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李中易在江华岛上悠闲快活,戒严了的开京城内外,风声却是一日紧似一日。

    刘贺扬到了开京之后,在众将的面前将李中易的手谕亮了出来,马光达接过手谕定神一看,敢情是授予刘贺扬抄家、分地的全权。

    “刘洪光,你真长本事了啊,去一趟江华岛,便把最有油水的差事,捞到了手里。”马光达和刘贺扬一向不太对付,话里话外始终透出一股子酸溜溜的味儿。

    刘贺扬挑起浓眉,反讦马光达:“眼红了?要不,我上山长,把咱们俩的差事换一换?”

    马光达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摆着双手,连声道:“不换,不换,我也就是这么一说罢了。”

    “你负责编练高丽人的巡防军,既不得罪人,又可以揍不听话的棒子们,多爽?”刘贺扬重重的叹了口气,故意揶揄马光达的酸葡萄心态。

    李云潇只当没听见刘、马二人的第n次口角,他独自坐在炭盆旁边,一边喝茶磕瓜子,一边烤火取暖。

    李中易人虽然在江华岛没露面,可是,开京驻军的将领们各自都领了任务。

    和刘贺扬负责抄家、分地及挑选高丽权贵之家的美貌嫡女不同,自从开京城破之后,李云潇单独领了任务,庆春院君王单以及会成宫君王畅,一直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待着。

    按照李中易的意思,依照血缘的亲疏远近,他打算从这二人之中,选出一个就任高丽国的新国主。

    李云潇单独领的重任,便是具体负责监视和观察王单和王畅,看看谁更听话?

    选附庸国的国主,绝非小事或是儿戏,性格必须懦弱,并且乖顺听话,尤其不能善于伪装自己的真实情绪。

    兹事体大,李云潇一直颇为头疼,他原本想接下马光达手头编练高丽巡防军的任务。可惜的是,军令如山倒,看押高丽未来国主的重任,他只得硬着头皮,赶鸭子上架子努力做好。

    “老刘,你那里选下来的高丽小娘子,记得给我预留两个啊。”一直闷不吭声的廖山河,突然开了腔,而且一言惊煞四座。

    刘贺扬奇怪的反问廖山河:“老廖啊,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好象不怎么好女色啊?”

    廖山河露出神秘的笑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家里的两个犬子已经成年了,大郎19岁,二郎也快满十八了,他们大婚之前,总要尝尝高丽小娘子是个啥滋味吧?不然的话,我老廖岂不是白跑了一趟高丽国?”

    马光达一阵愕然,紧接着,露出了会心的笑容,附和道:“老廖不提这事,我还差点忘记了。临来高丽之前,家中的老妻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务必带几个高丽婢女去,充个面子。”

    李云潇无奈的摇了摇头,如今的开封城内,一种新风潮异常之盛行,权贵之家若是没几个高丽国的美婢,那简直就是家主没本事的最大侮辱。

    别人可能不清楚,李云潇却是心知肚明,开封城内之所以流行花大价钱购买高丽国的美婢,其实是黄景胜和王大虎二人暗中炒作起来的势头。

    李中易的两位义兄之中,黄景胜无法上阵杀敌指挥打仗,却是个生意天才。至于王大虎,这家伙的性格实在异常之阴暗,开封城内的大小帮闲穷汉,大多在其掌握之下。

    刘贺扬虽然和马光达不太对付,可是,廖山河的分量可是不轻,他只得含蓄的说:“如果山长没有特别的吩咐,你们想挑几个就挑几个,只要付钱即可。”

    廖山河咧嘴一笑,摸着脑门子说:“咱老廖虽然是个粗人,爷定下的规矩却是不敢有违的,哪能白要好处,不给钱呢?”

    李云潇暗暗点头,身为一军主将,廖山河虽然享受到了提前挑人的特权,却也是必须明码实价童叟无欺的掏出真金白银,才有可能把高丽的美婢领走。

    怎么说呢,在李云潇的心目中,李中易比商人还重视所谓的契约精神。如果不是身逢乱世,李云潇完全有理由相信,李中易很有可能是个比大富豪还要大富豪的大周首富。

    至于,让李中易参加科举,考中进士再做官,别看李云潇已经盲目崇拜自家的主公,却也知道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李云潇难得忙里偷闲,本想放松一下,可是,现实偏不让他如意,身边的心腹牙将快步前来禀报,王单一不小心从台阶上滚了下去,磕破了前额,从伤情来看,几乎可以确定破了相。

    李云潇微微一楞,紧接着重重的一叹,说:“又让咱们的那位爷料中了,这风声才放出去多久,那个会成宫君便按捺不住狼子野心了啊!”

    如果,不是李中易私下里做了详细的解释,李云潇其实并不懂其中的奥妙。

    高丽国虽然一直自外于大周,却也受了历代中原汉人王朝的文化熏陶和影响,身为一国之君,除了血缘关系以及治国的本事之外,另有一个约束力极强的潜规则:国主的容颜,尤其是正脸不能有伤。

    李中易曾经给李云潇讲过一个历史故事,极远的西方,有一个野蛮的国家叫作建虏,又名野猪皮之国,某位年号叫作咸丰的虏酋,因为腿脚的小残疾,差点没有登上皇位。

    “你既然来报我知晓,肯定已经叫过了医士?”李云潇丝毫没有过激的反应,反而异常平静的追问那个牙将。

    那牙将拱着手说:“你事先早有安排,蒋医士就在小院的外面值守,当场就提着药箱冲了进去。”

    李云潇点点头,刻意压低声音叮嘱说:“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别让那个小狼崽子看出了破绽,懂么?”

    “喏。”牙将凑过耳朵,得了李云潇的密嘱之后,快步跑了出去。

    很快,李中易就得到了消息,他冷冷的一笑,喃喃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就在这时,后帐之中突然传出叶晓兰的轻斥声,“贱婢,我让你做轻省的活计,已经很照顾你了。可是你倒好,连擦拭案几都要摔了爷的笔筒,哼,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李中易闻言后,轻叹着摇了摇头,叶晓兰对韩湘兰的怨念,还真够深的呐!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