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山长,学生明白了。”刘贺扬直到此时总算是彻底了解了李中易的心思。

    和廖山河不同,刘贺扬原本就是开封人氏,久住于皇城根的天子脚下,他的见识自然和土包子廖山河迥然不同。

    城市里位置上佳的商铺和宅子,郊外的良田,尤其是产量高的水田,一直都是达官贵人们争夺的目标。

    毫不夸张的说,土地不仅仅是农民的命根子,更是权贵们赖以享受奢华生活的基础。

    刘贺扬即使用脚趾头去思考,也心如明镜,开京城外九成以上的好田,都属于权贵们的私有财产。

    李中易把地分给高丽的部分农民,等于是挖高丽权贵们的肉,去喂养高丽草民。

    经过开京的决战之后,高丽国内的权贵集团势力大为衰减,连替李中易提鞋都不配。

    权贵们惹不起李中易,很自然的要把主意打到分了良田的农民头上,无论是权贵抢地,还是农民保地,矛盾绝难调和,只会日益激化。

    这么一来,需要保地的农民们,只会更加的依赖李家军枪杆子的支持。

    刘贺扬眼珠子略微一转,随即领悟了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十万户得了几十亩地的高丽农民,至少可以承担养活五万李家军将士的粮食等物资。

    深入参与过抄检行动的刘贺扬,他心里非常有数,除了粮食赋税之外,李中易没花一文钱,便获得了至少十万坚定支持李相公的铁杆青壮。

    李中易瞥了眼深思的刘贺扬,语重心长的说:“今日高丽之叛,其实是我之过也。以前,我一直觉得,可以利用金子南等人,帮着筹集粮食物资,可问题是,千里作官只为财,金子南那一小撮人得了大好处,却闹得举国皆敌,驾驭高丽国的成本反而大幅度的增加了,实在是极不划算。”

    刘贺扬闻言后,身躯猛的一震,他瞪圆了两眼,死死的盯在李中易身上,迫切希望听到下文。

    “我为何要给每户农民分三十亩良田呢?想必你也是清楚的,土地就是农民的命,农民的宝,我凭空给了他们这么大的好处,多多少少也要感激我一二吧?”李中易啜了口茶,笑道,“实际上,我也不需要他们那种廉价的所谓感激,我分给了他们的地,要想永远保住家业,就必须跟着我一条道走到黑,因为高丽国内的大地主们,怎么可能甘心失去这么大一块肥肉呢?”

    “山长,学生以为,一个统一的高丽国,将来必出脑后生有反骨的狼子野心之辈。”刘贺扬的一席话,令李中易频频点赞,“洪光果有大才。”

    “大唐高宗时期,高丽国其实分为三块,一曰高句丽、一曰百济,一曰新罗。既然高丽棒子们如此不从教化,嘿嘿,我倒是觉得,咱们将来啊在北边恢复汉四郡的版图,然后,将剩余的部分,重新一分为三,洪光老弟,不知你意下如何?”李中易冷不丁的合盘托出肢解高丽国的宏大计划,倒把刘贺扬给吓楞了。

    李山长未经禀报朝廷,动动嘴巴皮子,便将完整的高丽国分成了四块,刘贺扬不得不多想了一层:山长他老人家,究竟是个什么打算呢?曹阿瞒或是隋文帝?

    李中易察觉到了刘贺扬的情绪波动,却故作不知,继续解释说:“让高丽棒子们去玩三国演义,咱们坐拥汉四郡、江华岛和开京附近的粮仓,进可敲打之,退可坐享其成,稳立于不败之地。”

    刘贺扬已经彻底想明白了,将高丽国分为三块之后,每块都可以敲诈出至少养活五万兵马的粮食和物资,那也就是说不费大周百姓一文钱,李家军便拥有了养活十万精兵的充裕物资基础。

    “山长英明,学生佩服之极。”刘贺扬心悦诚服的起身鞠躬,诚恳的表达出他的敬意。

    李中易摆了摆手,笑道:“你我之间,何须如此繁文缛节?坐吧,你站这么高,我都要仰望高山啊。”

    刘贺扬重重的一叹,说:“不瞒山长您说,学生原本以为学到您的军事指挥思想的皮毛,便可打遍天下,没成想,您反复教导的国家战略,竟是如此的高瞻远瞩。”

    李中易听惯了马屁话,他心知,生长于开封的刘贺扬身上,多少带有一些小市民的不良习气,不管心里的真实想法如何,话总是说得冠冕堂皇。

    “洪光,银钱方面可有最新的进展?”李中易不想让刘贺扬觉得难堪,便故意岔开了话题。

    刘贺扬精神为之猛的一振,笑嘻嘻的说:“山长,您所列保护名单之外的地方,包括开京城里的王宫在内的官僚及大户人家,学生全都一扫而空,计有铜钱两千万贯……”

    李中易一边仔细的听刘贺扬汇报战果,一边心想,高丽国积累了数百年的巨额财富,这一次算是彻底的栽入了他的囊中。

    经过大搜检,钱的问题算是彻底解决了,至少十年内不需要发愁饷钱的来源了。

    “愿意和咱们紧密合作的人士,有多少?”李中易摸着下巴,笑问刘贺扬。

    刘贺扬开心的笑出了声,乐不绝口的说:“至少两百个家族,哭着喊着想作您的门下走狗。这一次临来江华岛之前,学生故意放出了风声,谁曾想,这些家伙竟然送了近百名美貌的家族嫡女过来,把学生的门都给堵死了。”

    李中易哈哈一笑,调侃道:“他们的家当全给你抄了,又知道我素有好色之名,嘿嘿,也只剩下献女一途了。”

    师生二人相对笑了一阵子,李中易这才淡淡的吩咐刘贺扬:“你回去之后,仔细的筛选一下那些女子,除了样貌必须俊俏之外,出身嘛,必须四品以上高官之家,列出名单之后,报于我知,将来有大用。”

    既是正经的吩咐,刘贺扬赶忙起身,两腿并拢,端肃的捶胸行礼,朗声道:“学生遵命。”

    师生二人秘密商议了许久,李中易留下刘贺扬吃罢了午膳,这才放他离去。

    刘贺扬登船之后,一直坐在窗边,仔细的琢磨着李中易看似无意中扔出来的一句话:国赖长君,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