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韩湘兰吓得面无血色,顾不得衣裙上满是肮脏的灰尘,惶恐的跪在地上,哀声求饶。

    李中易面无表情的盯着跪伏于地的韩湘兰,她都靠得那么近了,他居然没有发现,可想而知,他刚才肯定是走神了。

    只是,谁给的韩湘兰这么大的胆子,让她敢于凑得离他这么近?

    “来人,叫兰儿来。”李中易懒得和笼中之鸟一般见识,索性把韩湘兰交给叶晓兰去收拾。

    叶晓兰那是李中易身边已经公开的通房大丫鬟,其身份地位仅次于妾室,不仅如此,她同时还是书房首席侍婢。

    由叶晓兰出面管教韩湘兰这个隶属于书房的三等洒扫丫鬟,可谓是名正言顺,任何人都无话可说。

    “不能,不能啊,爷,求求您了……”韩湘兰显然被吓懵了,慌乱之中,她竟然连滚带爬的冲到李中易的身前,抱紧他的右腿,死活不肯撒手。

    李中易也没有料到,韩湘兰的反应竟然这么大,瞧她刚才过来抱大腿的动作,可谓是动如脱兔。

    唉,眼前这个美娇娃,显然是被叶晓兰暗中使的整治手段,给吓破了胆。

    老李家后宅女人的处境,其实和同时代的名门望族之间,并没有本质性的不同。

    宅门内的女人能否得到家主的宠信,也就意味着,身份地位很可能判若云泥。

    基于此,叶晓兰和韩湘兰这两个早在幽州之时,就不对付的女人之间,为了争宠势必会展开激烈的竞争。

    叶晓兰的地位高,又已经是李中易的女人,还是韩湘兰的顶头上司,显然在竞争中掌握着绝对的优势。

    如果,叶晓兰是个笨蛋,韩湘兰倒有翻盘的机会。只可惜,叶晓兰不仅不笨,反而是个冰雪般聪颖的女子,远的且不去说它,单单韩湘兰那胜于叶晓兰一筹的容貌和身段,就特别招人恨,也招人惦记。

    李中易摆了摆手,一直在一旁等候吩咐的佩刀侍婢,随即悄然转身,退至帷幕外的舱门边。

    “我有些好奇,你在害怕什么?”李中易蹲下身子,掂起食指勾住韩湘兰精巧的尖颏,颇有兴致的问她。

    “这个……”韩湘兰低垂着螓首,显得很犹豫,欲语还休。

    实际上,韩湘兰早就憋了一肚子的苦水想找人倾诉,只可惜一直投诉无门。原因其实很简单,叶晓兰的身份极其特殊,她是李中易享用过的通房大丫鬟。

    涉及到李中易身边有宠的女人,这种家务事,谁敢淌这滩子浑水?

    除了李中易发话之外,无论韩湘兰找谁去评理,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不仅没有鸟用,反而很有可能招来叶晓兰更激烈的报复。

    李中易微微翘起嘴角,脑海里不由浮上了一个老典故:张无忌的老娘殷素素曾经说过,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擅长骗人。

    骗人,通俗点讲,也就是耍套路,玩心眼子!

    韩湘兰玩的是欲擒故纵的小把戏,目的是想勾起李中易的好奇心,诱他先发问。

    类似这种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儿戏,对于李中易这个花丛老手而言,近乎全透明的暴露于眼前。

    “哦,既然你不想说,那就别说了。我累了,汝且退下。”李中易松开勾住下巴的食指,准备起身离开。

    韩湘兰在李中易的身边也待了一段日子,她当即意识到,在李大官人的面前玩心眼,简直就是班门弄斧,只可能自取其辱。

    “爷,奴婢其实是怕说出来,污了您的耳。”韩湘兰心里明白,得罪了叶晓兰不过是吃些大闷亏罢了,若是惹了李中易生厌,那便是永堕十八层地狱的悲惨下场,“奴婢是个没脑子的蠢货,办差的时候经常丢三落四的犯错,晓兰姊姊也是一片好心,对奴婢略施薄惩……她……她……用粗木板……抽奴婢的……”

    如果不是李中易蹲得够近,根本就听不清楚,叶晓兰完全羞于启齿的“臀”二字。

    直到现在,李中易方才明白,敢情女人之间的战争,竟然可以激烈至此。

    嗯哼,很好很强大,叶晓兰的学习能力倒是颇为不凡,竟然把军棍的措施,用到了韩湘兰的臀上。

    就在李中易以为故事到此结束之时,谁曾想,韩湘兰带着哭腔,涨红着俏脸,声若蚊呐,如泣如诉,“晓兰姊姊……她……她……还让人堵住奴婢的嘴……挠奴婢……”

    什么?什么?李中易差点以为他耳背,没有听清楚,可是,韩湘兰的口形,却明白无误的告诉了他。

    “痒痒?挠什么痒痒?挠哪里的痒痒……哦……嘿嘿……知道了……”李中易起初一楞,紧接着差点笑喷出来,他万万没有想到,叶晓兰竟然对韩湘兰使出了如此阴损的招数。

    李中易混迹于各色名花异草之间,他当然明白,但凡是女人,不论美丑,大多害怕挠腰侧、脚心或是肩窝的痒痒。

    据史书记载,为了逼迫犯人开口招供,有种特殊的逼供方式便是挠脚板心的痒痒。

    难怪韩湘兰会畏叶晓兰如虎,李中易几乎在一瞬间,理解了韩湘兰被折腾得很惨的恐惧心理。

    没有几个女人受得了,长时间挠痒痒的惩罚,韩湘兰刚才壮着胆子,暗中往李中易身边凑的理由,也就变得十分的充足。

    “脏死了,汝且退下。”李中易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了韩湘兰,对于这种聪明过人的女子来说,只有当她彻底走投无路之际,才有可能把忠诚完整的献出来。

    “爷,爷,奴婢……”韩湘兰一想起那令人狂笑不止,却难过至极的挠痒痒酷刑,情不自禁的连打了好几个寒战,战战兢兢的想求李中易拉她一把,将她捞出无尽的苦海。

    李中易却懒得理会楚楚可怜的韩湘兰,他抬腿往外走去,径直去了后舱的总参议司所在地。

    刚刚离开帅舱不久,李中易便隐约听见叶晓兰的训斥声,“贱婢,浪蹄子,正经事儿半点不会做,居然学会了骚首弄姿的勾引主子,来人,把她绑了,堵上嘴……”

    李中易不禁微微翘起嘴角,对付航母的最佳手段,其实是更强的航母,就让女人之间的暴风雨,来得更加猛烈一些吧。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