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和军纪森严、屹立如山的李家军不同,在等待后队出城市的过程中,高丽人的前队军心早已涣散。

    除了充门面的门旗部队之外,由于受不了长达几个时辰的枯燥等候,各地赶来勤王的兵马之中,随意走动的,坐在地上吃东西的,扎堆聊天的,比比皆是。

    更有甚者,有个色急的小土豪城主,竟然当众竖起了帐篷,搂着抢来的美貌女子,白昼宣欲。

    李家军这边起攻击之后,原本的高丽正统军人很快就现了,并且马上的鸣锣示警。

    平时少训练,战时就看出了差别。受过正规训练的高丽六卫两军,整队的度倒也不算太慢,至少大家都坐在原地聊天,起身握紧武器就可以参加战斗。

    只可惜,等待的时间实在太久了,勤王土豪们的耐心磨得差不多了,撒出去的兵马再想快集结起来,等于是收泼出去的水一般,怎么可能呢?

    在军号和军旗的指挥下,李家军的将士们如同潮水一般,以排山倒海势,涌向数量多出十倍以上的高丽人。

    面对来势汹汹的李家军,高丽人的正规军们尽管也很害怕,他们毕竟知道军法的厉害,只得硬着头皮,挺枪迎敌。

    八十余架炮,被装载在改进过的奚车之上,每辆奚车由四匹上好的驮马牵引。

    炮营属下的契丹奴隶们,在近卫军的刺刀和皮鞭的驱赶下,齐声喊着号子,催动负重的驮马,紧随着大部队的脚步,奋力前进。

    这种新式炮,由于投掷的是仅重一斤的瓦罐,整个炮架连底部的轮子一起,总重量只有三百余斤,已经基本达到了便携性的要求。

    王伷新任命的重房领,鹰扬上将军,名叫李思远。李思远的亲妹妹,是高丽上一任任国主王昭身边的贵嫔,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勉强算是国舅爷。

    自从反正之后,李思远因为亲妹妹的关系,一直希望在击败了周贼之后,迎王昭,奉其重登皇位。

    然而,王伷的心思也很明确,他才是名正言顺的大高丽国皇帝,就算王昭是他的亲爹,也绝不允许。

    所以,李思远和王伷一直面和心不和,他们的共同目标,仅仅是击败李中易,然后就该开始闹内讧了。

    拿把刀拿上”

    “混蛋,你连枪都没拿,乱跑什么?”

    “给老子拦住他,快拦住他”

    “啊”有个高丽的土豪家兵试图逃跑,被人一刀砍翻在地,惨叫声倒进了血泊之中。

    “我的马,我的马,快牵我的马来”刚才还在帐篷里逍遥快活的土豪城主,抱起衣物就往外面跑,连腰带都没系上,简直是丑态百出。

    李家军并没有趁高丽人阵脚未稳的机会,立即起冲锋,依然保持着固有的节奏,跟随着清脆的鼓点大踏步前进。

    就在两军相距大约五百步的样子,李中易忽然下令吹号,命令三军停止前进。

    马光达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子,眯起两眼,对杨无双说:“高丽人的阵形虽然有些零乱,不过主力部队却依然保持着严谨的队形,看来山长他老人家这是故意挖坑,等着高丽人朝里边跳啊。”

    杨无双很清楚炮营的厉害,他微微一笑,说:“四百步是炮营的有效杀伤距离,只要高丽人下达了总攻击令,整个队形必然会松动,不过奔跑几步而已,却正好进入了炮营的射程之中。嘿嘿,几十万乌合之众一起冲锋,岂是说停下来,便可以停得住滴?”

    李中易闻言后,放下手里的单筒望远镜,任由竹娘又帮他擦了一遍热汗,这才笑眯眯的说:“吾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叫炮很不吉利,就改为霹雳炮吧。”

    杨无双转动着眼珠子,依然没有想明白,为啥叫炮不吉利呢?不过,霹雳炮这个名字,的确威风了许多,听着也很顺耳。

    李勇手下的骑兵营将士们,一直按兵不动,不仅没有上马冲杀,反而是安静的坐在地面上,精心的擦拭着自己的弓、弩和刀。

    按照李中易的部署,李勇手下的骑兵目前的任务,仅仅是养精蓄锐而已。

    此所谓:好钢必须用在刀刃上!

    王伷正在心慌意乱、忐忑不安之际,猛然间现李家军居然没有趁势进攻,他不禁大喜过望,连声唤道:“思远公,周贼脑子昏,吾等赶紧整好队伍,冲杀过去,可好?”

