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高丽人发起了亡命冲锋,然而,李家军的全线压上,却始终是不紧不慢的节奏。

    上将军李宏远敏锐的发现,两军相距越来越近,周贼的兵马却始终没有发起冲锋。

    “哈哈,大王,周贼必败。”李宏远按照军事常识,给李家军下了个定义,他得意洋洋的向王伷大肆炫耀。

    王伷也发现了李家军的异常反应,他和李宏远不同,并不是那种久经杀场的“宿将”,一时间倒有些摸不着头脑。

    李宏远见王伷一头雾水的傻样,便笑道:“我军虽然一隅受挫,可是,我军人多,全军出击之后,只要击破了周贼,即使小范围失利,也无损于全胜的大局。”

    王伷似懂非懂,他大瞪着两眼直勾勾的望着李宏远,心里琢磨的却是,此战获胜后,该想个什么样的好办法,把李宏远给收拾了呢?

    李宏远如果知道了王伷此时的真实想法,只怕是,会气得七魂升天,八魄冒烟吧?

    “传令,原地列阵,弓弩齐射,上火箭,五段击。”李中易发现李云潇的炮营,行动略有些迟缓,并没有完全跟上大部队的进攻节奏,便果断命令大军,趁着高丽人整个阵形参差不齐的空档,展开李家军最擅长的远程弓弩打击。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原本,按照中易的计算,是利用炮营的恐怖威力,从高丽人的队形之中砸出一个大豁口,再由李勇的骑兵突击扩大战果。

    现在,高丽人居然全线都动了,简直就是天赐良机。李中易如果不趁势而为,抓住战机,那就真的是白打了这么多仗。

    经过多年的训练,李家军对于军号的服从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高的水准。

    所以,当嘹亮的军号刺破战场之时,冲在最前的刘贺扬部,他们一边放慢脚步,以免后队冲势不减,反而冲乱了阵形,一边摘弓上弦。

    等大军完全停止之时,高丽人已经冲进了两百尺以内,刘贺扬冷冷的一笑,厉声下令:“前队举盾,后队五段击,让该死的高丽杂种们,尝一尝我军弓弩的厉害。”

    刘贺扬心里很明白,弓弩的进攻,其实只是为了给炮营跟上进度,摆开攻击阵形,创造有利的条件而已。

    临战前,李中易交待得十分清楚,军中多是久经杀场的老兵,每少一个都是巨大的损失,务必慎重。

    “第一排,放!”前线的军官们接到了齐射的命令,当即挥刀指向高丽人冲来的方向。

    “嗖嗖嗖嗖……”箭雨仿佛泼水一般,狠狠的砸进了高丽人的冲锋队形之中,瞬间溅起无数朵血花。

    “啊……”带着尖锐厉啸声的夺命之箭,仿佛永不停歇的人命收割机,肆意的剥夺着高丽士兵们的生存权。

    李宏远原本很有些洋洋得意,陡然间却见,他手下的勇士们,就像是汉人发明的豆腐一般,被周贼的弓弩,整个的削去了好几层。

    “放箭,放箭,快快放箭……”李宏远以前也见识过周贼弓弩的厉害,不过,他并不以为然,因为几年前李家军东征的时候,还没有大量装备神臂弓或弩。

    见识决定命运,此话半分不假,李宏远的判断错误,让高丽人攻势猛然顿挫,同时也给李云潇的炮营赶上来,留下了宝贵的时间。

    “山长看得很准,高丽弓的射程远不如我中国之神臂弩。”刘贺扬骑在马上,一边欣赏着高丽人惨叫着倒下的痛苦身姿,一边大发感慨。

    旁边的亲信牙将见主将兴致很高,便笑着插话说:“都使,以末将的看法,高丽人虽倾国之力对抗我军,如今却也只能是大败惨败。原因其实很简单,我军原本就如臂使指,不仅弓弩厉害,更有威力无穷的炮营助阵,高丽人要想赢咱们,唯有切断咱们的粮草补给线一途。”

    刘贺扬闻言后,不禁哈哈大笑,说句真心话,高丽人主帅的见识和指挥能力,竟是远远不如他身旁的一名牙将。

    面对连绵不绝的夺命箭雨,高丽人冲锋势头嘎然而止,不仅如此,被射懵了的高丽人,纷纷抱头鼠窜,连带着冲乱了正往冲的后队阵形。

    刘贺扬起初有些奇怪,如此大好时机,李中易为何没有下令全体冲锋呢?

    随即,刘贺扬反应了过来,利用奚车改装的炮车,机动力虽然赶不上的骑兵,却并不比步军慢多少。

    就在枷如雨下的当口,李云潇带着炮营的大部队,赶了上来。

    “让奴隶们把车子抬起来,只需要拆下车轮即可。”李云潇觉得,如果硬要把炮车搬到地面上,再打桩固定,实在是太费功夫了,不如把炮车固定在奚车上,只要装上车轮便可跟上大部队的进攻节奏。

    反正随军的契丹奴隶颇多,免得他们吃饱了饭没事做,反而容易出事。

    车轮很快被拆卸下来,契丹奴隶们在刀枪的威逼之下,十个人一组,狠命的使出全身的力气,摁死了炮架的底座。

    李中易也注意到了炮营这边的动静,单筒望远镜里边,李云潇的部署被看得一清二楚。

    “这小子越来越精明了。”李中易欣慰之余,又颇有些遗憾,他怎么就没有想到,把炮架直接固定在奚车的底座之上呢?

    李云潇不是体恤契丹人的所谓仁慈将领,炮营的奴隶本来就多,很快,不算特别沉重的炮架便被顺利的搭建起来。

    “预备,放!”李云潇也没等霹雳炮完全准备到位,便下令展开了攻击。

    “呼……呼……”操炮手用力砸下机括,一只只盛满了鸡尾酒的瓦罐随即腾空而起,势不可当的砸向高丽人的阵营。

    “啊……”

    “呀……”

    “火……”

    “天呐……”

    从天而降的瓦罐,恶狠狠的轰进了高丽人的队伍之中,溅起无数的火苗,肆无忌惮将附近的一切生物点燃。

    “啪……”

    “啪……”

    “快跑啊……”高丽人再嚣张,毕竟是肉身,哪里经得起天降火魔的烧灼,当即有人吃不住惊吓,扔下手里的刀盾,亡命而逃。

    此时此刻,爬上一辆马车紧张观战的李翠萱,目瞪口呆的看着,原本密密麻麻的高丽人大阵,仿佛陡然被烈日烧化的坚冰一般,仅仅只是个眨眼的工夫,迅即消融,乃至于彻底崩溃!

    “啊呀……天呐……太可怕了……”就在李翠萱楞神发呆的当口,从她的身旁传来黄鹂鸣一般清脆悦耳,却又微微发颤的女声。

    李翠萱收拾住心神,扭头一看,可不正是被贬为奴婢的韩湘兰么?

    PS:还有更!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