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第二日清晨,李中易被竹娘唤醒,起身洗漱过后,在一众美婢的伺候下,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然后更衣罩上软甲,换上代表政事堂相公的紫袍玉带。

    李中易迈着四方步,踱出中军大帐,迎面就见近卫军顶着凛冽的寒风,如同泰山一般巍然肃立于辕门两侧。

    全场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李中易的身上,灼热的视线追随着他的脚步,一路延伸到千里驹“血杀”的身前。

    李中易扫视了全场一周,越看越觉得满意,他费尽心血打造出来的这支钢军,到目前为止从未让他失望过。

    “袍泽们,一个多月前,咱们击败了十倍以上的高丽棒子,把那些贱民杀得屁滚尿流,胆都被吓破了……”李中易跨上宝马“血杀”的背脊,刻意提高声调宣布了分享征服高丽国之后的胜利果实,“咱们一起风餐露宿,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浴血奋战……有些袍泽甚至以身殉国。将士们,咱们不能只过苦日子啊,该享福的时候,必须好好的慰劳慰劳自己。就在刚才,我签发了一份极其特殊的命令,全军将士皆可以任意挑两名高丽奴婢,大家伙说说看,好不好哇?”

    “乡帅威武……”

    “相帅圣明……”

    “誓死效忠灵帅……”

    “敬爱的山长……”

    整个操场仿佛烧得冒青烟的沸油,突然倒进去一桶水,立时爆裂开来,一时间,欢声雷动,响彻云霄。

    呐喊声此起彼伏,将士们尽情的释放出自己内心的激动,李中易眯起两眼,含笑望着他的官和兵。

    直到一刻钟后,李中易才高高举起的右手,全场呼喊声嘠然而止,安静得只剩下呼吸声。

    “今天,我将带领你们正式入驻开京,去收获我们的胜利果实,享受我们的战利品。儿郎们,打起精神来,让低贱的高丽棒子们瞪瞎他们的狗眼,仔细的看一看,咱们天朝上国精锐铁军的气概……”李中易不愧是顶级煽动大师,几乎眨个眼的工夫,将士们的情绪就被彻底的调动了起来,肃杀之气瞬间蔓延至整个操场。

    一直默默的站在李中易马后的王大虎,见了此情此景,不禁心潮澎湃,三弟的手头掌握着如此精锐的兵马,何愁天下不收归囊中?

    王大虎屏住呼吸,异常贪婪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他脑子里始终只有一个念头:三弟若是当了皇帝,哎呀呀,那副未来的美景,简直不忍直视。

    李中易、王大虎和黄景胜这三兄弟,除了李中易负责掌总,黄景胜接手生意之外,王大虎具体负责的工作,主要是情报收集,以及清除敌对方隐藏在暗中的势力。

    客观的说,尽管李家军已经组建长达六年多,王大虎对于李家军的组织架构、指挥体系等等情况,知之甚少。

    一支万众如一人的铁军,冷不丁的呈现在王大虎的眼前,他心里所受到的巨大冲击和震撼,也就可想而知了。

    “哒哒哒哒……”就在王大虎震撼得不能再震撼之时,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他下意识的扭头一看,赫然看见一身红甲的竹娘,纵马驰到操场的正中央。

    “全体都有!听我口令,立正……向右看齐……稍息……”一连串的口令从竹娘的樱桃小嘴里发出,令王大虎瞠目结舌,他压根就搞不明白,立正是个什么鬼?

    “各营报数……”竹娘再次下达的军令,让王大虎终于回过神来,他这才注意到,竹娘的左手上高高的举着一面紫金腰牌。

    王大虎的手里同样拥有一面紫金腰牌,这是他指挥整个李家情报系统的最高信符,也是权力的来源。

    鉴于情报系统的特殊性,李中易很早就立下了规矩,信符才是彼此之间确定上下级指挥关系的唯一依据。

    王大虎仔细的观察之后,得出一个结论,竹娘手里的这块紫金腰牌,其形制和他的这块迥然不同。

    竹娘手里的紫金腰牌明显是六角形,而王大虎的那块则是圆形,只要是正常人便可轻而易举的就可以识别清楚。

    “报告。我营应到五百零九人,实到五百零八人,一人因风寒缺席,已经上报于军法司。”

    “报告。我营的战马有一匹因水土不服,导致严重掉毛……”

    “报告……”各营的指挥使按照各自的顺序,依次拍马从队列中驰出,大声向竹娘禀报本营里的情况。

    “新鲜啊,真新鲜……”王大虎很有些目不暇接之感,一幕又一幕此前从未见识过的场面,仿佛走马灯似的晃过他的脑海。

    “禀报山长,近卫军全体集合完毕……战士、战马以及各项物资,备战率达到九成九五以上,请您指示。”竹娘抽出腰间战刀,刀尖朝上,举于鼻尖前,接着狠狠的撇刀向李中易行礼,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令人赏心悦目。

    李中易微微点头,淡淡的吩咐说:“按照预定计划,依次登舟过海峡,去开京!”

    “喏!”竹娘再次行礼之后,随即拨转马头,奔驰到近卫军的阵前,大声传达了统帅的军令。

    启程去海边登舟的途中,王大虎故意凑到李中易的身旁,小声说:“有此铁军在手,天下唾手可得矣。”

    彼此既是胜于血缘的骨肉兄弟,他的心思对于王大虎和黄景胜而言,早已有了心理上的准备,只是这两位兄长并不具体的知道,李中易究竟想走到哪一步?

    李中易侧过脸笑望着王大虎,轻声道:“一言可决国运尔。”

    王大虎心里一阵狂喜,李中易以前虽然也露过口风,可是,一直语焉不详,令人好不心焦!

    如今,李中易史无前例的把话挑明了,王大虎也就老实不客气的兜出此前一直没敢说出口的底,“不瞒三弟,我已经认了雪娘子为义妹,

    李中易微微一楞,随即也就释然,王大虎其实是个性子极冷的家伙,寻常之人绝难走进他的心房。如果不是赵雪娘不顾家族利益的义举,彻底的感动了王大虎,难以想象他会有如此出格的举动。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