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开京城下的李家军,采取的是围而不攻的策略,李中易的目的其实很明确,三万大军即使是驻扎在野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比开京城内的三十万大军以及二十万平民的消耗更大。更新最快

    被李家军围住的开京城内,虽然有些粮紧,但只要减供,倒还可以支撑些时日。

    最要命的其实不是粮食,而是开京城中生火做饭所需的柴禾,已经供应不上。

    最近几日,城中屡屡传出震天的哭声,李中易心里有数,那一定是强行拆民居的门板、房梁所种下的恶果。

    开京城中本来就不大,逆王仓促起事,又召集来远远超过承受能力的勤王兵马,消耗惊人之巨。

    在这个寒冷的冬季,无论是生火做饭,还是烧柴取暖,都需要海量的柴禾。

    不客气的说,李中易等的就是这一刻。有目的有计划的封城行动,其实是故意逼迫高丽逆王以及所谓的勤王大军,让他们为了生存下去,必须和城中的老百姓抢饭、抢柴烧。

    李云潇笑嘻嘻的说:“城中的哭声一日高过一日,嘿嘿,本该保家卫国的所谓官军,竟然比天朝王师更凶残,还保个什么劲呐?”

    刘贺扬坐在烧得旺盛的炭盆边上,一边烤着火,一边笑道:“咱们大营之中,牛、羊、马肉几乎顿顿都有,吃得饱穿得暖,耗也要耗死这帮该死的棒子。”

    廖山河专心致志的啃完手里的一只羊腿,将满是油腻的大手,拍在刘贺扬的肩膀上,咧嘴憨憨的一笑,说:“据我老廖的仔细观察,参议司预计的二两马肉顶半斤口粮的事,非常靠谱。”

    李云潇明明看见廖山河的油手,在刘贺扬的肩上擦拉拭去,却只作不见,他只管悠闲自得的品茶,慢条斯理的磕着炒好的西瓜子。

    李中易夏天的时候,爱用井水镇着西瓜解暑,可是,西瓜从契丹人那里传入中原之后,并没有大面积的种植,中原地区之见西瓜,却无瓜田。

    要命的是,李中易并不懂西瓜的种植方法,问遍了城里的老农民,也没人会整治这玩意。

    后来,李府送往折家的年节礼,李中易安排折御寇押送府州的时候,折御寇在折老太公的盘问之下,顺嘴说了出来。

    不想,折从阮竟然知道有人会种西瓜,便派人去了同州阳县,主动拜访县令胡峤,求到了用牛粪覆棚种西瓜的方法。

    李中易得知种西瓜的方法之后,大手一挥,便在开封城外买了几千亩不值钱的荒地,派专人收拾瓜田。

    嘴馋的李中易,他不仅想吃西瓜,更喜欢没事的时候,一边磕炒好的西瓜子,一边喝茶吹牛聊天。

    只可惜,葵瓜子如今还在遥远不可及的美洲大陆之上,即使馋得流口水也吃不着,这令李中易深感遗憾和惋惜。

    经过两年的精心伺弄,西瓜获得了一定程度的丰收,随之而来的便是炒好的西瓜子,成了李中易征战途中必不可少的零嘴。

    类似李云潇这种李中易的心腹近臣,他又是个没脸没皮,且特别贪吃的家伙,只要瞅着空子,就要借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顺势抓一把炒得香喷喷的西瓜子,烤着火喝着茶,和众人聊着闲天。

    话说来,以李云潇在李中易心目中的地位,类似顺手“抓”几把西瓜子这种小事情,李中易只会当作从来没看见。

    如今的李家军后勤补给可谓充足,在参议司辎重营的统一安排之下,李家军的伙食不仅品种丰富多样,而且供应充足,烧火的柴禾也完全不须多虑。

    至于,开京城外那大片大片的光秃秃的,被砍伐一空的树林,所导致的水土流失以及环保等问题,李中易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此次远征,李中易带来了不少的牛羊以及马,这其中,牛和羊的作用,简单概括就是一句话:以肉食之热量和营养,抵消一部分粮食的消耗。

    打仗打的就是后勤,在如今李中易大帐里坐着的这些人,再一次深刻的领会到了其中的深刻内涵。

    吃得饱,穿得暖,握得紧枪杆子,挥得起刀,这才是大军出征应该过的好日子。

    今天大家聚在中军大帐中,其实有两个目的,一是李中易给大家伙开个小灶,让众人打打牙祭;另一个则是,开京城内的高丽人显然撑不住多久,决战的日子即将来临,这就需要座谈商议了。

    俗话说得好,上好所好下必甚焉,古有云: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李中易对炒货西瓜子的喜爱,感染了身边的重将们,宋云祥虽然不如李云潇抓得那么方便,倒也不至于西瓜子就在眼前,却不敢伸手的道理。

    一时间,大帐之中,磕破西瓜子壳的脆响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参议司检校副都指挥使杨无双,手里提着长长的细棍子,一边在军用沙盘上指指点点,一边朗声解释说:“如今,我军已经顺利的切断了开京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据抵近侦察的哨探禀报,城中的哭声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很显然,高丽人撑不过几日了。嘿嘿,没有柴烧,总不能吃生米吧?”

    “根据参议司的想定,再给五至七日时间,让附逆的高丽人多抢一些粮食和柴禾等物资。按照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城中的平民即使不被饿死,也会大面积的冻那个啥”杨无双略微停顿了一下,他虽未明言,帐内的诸位却都明白其中的潜台词。

    城中的柴禾不足,赶来勤王的高丽士兵不可能坐等饿死或是冻死,势必会采取暴力的手段,强行征集城中的物资。

    那么,被同族的自家人抢劫一空,导致挨冻受饿的高丽平民越多,天朝王师将来的善后工作便会越顺利,这是毋庸质疑的正逻辑。

    “由于积雪渐厚,道路湿滑,不利于战马的突击。工兵营日夜赶工,也只定做了一部分木制雪撬,远远无法满足整个大军追击的需要。”杨无双说到这里,忽然微微一笑,“如若高丽人看破了咱们的想法,也不足为虑。工兵营的契丹奴隶们,所挖掘的五条地道,眼看着只需要三天时间,便可穿过开京城墙直达城中。”

    李中易心里颇有些遗憾,黑*火*药制作不易,要做到轰塌城墙的地步,所需的分量绝对不少。

    大军远征在外,类似黑*火*药这种战略性物资,能省下一点是一点。毕竟,通过地道埋入开京城墙根底下,比堆积到城门洞里,要节省好几倍的用量。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