    李思远也是喜出望外,他连连点头说:“周贼愚蠢之极,微臣这便传令起攻击。”

    很快,李思远一声令下,进军鼓随即被敲响,六卫二军的高丽正规军撒开脚丫子,挥舞着手里的兵器,勇猛的冲了出去,喊杀声立时惊天动地。

    李思远盘算得很清楚,周贼兵力很少,他这边再怎么是乌合之众,也有三十万大军。

    蚁多咬死象的典故,李思远并不清楚,但是,哪怕是三十万头猪冲过去,周贼即使再精锐,也必定会被冲垮。

    等大部队冲杀了出去之后,李思远不由反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好险呐,刚才如果周贼一口气冲杀过来,大势就很不妙了!

    李中易听见震耳欲聋喊杀声,连头都没抬,直接吩咐马光达:“耀明兄,命令全军严阵以待,不得擅自出击。”

    马光达心里明白,李中易这是打算使用炮营,让愚蠢的高丽棒子们,知道知道天朝上邦之神兵利器,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滋味?

    霹雳炮,马光达也只是听说过,其射程极远且威力巨大,却没有亲身见识过,这个威力究竟有多大?

    李云潇很早就离开了李中易的身边,亲自指挥炮营的官兵和奴隶们,将霹雳炮从奚车上卸下,并且固定到了地面上。

    整个流程说起来很复杂,其实呢,由于霹雳炮已经安装到了架子上,只需要确定部署的位置,然后由奴隶们抬下奚车,将桩脚固定好即可。

    按照李云潇的命令,奴隶们将霹雳炮搬下奚车,每架炮间隔十丈的距离,一字摆开。

    很快,霹雳炮的桩脚便被固定好了,并且摆上了重达2oo斤的配重石。只见,十五名奴隶们分为三组轮番上阵,第一组奴隶已经奋力的拖拽着绳索,将配重石高高的抬起至最高位置。

    紧接着,炮营的装填手们,纷纷弯下腰从塞满了干草的木箱子里面,捧起一只盛满了“鸡尾酒”的瓦罐,小心翼翼的搁进筐兜内。

    李云潇随机性的检查了几只瓦罐,他现,每只瓦罐封口都异常严密,其边缘也都牢牢的绑上一支很小号的蜡烛。

    这是一种特制的蜡烛,烛芯很粗,烛体则偏薄,经过反复的投射实验,只要投射前,将烛芯沾一下“鸡尾酒”,点燃后射出去,绝大部分情况下,瓦罐破碎后,鸡尾酒都会被点燃。

    刚开始,李中易打算在瓦罐上绑一支点燃的线香,结果实践证明,引燃的线香点燃鸡尾酒的概率,仅为不到1o%。

    实验的结果,令李中易大感震惊,并彻底的扭转了他对鸡尾酒的使用观念。

    难怪有人曾经说过,点燃的烟头,扔进汽油里,其实无法引燃汽油,必须要明火。

    一切准备就绪后,高丽人正式起了总攻,李云潇端坐在马背上,手里的单筒望远镜举到眼前,只见,密密麻麻的高丽人如同蝗虫一般,疯狂的冲了过来。

    人上十万铺天盖地,无边无际,陡然之间,竟有一种山洪爆的错觉,让人心旌神摇。

    李云潇并没在意前排的高丽人,他手里的单筒望远镜一直死死的盯着高丽人的后阵将旗,可是,高丽人的后阵始终没有动静,李云潇不禁点了点头,由此看来,高丽国的将军们之中,不乏知道军事的明眼人。

    再怎么说,手头上总要留下一支生力军,以充当预备队,这是军中宿将都应该懂的基本常识。

    李云潇默默的注视着高丽人冲击的度,四百五十步,四百步,一直到三百步左右,李中易依然没有下令炮营开火。他略微一想,随即明白了李中易的心思,把敌人放近一点,接下来的歼灭战应该会更加的省力一些。

    “杀呀”

    “剁了下贱的汉蛮子”

    “城主说了,宰一个汉蛮子,赏五贯钱”

    高丽人挥舞着手里的刀子,木棍,钉扒,以及锄头,仿佛恶狼一般铺向李家军的大阵。

    李中易判断出高丽人已经进入二百五十步的范围,随即撇了撇嘴,冷冷的下令说:“霹雳炮,射击!”

    李云潇接到异常熟悉的铜号军令之后,兴奋的捏紧拳头,厉声喝道:“敲锤,射击!”

    军令下达之后,训练有素的炮营官兵们,立即活跃起来,只见一个彪形大汉举起手里的榔头,咬紧牙关豁出混身的力气,使劲的敲击在机括之上。

    “嗖嗖嗖”陡然之间,百余只盛满了鸡尾酒的瓦罐,腾空而起,挟带着势不可当的风雷,恶狠狠的砸进了如同蚂蚁一般的高丽人群之中,随即绽放出妖冶的夺命光芒。

    ps:还有更,司空奋力码字中!8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