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李中易只要一想到无意中被炸死的那十几个老工匠,心里就别提有多伤感,就目前的状态而言,可谓是千军易得一匠难求。

    尽管李中易是名医,也确实懂一些化学原理,可他毕竟不是火*药专家。

    俗话说的好,隔行如隔山,李中易知道黑*火*药的配比方案,那还是看杂得来的印象。

    至于t*n*t怎么弄,李中易确实不太明白,他只知道甲午海战的时候倭军用的就是稳定性很差的硝*化*甘*油。

    在火*药的制造和储存过程中严禁烟火,这是基本的安全常识,为此,李中易亲手制定了异常苛刻的操作条令,在军中没人敢违背。

    正应有那句老话,观念落后就要吃亏。谁又能够想象得到,为了更逼真的测试爆*炸效果,现场不仅有马车之类的杂物,更有人无意中将做菜用的猪油塞到了马车底下,结果是爆炸的威力超过了李中易标定的安全躲避距离,十几个老工匠当场被纷飞的碎石砸死。

    起初,大家都不知道威力突然爆涨好几倍的真相,后来,李中易从军法司的详细盘问笔录里找到了疑点:炼化过的猪油。

    大石、马车、巨木这些都是死物,不可能和威力突然爆增有关,李中易确定目标之后,亲自带人反复实验并做好了详细的步骤记录,最终确定:炼化过的猪油里面应该含有某种特殊的成分,可以使威力翻倍。

    由于是作战途中,李中易也没有多少时间和精力亲自去研究,猪油之中含有哪些必要的成分?

    不过,李中易毕竟是科班出身,他隐隐约约察觉到,经过炼化的猪油里面,应该含有甘*油,而甘*油和硫*酸经过合适的配比,恰是硝*酸*甘*油的重要原料。

    以前,李中易为了忽悠柴荣,曾经利用绿矾硫酸亚铁提取出了浓硫酸。只不过,李中易并不知道怎么提炼甘*油,硝*酸*甘*油也就无从谈起。

    这一次,十几名老工匠的巨大损失,可谓是塞翁失马,在李中易的面前豁然打了一扇通向威尔伯兰德实验之门。

    长达一个多时辰的部署会介绍会上,杨无双代表参议司所宣读了军事作战计划,他列举了从存粮剩余支持天数、马料还可支撑多久、弓弩可以应付几场战役、配重投石机的生产进度,一直到某个具体的队正,在作战之时的任务重点,不仅包罗万象而且异常之详尽,

    孙子曰:兵无常形,水无常势,这要求的是因地制宜。

    在和机动力强悍的契丹人作战之时,配重投石机这种笨重庞大的作战工具,完全不在李中易的考虑范围之内。

    无论是党项一族,还是契丹人,都是马背上的民族,其战略优势决定了,他们强调的是高度机动能力和临阵突击能力,仍然显得笨重的炮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

    然而,李家军这次面对的是以步军为主的高丽逆军,阵地战显然无法避免,那么,李中易早就考虑过的炮,很自然的被摆到了台面上。

    历代中原政权,虽然也能够造出威力巨大的抛石工具,却因为十分笨重和庞大的体积,只适用于船载或是旷日持久的攻城战。

    炮的原理,其实并不复杂,其核心技术便是配重抛物。遗憾的是,在炮问世之前,历代中原王朝的工匠们并没有意识到配重抛物这个关键性的因素。

    火*药、火*铳都是中国人率先发明的,炸*药以及火炮技术却在欧洲被发扬光大,反被英国人用来征服东方,这实在是令人感到异常遗憾。

    尽管参议司的计划已经十分详尽,可是,自由讨论的时候,廖山河依然提出了补充意见。

    “山长,各位同僚,在下以为应该尽可能的将高丽叛军吸引出开京,同时预先安排好骑军包抄城门,以减轻将士们于街巷之中的伤亡。”廖山河叹了口气,“上次拿下榆关之后,我军白白多损失了好几十个弟兄,唉,可惜了啊,那可都是身经百战的猛士啊。在下必须提醒诸位同僚,在狭小的街巷之中,躲在暗处的契丹人射出的冷箭,的确令人防不胜防。”

    李中易听了此话,不由频频点头,廖山河说的半点没错,非常有道理。

    自古以来的巷战,对于想尽量减轻伤亡的进攻方来说,都是令人头疼的大问题。

    由于受到禁军编制的限制,李中易为了不碍朝廷的眼,一直采取变通的方法,一直用培养士官或低级军官的方法来训练普通士兵。

    这么干的好处是明摆着,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一旦形势发展的需要,李家军既可以迅速的扩军,又不至于太过影响部队的战斗力。

