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清晨,一夜未合眼的王伷,索性睡不着,干脆喊人伺候起身。

    “陛下,何不再睡会儿?”贵嫔李氏按捺住打哈欠的冲动,小心翼翼的问王伷。

    王伷沉默半晌,扭头望着半个雪嫩身子露在被外的李氏,忽然重重的叹了口气,说:“朕的眼皮子一直跳个不停,今日决战,就怕……”

    李氏是后院女子,不懂军国大事,她只因生得美貌动人,性格又温婉和顺,一直深得王伷的喜爱。

    除了初一和十五,王伷必须歇在王妃那里之外,李氏几乎独占雨露,由此可见受宠的程度。

    按照向大周称臣的规矩,王伷只能是大王,而不可能被称为陛下,此所谓僭越也。

    不过,自从王伷起兵叛周之后,在重将们的怂恿之下,擅自称帝,以示和大周彻底决裂之意。

    李氏温柔的依偎进王伷的怀中,小声说:“臣妾以为,今日之战陛下必胜,周贼必败。”

    王伷原本异常紧张的心情陡然放松,他搂紧心爱的女人,一阵狂笑之后,得意的说:“我军三十余万,周贼李无咎充其量不过四万余,应该是他怕了朕才是。”

    贵嫔李氏虽然不懂国事,因着朝夕相处的缘故,却分明看出王伷的外强中干,以及虚张声势。

    “陛下放心,妾绝不苟活于世。”李氏本是个冰雪聪明之人,她看得出来,王伷对于此次决战其实心里完全没底,所以干脆表明了决绝的态度。

    王伷立时拉下脸,沉声斥道:“我军必胜之局,何出如此愚昧妇人之言,太不吉利了。”心里却是异常的妥贴,他的女人虽不是同日生,却必须同日死,绝对不可以让周贼玷污。

    原定的三更造饭五更出兵,可是,由于勤王的兵马派系林立,训练水平又各不相同,直到日上三竿之时,高丽国的三十万勤王大军这才簇拥着王伷,慢慢腾腾的开出城外。

    王伷坐在辇上,却亲眼目睹,他簇拥在他身旁的官兵们,居然连服装都没有统一。

    有人为了御寒,竟然外罩女人的衫裙,五颜六色,花花绿绿,别提多显眼了。

    王伷冷着脸扭过头去,却见一名小军官的脖子上,居然裹着女人的大红肚兜,唉呀呀,他的鼻子都快气歪了。

    “该死的狗奴才,连个鸟笼都看不好,来人,拖下去掌嘴……”一名来勤王的土豪小城主,恶狠狠的将一名奴隶踢翻在地上,还踩了几脚。

    大战在即,王伷即使心里窝着火,也不敢在此时此刻发作,只能等此战大胜周贼之后,再慢慢的收拾这帮子穷军汉和小土豪。

    伴随着清脆响亮的鼓点声,李家军的将士们迈着坚定沉稳的步伐,排成整齐的队列,杀气腾腾的迎向高丽棒子军。

    如果有人站在空中俯瞰全局,一定会惊讶的发现,李家军的阵列始终保持着一个呼吸走两大步的节奏。

    整个阵列仿佛被人用尺子量好之后,拿锋利的匕首切削成若干个几乎一致的豆腐块,无论横看竖看,还是侧看,都是整齐和划一。

    李中易驻马于道旁,十分满意的看的着雄纠纠气昂昂的将士们,在面对十倍于己的高丽棒子军之时,非但没有丝毫的恐慌,反而一个个的眼里都绽放出浓浓的绿光。

    岳飞有句练兵经典心法:拿得稳枪,口中有唾,就是好兵!

    李家军在这个基础上,还需要加上一段话:不怕死且渴望立功,此所谓好兵中的好兵!

    寒风之中,天色尚好,没有下雪,时近中午时分,一场决定大高丽国命运的决战,正式在开京城外展开。

    两军相距二里地的时候,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李中易翻身下马登上指挥车,顺手接过牙兵递来的单筒望远镜,仔细的观察了一番高丽军的阵势。

    嗯,王伷的中军大纛旗很有些意思,上书几个大字:奉天应命大高丽国皇帝!

    李中易撇了撇嘴,晒然笑道:“这王伷好大的口气,高丽国何时当得起这个大字?”

