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寒风凛冽,北方的大地一夜之间,突降大雪。

    吃罢午饭,李中易负手踏着薄薄的积雪,在院子里散步消食。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银妆素裹的院子内的宁静,李中易抬眼望去,却见杨炯正急匆匆朝他走来。

    李中易不禁微微一笑,嘿嘿,耶律休哥老兄,和爷比耐心,你还差点火候!

    自从,耶律休哥于两军阵前挟持了契丹的“皇王”之后,李中易便再也没有松过口。他不仅没答应休哥提出的各种条件,反而借机提出了更加苛刻的要求。

    反正是嘴巴官司,李中易完全没所谓,只是苦了往来于两军之间的杨炯。

    早上起来晨练的时候,李中易发觉天降大雪之后,他就料定,休哥今日必定会放回杨炯。

    “下官参见相公。”杨炯恭恭敬敬的单膝跪在雪地里,对着李中易行了堂参大礼,全然没有初来之时的傲气。

    杨炯此行的目的,自是尽早换回魏王父子,李中易却一直不肯松口,完全无视于休哥的严苛条件。

    这么一来,杨炯的死穴,也就一直被李中易捏在手心里。

    俗话说得好,无欲则刚,事不求人品自高!

    可问题是,休哥终于松了口风,杨炯担心李中易接着出妖蛾子,他只得小心翼翼的把姿态放得异常之低,惟恐惹怒了李中易。

    李中易端出和蔼可亲的笑容,摆了摆手,故意埋怨杨炯:“博约公,您太多礼了,快些起来吧。”

    杨炯如同哑巴吃黄莲一般,被李中易搓揉得有苦难言,他缓缓起身,强撑出笑容,拱手长揖说:“仰赖相公的虎威,那虏逆休哥自知不敌……”那谗媚的模样别提多狗腿。

    李中易微微一笑,杨炯杨博约能屈能伸,颇有些为了成大事,不惜舍身伏入尘埃的狠劲,倒也不可小觑。

    自从休哥自立为“摄政王”之后,整个大周的士绅从上到下,对其皆是一片唾骂之声,杨炯也随大流的以“虏逆”称之。

    李中易心里却明白,大周的文官集团明着是骂休哥,暗地里却是冲他来的。

    同样是手握精锐重兵,北方的休哥谋反成功,中原的他李无咎也只怕是早就蠢蠢欲动了吧?

    杨炯偷偷看了眼李中易,心情异常之复杂,这几个月他一直被李中易排挤着呆在休哥那边,对于羽林右卫的内情所知甚少。

    可是,方才杨炯进城的时候,亲眼看见城中巡逻的官兵们,露在甲胄下边的全是厚实的夹袄。杨炯的观察力惊人,这些官兵迈步之间,竟全是清一色的皮靴。

    要知道,即使是京城里最精锐的禁军,脚下也就是布靴而已。

    别看杨炯被李中易打发去了契丹人的营地,可是,他和京城政事堂那边的联系,从未有一日断过,几乎是每三日必有书信往来。

    杨炯心里十分有数,朝廷给李中易这边的供给仅仅是够吃而已,远远谈不上充裕,更别提皮靴这种昂贵的奢侈品。

    因为,写信劝说范质给李中易减供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杨炯本人。

    谁料,李中易不哼不哈的就得到了充裕的过冬物资,不仅有夹袄,连皮靴都成了普通士卒的标准装备,由不得杨炯不心惊。

    杨炯也是普通人,他联想到李中易和高丽国那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关系,当时就有了惊人的发现:尾大不掉矣!

    一想起海东之国成了李中易的后花园,杨炯就坐立不安,异常之焦虑。

    晚唐以来藩镇割据的深刻教训,一直警醒着杨炯,一旦手握兵权的武将拥有了钱粮地盘,必是朝廷的心腹之患!

    李中易瞥了眼杨炯,含笑问他:“博约公辛苦了,且去歇息,待明日再商议对策不迟。”

    如果是以前,心高气傲的杨炯一定会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试图驳倒李中易的拖延战术。

    如今,杨炯早失了当初的锐气,一心只想着早早的定下和议,顺利的接回魏王父子,等回了开封再慢慢的收拾李中易。

    杨炯拱着手,长揖到地,恭敬的说:“下官全听相公的吩咐。”

    事务反常即为妖,李中易见杨炯如此的恭顺,心知此人必是另有图谋。

    事到如今,李中易已经不是很在意杨炯的看法,可想而知,以杨炯身为范质心腹的立场,必是暗中没起啥好作用。

    送走杨炯后,李中易在叶晓兰的服侍下,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饭罢喝茶的时候,叶晓兰偷瞧了一遍李中易的眼色,发觉他的心情还不错,便凑过去一边替他捏肩,一边小声说:“爷,家父派堂兄偷着来看望奴婢,堂兄……他……说是想给您磕个头再走。”

    李中易知道叶家派人来的事,也没怎么当回事,自从叶晓兰的兄长被放了回去之后,幽家叶家一直没有消息传过来。

    李中易估摸着,当时契丹人势大,幽州叶家不敢冒着灭门的大祸和他暗中勾结,索性彻底放弃了叶晓兰这个闺女。

    按照李中易的想法,杀了叶晓兰的哥哥,不比杀一只鸡更困难。契丹国南京宰相府左平章政事叶名镇,看似地位很高,其实手头并无多少实权,李中易高抬贵手放了叶晓兰的哥哥一马,原本就没有多少期待。

    在这个以家族根本利益为重的年代,别说牺牲一个女儿,就算是叶家兄妹都被抛弃了,也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事情。毕竟,幽州叶家的下一代里边,有出息的并不止叶晓兰兄妹这二人。

    叶晓兰一直被圈养在李中易的后宅之中,总管府内又戒备森严,没有李中易的点头,她的那位堂兄绝无可能进门相见。

    现在,李中易听说叶晓兰递过来的话,心里明白得很,必定是叶家眼瞅着李家军连战连捷势头正旺,想私下里和他搭个线,免得在一棵树上吊死。

    可问题是,早知今日,当初干嘛去了呢?

    叶晓兰见李中易只是闷头喝茶,却没有任何表示,她心里不由重重一叹,暗暗埋怨叶名镇的心狠。

    就在叶晓兰彻底无望之际,李中易突然吩咐她:“既是你的堂兄要走,多备些厚礼便是。”

    叶晓兰本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一听此话,心里便明白过来:李中易赏堂兄的面子,不过是看在她伺候得力的份上罢了。

    天刚刚黑,李中易正在用餐,却得知一个坏消息:高丽国内乱,掌权的金子南被赶出了开京,刚刚乘船逃到榆关的码头。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