    凡事有利有弊,随之而来的大麻烦却是,足以胜任士官重任并且识字的优秀士兵,每次损失超过十个,都足以令李中易感到异常之肉疼。

    就在李中易有些感怀的时候,宋云祥却目不转睛的盯在廖山河的身上,山长,廖山河居然这么称呼李中易,这多少令宋云祥有些感到意外。

    以前,大家基本上都是按照跟随李中易的不同时间段,或称灵帅,或曰相帅、又或是乡帅,可谓是多种多样,显得山头林立。

    如今,廖山河开了高级将领的先河,格外的引人注目。

    宋云祥仔细的一想,山长的称谓其实比他以前叫的灵帅,派系色彩的确显得弱了许多,并且突出了李中易的老师和长辈地位。

    持仁义礼智信,敬天地君亲师,乃是人伦至道!

    弟子事师,敬同于父!父者,君父也!君父者,主公也!

    宋云祥想通了这一层逻辑之后,不禁大为佩服廖山河的敏锐神经,趁廖山河说得口干舌躁之际,他果断插话说:“山长,各位袍泽,在下以为,既然有五条地道,与其全部用来轰墙,不如连夜计算好高丽棒子的布阵地域,等到时机成熟之后,来个中间开花,嘿嘿,那个效果想必不会比轰塌开京城墙差多少吧?”

    “咦”

    “滋”

    “妙啊”

    “妙计”

    “棒,棒极了”

    宋云祥的想法一经提出,立时引来众人的一片叫好声,赞叹之语不绝于耳。

    李中易摸着下巴,十分有趣的望着宋云祥,廖山河喊出山长的时候,他虽然听见了,倒也没有特别在意。

    在李中易当副院长的那个年代,书包网.bookbao2络上的校长山长,基本上代指常凯申,常校长,而且肯定不算是褒义词。

    如今,宋云祥跟在廖山河的后面,喊出了山长二字,倒引起了李中易的重视。

    堡垒永远是从内部被攻破的,以李中易如今的权势和地位,对他威胁最大的其实是李家军内的各大山头,联合起来反噬其主。

    说实话,李中易也忌讳军内的某个山头势力膨胀到不可制约的程度,所以,类似军法司、镇抚等监督系统应运而生,目的就是制衡军头的势力和野心。

    “山长,学生以为应该分出两股骑兵,等棺弹被点燃后,立即从两翼杀出,及时的扩大战果。”刘贺扬不仅喊出了山长,更以学生自居,这不禁令廖山河等人大跌眼镜。

    李中易莞尔一笑,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荒谬,令他当即联想到了一个经典的电影场景。

    “在座的诸位,有谁带了步兵操典?”校长突然发问,一时举座皆哑,众人面面相觑,谁都摸不着头脑。

    “报告校长,学生恩伯带了。”某马屁精于众目睽睽之下,顺手从兜里摸出了所谓的步兵操典,朝着众人晃了晃,看似没啥实则内心翻江倒海,万分得意。

    军中的巨头们一个接着一个喊出了山长,并且以学生自居,等于是在正式的场合,坐实了师生关系。

    实际上,李中易在讲武堂内授课的时间非常之多,此前也只有低级军官以山长称呼李中易。

    经过几个时辰的商议,李中易拍板定下了最终的作战计划,由参议司紧急制作文本,并迅速下发到了队正这一级军官之手。

    第二日凌晨,嘹亮的起床军号适时吹响,把李中易从沉睡之中唤醒。

    洗漱已毕,李中易就着羊肉汤,吃下了几张烙饼,在竹娘的服侍下,将明光铠穿戴整齐。

    中军大帐外,被牙兵牵着的“血杀”,一看见从帐内走出的李中易,便喷出响亮的鼻气,撒着欢的摇头晃尾,直往主人的身上蹭。

    李中易含笑抚摸着“血杀”的长鬃,笑眯眯的说:“血杀我儿,咱们今儿个又要去见血了,喜欢么?”

    “希溜溜”血杀陡然奋前两只前蹄,恶狠狠的蹬向半空之中,活脱脱马踏天下的无匹气势。

    李中易微笑着点了点头,在牙兵的托举下,翻身骑上血杀的脊背,视线环绕四周一圈,厉声喝道:“儿郎们,随吾杀敌!”

    “杀敌,杀敌”

    “杀棒子”

    “抢”有个不开眼的牙兵,简直就是个楞头青,居然当着李中易的面,嚣张的喊出了三光棒子们的口号。

    ps:不多说啥,司空接着码字赶稿,求几张月票的鼓励,多谢了!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