    今日的总值星官马光达,嘿嘿冷笑数声,杀气腾腾的说:“这王伷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他不称帝便罢,嘿嘿,如今嘛,狗头必定不保。”

    按照李家军的军规,在作战之时,当日的总值星官必须始终和李中易待在一块儿。和杨烈的早早成名相比,马光达一直显得不温不火,他也早有一鸣惊人的想法,打算在此次作战之中获得远超以往的声誉。

    尽管李中易从未明言,但李潇松心里非常清楚,主公对于高丽国未来的安排。

    只不过,在没有拿下大周的最高实权之前,很多事情只能做却不能宣诸于口。

    与此同时,所有李家军的中高级将领们,都通过单筒望远镜看见了王伷的大纛旗。

    廖山河冷冷的一笑,叱道:“自作孽不可活。”在他的眼里高丽军人数再多,败局却是早已注定。

    “难怪山长曾经说过,高丽人畏威而不怀德,只要有机会就要蹦哒。今日一看,果然如此。”刘贺扬对高丽人打心底里看不上,只是,也谈上不有什么深仇大恨。

    “队列异常松散,兵器五花八门,仅仅是人多而已,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罢了。”宋云祥从鼻孔里喷出不不屑一顾的情绪。

    对面的李家军已经屹立如山,高丽军这边连队伍还没整好,大家你推我挤,军官们下达的军令也是令人摸不着头脑。

    王伷坐得高看得远,他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归根到底,他不过是军头们拥立起来的所谓皇帝而已,手上并无实实在在的兵权。

    没有实际兵权的王伷,面对下面纷乱的局面,只能无可奈何的选择隐忍。

    面对高丽人乱哄哄的整队,李中易并没有下令马上发起总攻,按照既定的作战计划,被引出开京的高丽军队越多,巷战之时相应的损失也便越小。

    “看来时间还多得很,传我的令,竖起门旗遮挡住咱们的阵形,命将士们原地坐下休息。”李中易仔细的观察了一番高丽人的动静之后,高丽人出城的速度和预想中的一样,简直比蜗牛还要慢。

    冷兵器时代的30万人出城,不可能只从一个城门里出来,那样的话,等战斗结束了,后边的队伍还没离开城里的军营。

    在约定今日决战之后,高丽军从昨日开始,已经分批开始出城,并且扎下了防守大寨。

    凌晨的时候,李中易完全可以派兵去偷袭高丽人的大寨。只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默默等待着高丽人出城。

    李家军的将士们足足休息了两个半时辰,高丽人这边的大部队终于开出城外,勉强整好了队。

    李云潇早就等得很心焦,他不满的嘟哝道:“行动如此的迟缓,如果不是考虑到巷战的伤亡,以老子的脾气早就冲过去了。”

    李中易很想脱下罩在身上异常厚重的明光铠,只是,竹娘一直坚决不许,身边的牙兵牙将包括李云潇在内,全都装哑巴充瞎子。

    这件重达五十多斤的明光铠,是大营中的工匠替李中易特制的专用铠甲,胸腹部分作了特殊的加强处理,其防御力经过反复的检测,足以抵挡80步以外的非破甲箭射击。

    只不过,凡事有利必有弊。尽管李中易的身体素质不断增强,依然被这种重甲折腾的够呛,哪怕是坐在小马扎上休息,依然喘息不断。

    竹娘一边拿香帕子替李中易擦拭额头的毛毛细汗,一边娇声解释说:“爷,您是万金之躯,丝毫大意不得。”

    李中易摇头苦笑,有个如此忠心又体贴的妾室,究竟是好事呢,还是好事呢,还是好事呢?

    这时,一直监视高丽军情的观察哨来报,高丽人几乎全都出了城。

    李中易立时精神猛的一振,霍的站起身,大声下令:“全军前进。”他实在是等得有些很有些耐烦了。

    只有早点击垮高丽人的倾国之军,李中易才能早点摆脱竹娘的魔爪,这鸟明光铠实在是太重了,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宋云祥听见嘹亮的进兵军号声,不由眼前一亮,终于是时候了,他当即拨动马缰,厉声下令道:“进兵。”

    李云潇见李中易正盯在他的脸上,不由咧嘴一笑,说:“爷,我这就亲自去督促炮军前移。”

    李中易点点头,吩咐说:“一定要跟上大军前进的节奏,并且在两军接触之前,把魔鬼鸡尾酒尽可能多的打出去。”

    李云潇重重的点头说:“爷,我办事您还是不放心么?”亲眼见识过回回炮的厉害之后,他如今的信心简直要爆棚。

    自从秘密制造出回回炮之后,李中易有心利用实战,给部下们示范马、步军和炮军配合的使用原则,所以炮军也就成了近卫军的直属炮营。

    只是,和传统的回回炮采用石头作为炮弹不同,李中易还掌握着“魔鬼鸡尾酒”这种对人体杀伤力极大的划时代兵器。

    不夸张的说,改良版的李氏回回炮,由于投放的是重量仅为一斤的瓦罐,整体重量、体积也随之大大的降低,同时也极大的提高了战场便携性。无论是阵地战,还是攻城战,其威力远胜于蒙古人南侵的回回炮。

    ps:今天有点时间,预计万字更新,司空接着努力码字。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