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高丽国最后的抵抗力量,已经被大军合围,彻底败亡不过是弹指间的事情而已。

    李中易身为征服者,必然需要考虑一件大事,如何更有效率、也更稳妥的盘剥高丽人的财富、女子和粮食。

    竹娘察觉到,船头的寒风凛冽异常,她赶忙上前,小声提醒说:“爷,外面天凉,还是回舱里吧?”

    李中易放下手里的单筒望远镜,捉住竹娘的小手,微微翘起嘴角,笑道:“多亏了娘子。”

    竹娘得了男人的理解和宽慰,芳心之中格外的妥贴,她仰起小脸,柔声道:“奴家幸得爷的看重,帮着料理以下家务事,乃是理所应当之事。”

    李中易重重的点点头,调侃道:“既是理所当然之事,那么,娘子,且随为夫回舱,速速造人。”

    竹娘早就听惯了李中易的满嘴疯话,尽管有些羞涩,却依然被“造人”二字所吸引。

    身为李中易的妾室,竹娘又是出身于西北豪门,她自然明白一个道理,除了夫君的宠爱之外,她若想在老李家真正的立稳脚跟,归根结底还必须靠生儿子。

    无后为大,是压在所有同时代女性头上,最沉重的一个话题。

    折赛花还真是异常肥沃的良田,嫁给李中易不久便怀上了身孕,替老李家诞下目前身份最尊贵的一儿一女,由此也颇得李老太公的青睐。

    在李中易名正言顺的妻妾之中,唐蜀衣早已有了李中易的长子李继易,折赛花也是儿女双全。

    另外,李中易虽然一直瞒着,折赛花依然靠着身边女兵们传递回来的零碎信息,从蛛丝马迹分析出来,李中易在外面另有女人,并且很可能藏有儿女。

    那一次,折赛花伺候李中易更衣的时候,一只小孩儿玩耍的拨浪鼓,掉在了折赛花脚边。

    折赛花那是多精明的女子,她一眼就看出,地上那只崭新的拨浪鼓明显不是兴哥儿和玲妞身边的物是。

    李中易虽然脸皮厚,丑事败露之后多少有些尴尬,不过,却也没有太过懊恼。毕竟,费媚娘替他生下的灵哥儿和思娘子,迟早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彻底公开身份。

    人家费媚娘甘愿安守孤独,一直陪伴在李中易的身旁无怨无悔,灵哥儿和思娘子也都是李中易的亲生儿女,岂有始终背着私生子名分的道理?

    真相大白之后,李中易当时就想起来了,他逗灵哥儿玩耍时,也许是玩得太过于起劲,无意中将拨浪鼓塞了袖口。

    李中易本是精细之人,偏巧,他离开之前对娃儿的娘起了色心,一番戏耍下来,倒把“罪证”忘得一干二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对于竹娘的体贴入微,李中易一直非常有感,只是,他也很奇怪,明明播种的次数不少,安全期危险期啥的都计算得很精准,竹娘的肚子偏偏一直没有丝毫的动静,还真是奇之怪也。

    船上空间狭小,李中易心里一直装着竹娘,不想让她失了颜面,所以,李中易回到船舱里,左手握卷右臂搂着竹娘,说些家常话和悄悄话。

    祖江里岸边的屠杀一直持续性的进行着,李中易登上江华岛之后,迎面就见金子南毕恭毕敬的站在跳板一侧。

    李中易只当没看见金子南的样子,这家伙简直就是个酒囊饭袋,手里捏的全是好牌,居然被王伷翻了盘。

    类似金子南这种不能帮着抓猎物的鹰犬,对于李中易来说,完全是多余的废物点心,一无是处。

    不过,金子南献上了彩娇她们孪生三姊妹,李中易偏偏又比较喜欢娇憨爽直的彩娇,面子情多多少少还是要给一点的。

    彩娇眼尖,她很早就看见父亲金子南,佝偻着身躯,低垂着脑袋站立在跳板的右侧,在凛冽的寒风之中,仿佛没根的枯叶一般,随时随地都可能被吹走。

    “爷……”

    李中易对金子南视而不见,眼看就要经过他的身旁,彩娇忍不住轻唤了一声,可是后面的话她无论如何说不出口。

    彩娇能够说什么呢?李中易如此的器重金子南,把整个高丽国的军政大权都交给了金子南,可金子南的回报竟是劳师远征的平叛。

    竹娘也比较喜欢没心机的彩娇,她暗中抓住彩娇的小手,刻意压低声音说:“你逾越了本分,别忘了后院女子不得干政的规矩,那可是爷亲手定下的铁律。”

    彩娇吓得俏脸猛的一白,李中易不喜欢枕边人插手外面的事务,她早就知道了,今天也是被金子南凄凉的境遇,搅得心绪不宁,竟然忘记了这一茬。

    金子南仿佛卑微的尘埃一般,被李中易彻底遗忘在了角落之中,他心里简直百味杂陈,别提是个啥滋味。

    回到住处之后,李中易无视于彩娇火热的眼神,只是唤了叶晓兰伺候沐浴。

    在身披蝉纱的叶晓兰,贴心奉迎之下,李中易美美的泡着鸳鸯浴,其间的火辣旖旎之处,除了一直守在浴桶旁添柴加水的韩湘兰之外,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

    说来也是奇怪,颇有些文艺范的叶晓兰,自从被李中易收用之后,潜藏在她身体里的媚骨,几乎在同时被唤醒。

    随着肥沃良田被深犁的次数不断增多,叶晓兰举手投足间,逐渐散溢出熟透了的艳美风姿,倒也颇得李中易的欢喜。

    李中易起身更衣的时候,瞥了眼瘫软在浴桶内的叶晓兰,淡淡的吩咐说:“小兰儿吃得太饱了,汝好生伺候她更衣。”

    本已羞得粉颊滴血的韩湘兰,丝毫也不敢违拗主子的指令,她深深的低着头,小声应道:“喏。”

    大帐之中,炭盆密布,整个帐内温暖如春,李中易仅仅披着一件白色的丝绸内衣,便一步三晃着,靠进了宽榻之上。

    过了好一会儿,略微恢复了一点力气的叶晓兰,才在韩湘兰的搀扶下,缓步挪到了的榻旁。

    叶晓兰乖顺的贴着李中易的身子躺下,李中易顺手将她揽进怀中,微微一笑,随即调侃道:“吾最喜你高高翘起的俏模样,嘿嘿……”

    叶晓兰故作羞涩的把头埋进被子,低声呢喃道:“爷,奴家最喜喘不过气来的……”

    李中易看不清楚叶晓兰的唇形,却隐约听见,那末尾竟是带着拖音的“深”。他不禁哈哈大笑,都说文艺女青年大多属于闷骚型,这叶晓兰成了妇人之后的表现,果然印证了此言不虚。

    韩湘兰一直局促的站在榻旁,既不敢走,留在原地却又异常之难堪,真真是左右为难,进退都错!

    “汝且退下。”韩湘兰如蒙大赦一般,赶忙迈开两腿,撒鸭子式的逃离了内帐。

    等李中易从沉睡之中醒来,前方的捷报已经传到了竹娘的手中,他接过战报,一目十行的浏览了一遍。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