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高丽国的资政院,掌管着高丽国的财政大权,这是一个新设不久的官僚机构,其地位类似于大周的三司衙门。更新最快

    资政院判官,这是正五品的职位,其地位相当于大周的三司判右计使。因高丽国臣属于大周的缘故,这已经是高级官员的正经品级,有资格穿大红色的官袍,也就是所谓的服绯。

    崔安洪以刚过四十的年纪,能够爬到这个很重要的位置上,也算是颇有些能耐。

    大周帝国铁蹄践踏之下的高丽国,正好是金子南当政的时候,崔安洪明面上不敢和金子南作对,暗地里却是反金派的中层骨干一员。

    王趁机起事获得成功之后,崔安洪自以为是王的心腹,又出了不少大力,有资格更上层楼,便想争夺资政院同佥资政院事正三品的高位。

    谁知道,盯着这个好位置的人,简直是多如牛毛,最终,经过几轮掰手腕之后,崔安洪凄惨落败,王的大舅哥最终胜出。

    由于,崔安洪此前跳得很欢快,王的大舅哥便透过亲妹妹的枕头风,借着送邀战的机会,十分顺利的把崔安洪派出开京,送入了李中易的“虎口”。

    此所谓高级借刀杀人之计也!

    崔安洪被赶出开京的那一刻起,便已经和刻薄寡恩的王彻底恩断义绝,势不两立!

    只是,崔安洪依然有着极大的担忧,如果他归顺了大周,他的全家老小还有半点活路么?

    李中易见崔安洪依然有些犹豫,他略微一想,便明白了崔安洪的顾虑,随即淡淡的说:“等一会,你的‘首级’便会被扔到开京城下,当成蹴鞫一般的玩耍。”

    崔安洪起初以为他失去了利用价值,转念一想,当即大喜欲狂,重重的叩首泣道:“相公再生之德,罪臣永世难忘。”

    李中易淡淡的一笑,吩咐说:“中和,你陪着崔侍郎下去用酒饭。”

    杨无双露出会心的笑意,拱手道:“喏。崔公一路鞍马劳顿,实在是辛苦了,在下杨无双,字中和,崔公唤我中和便是。”

    崔安洪毕竟算是高丽国的高级官员,对于李家军的重量级军官,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据崔安洪所知,杨无双应该是李中易手下的一员重将,掌管着别出心裁的核心机构总参议司。

    “杨公,有劳您了。”崔安洪可没敢把杨无双的客气当真,他只是个等待立功的罪臣而已,怎敢走到杨无双的前头。

    杨无双很了解崔安洪的胆怯情绪,笑了笑,当先领着崔安洪去了偏帐用酒饭。

    廖山河望着崔安洪消失的背影,不禁咧嘴一笑,嘟囔道:“正应了那句老话,刚想磕睡,便送来枕头,嘿嘿,上次在开京可没敢抢呃拿得不那么痛快啊!”

    刘贺扬一向和廖山河不太对付,他撇了撇嘴,讥讽道:“早拿晚拿,不都是咱的,用得着如此的大惊小怪么?”

    李中易笑眯眯的望着斗嘴的老部下,他心里明白,廖山河和刘贺扬之间其实也没啥深仇大恨。

    只是,当初两人追随李中易之时,刘贺扬和廖山河虽同为禁军出身,一个却是晋升,另一个则为被贬。

    李中易至今记忆犹新,廖山河初入破虏军的时候,被贬为监军营指挥,简直被踩入了尘埃底下。

    如果不是获得了李中易的青睐,几乎可以断定,没有后台老板的廖山河,绝无成为一军之都指挥使的可能性。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李中易对廖山河可谓是恩同再造,也难怪在刘贺扬的心目中一直有个看法:廖山河比他更加亲近主公。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杆感情秤,用来称量彼此之间的感情帐。

    这就好比临时有急用,想找朋友借钱,肯定会在心里算一本交情帐。如果,自认为感情一般的朋友,只怕是连张嘴都不敢滴!

    因为,借钱被拒绝了,不仅等同于断交,而且是相当的打脸糗事!

    李中易懒得理会老部下们暗藏着的那些小心思,他抿了口茶,笑道:“崔某人的到来,倒是帮了个大忙,至少,咱们知道了,那些高丽官员是诚心附逆,助纣为虐。”

    宋云祥独掌一军的时日尚短,亟欲立下大功,他起身拱手道:“灵帅,末将愿担当先锋之责。”

    廖山河不乐意了,他扔下手里的西瓜子,扯着大嗓门吼道:“老宋,你可不能不讲理呀,主公说好了命我打头阵的,您哪,先歇着吧。”

    “老廖,你都当过五次先锋重任了,也该给我老刘赏口饭吃了吧?”刘贺扬翻着白眼,横眉冷对廖山河。

    李中易只是喝茶却不吱声,他无意中瞥见李勇这个党项蛮子,亦是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憋得脸通红,却终究没敢和廖、刘、宋等人争功。

    “向明,追击高丽棒子们的重任,可是主要落到了你的肩上,你该不会让吾失望吧?”李中易秉承敲一榔头,赏颗糖吃的驾驭原则,顺手拉了李勇一把。

    李中易这么明显的暗示,令李勇立时抖擞起了精神,他笑得合不拢嘴,毕恭毕敬的抱拳表决心:“爷,您就放心好了,小的早就准备好了,不将高丽棒子们杀得血流成河,人头滚滚,再也不敢谋逆,誓不罢休。”

    李勇也知道骑兵营的优势所在,但缺陷也同样显着,高丽人摆开三十万大军的阵列,即使骑兵突击成功了,损失也绝对不会小。

    亏本的买卖,李中易绝无可能去做,尤其是让骑兵去突击厚实的步军方阵,这显然违反了科学用兵的逻辑。

    杨无双从崔安洪嘴里,尽可能的压榨出开京城里的军事部署、后勤保障以及民间舆论之后,整个参议司的参议们全都兴奋起来,连夜加班加点,赶制出新的作战计划,以及刻印分区军用舆图。

    如今的李家军真的阔了,参议司里可谓是人才济济,单单舆图营里便有专业的雕版师傅,多达二十余名。

    至于都指挥使一级的高级将领们,更是人手一座全局性质的缩小版军用沙盘。

    老革命总会遇到新问题,计划没有变化快,大战之际,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即使事先有方案,李中易也不可能限制死一线高级指挥们的临机指挥权。

    史上的赵老三,搞阴谋诡计确实是个顶尖高手,只不过,赵老三不懂军事,他派将出征之时,竟然还专门设置了排阵官,必须按照他闭门造车的阵法进行作战,真尼玛荒唐至极!

    第二天下午,李云潇顺手捉来一名高丽奴隶,强迫他带着李中易的亲笔信,进入开京传讯,信上只有四个大字:来日决战。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