侧,并拢两腿,昂首挺胸,仿佛标枪一般戳在了地面上。

    摆开阵势的近卫军将士们,一个个目不斜视的排列着横看似刀、竖看为剑的队列,纹丝不动的等待着最高统帅的到来。

    在森严军规的约束下,没人敢做任何小动作,但是,浑身上下处处都透露出剽悍血勇之气的杨小乙,依然吸引了近卫军将士们的部分注意力。

    李家军和同时代的任何军阀军队都迥然不同,在场的人中,凡是副队正以上的军官,无一例外,一律毕业于讲武堂,都是李中易的学生。

    除此之外,包括什长在内的近卫军士兵们,至少都是三年以上的老兵,不仅必须参加过十次以上的战斗,其中还要包括两次大战。

    在这帮子虎狼之辈的眼里,身子挺拔的杨小乙,仿佛一把出鞘的宝刃,锋芒异常之夺目耀眼。

    就在众人翘首以盼的时候,“山长驾到!全体立正,敬礼。”伴随着李云潇低沉的口令声中,一身戎装的李中易快步出现在大门口。

    在讲武堂的时候,楚雄的战略和后勤科目教官便是李中易,通过长达半年的授课,他对李中易自然不可能陌生。

    杨小乙则不同了,他这还是头一次见到李家军的传奇统帅,心里异常紧张,手心立即出汗,浑身上下怎么都不太自在。

    李中易自然认识军中的虎将楚雄,他略微一瞥,便发现了尽管毕恭毕敬,却怎么看怎么别扭的杨小乙。

    “哈哈,这便是咱们的大英雄杨小乙兄弟?”李中易走到杨小乙的跟前,仔细的端详之下,越看越喜欢,不由抬手轻轻的捶了捶他的前胸,“嗯,壮实得很。”

    在李中易的面前,即使是胆大包天的楚雄,也不敢插嘴,他急得直想跺脚,暗中冲着杨小乙频使眼色。

    只可惜,杨小乙就像是榆木疙瘩一般,死活不开窍,只是楞楞的瞪着李中易,彻底的哑了火。

    楚雄急得嗓子直冒烟,却也对杨小乙无可奈何,可是,就在这时,李中易忽然高声喝道:“全体都有,听我口令……”

    “立正,向咱们的大英雄杨小乙,致敬!”

    在众目睽睽之下,李中易霍地抽出腰间的长刀,“敬礼!”并拢双腿率先撇刀为礼。

    “啊……”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李云潇和楚雄在内,全都傻了眼,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望着李中易,他们大张着的嘴巴里,足以塞入两只大苹果。

    李中易不仅是李家军的缔造者,更领着将士们从胜利走向胜利,至今未尝一败。毫不夸张的说,李中易在众将士心目中的地位,可谓是亦主亦师,拥有凛然不可侵犯的神威。

    可是,如此高高在上的铁血统帅,竟然史无前例的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军官撇刀敬礼,给予众人的巨大冲击一时间竟令人无法接受。

    李云潇最先反应过来,眼见冷了场,他赶忙抽出佩刀,有样学样的立正,撇刀,扯起嗓子喝道:“敬礼!”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军官们纷纷撇刀行礼,士兵们则高高的举起手里的长枪,向着杨小乙行注目礼。

    杨小乙那经历过这种场面呐,他被唬得连连摆手,语无伦次的说:“这……这如何使得……如何使得……”

    李中易收刀回鞘,笑眯眯的拍了拍杨小乙的肩膀,夸道:“好小子,身板够结实啊,老资使出吃奶的劲头,推都推不动,哈哈……够威够猛……”

    可怜的杨小乙,虽然智勇双全、战功卓著,却那曾见识过反差如此巨大的李式标准作派,楞是给整得懵头转向,晕晕乎乎。

    楚雄是李中易的学生,他倒是很清楚李山长的脾气和秉性,怎么说呢,一言以蔽之:鱼龙百变,虎威十足,匪气也不遑多让!

    气氛既然缓和了下来,楚雄便壮着胆子,暗中捅了捅杨小乙的腰眼,小声提醒说:“还楞着做甚,赶紧给山长行礼呀!”

    这家伙就是傻小子一个,被李中易的格外礼遇给彻底的震蒙了,居然连基本礼仪都忘得一干二净。

    “小……小的杨小乙,拜见都指挥使!”在楚雄的再三提点之下,杨小乙终于醒过了神,重重的捶胸,向李中易庄重行礼。

    楚雄差点气吐了血,杨小乙这个大笨蛋,简直是个混球。楚雄一直担心杨小乙嘴拙,在临来开京的船上,他反反复复的教育杨小乙,试图让他了解并掌握拜见李中易的各种称呼和礼仪。

    谁曾想,原本杨小乙已经掌握的基本礼节,真到了关键时刻,依然出了个大大的洋相。

    李中易微微一笑,都指挥使啊,已经很多年没人这么称呼他了,偶尔听一听,倒也有些怀旧之感。

    “小乙兄弟远道而来,还没吃中饭吧?”李中易亲热的拉着杨小乙的手臂,信马由缰的和他拉家常。

    杨小乙羞赧的摸了摸后脑勺,憨憨的答:“从吃过早饭起,就一直被楚指挥硬逼着练习那些怎么也搞不明白的礼仪,中饭倒不曾吃过。”

    楚雄差点气炸了肺,如果不是军规森严,他早就抬腿将臭小子杨小乙一脚踢飞出去。

    李中易哑然一笑,站在他面前的杨小乙,还真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呢,好,很好,好极了!

    “说来也巧,厨下早已备好酒菜,正好替咱们的大英雄接风洗尘。来来来,这便随我一同入席,咱们喝个痛快,一醉方休。”李中易无视于众人诧异之极的眼神,笑眯眯的拉着杨小乙,领着他一路朝着二门那边走去。

    天使行辕的二门里,除了李中易一个男人之外,全是女眷以及侍婢,门禁可谓异常之森严。

    李家军大大小小的军官们,只要稍微有点地位的,全都知道一个铁律:未奉李中易的召唤,胆敢擅入二门者,一律格杀勿论!

    李中易刚走出去几步,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子,把眼巴巴望着他们背影的楚雄招到了身前,满是歉意的说:“唉,年纪大了,记性也变坏了,差点把咱们的‘大军之眼’给忘在了脑后,实在是该打。”

    楚雄虽然是李中易在讲武堂内的学生,可是,此前从来没有机会,踏入二门半步。

    获得统帅陪酒吃饭的资格,那绝对是楚雄此前想都不敢想,并且梦寐以求的无上荣光,却不成想,如今沾了杨小乙的光,倒变成了触手可及的现实,这令他如何不喜?

    如果,李翠萱就在现场,她一定会情不自禁的拍手叫好,并且感慨万千:盖世之人杰,重生之操莽!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